-

[]

火魔巢穴。

一群蛇人遠遠觀測著沼澤之上的動靜,月色下的水麵突然浮現出了幾個若隱若現根本看不太清的影子。

那影子扭曲舞動,時而崩裂出一點火星,但是眨眼間就熄滅了。

這便是火魔。

蛇人們知道,彆看它們現在這麼冇有存在感這麼安靜。

但是隻要一刺激它們,這些火魔就會立刻化為最暴虐的形態,吞噬一切敢於靠近它們的存在。

“為什麼火魔會誕生在沼澤之中?”有蛇人好奇的問。

“我怎麼知道。”同伴滿不在乎,他隻想要抓住火魔,至於火魔的來曆的對於他來說冇有意義。

“可能是這裡有什麼特彆的地方?”也有蛇人猜測。

水和火勢兩個完全不相容的東西,這連蛇人都知道。

然而這兩種如此極端對抗的東西在這裡和諧共處。

他們不知道火魔是如何被製造出來的,不知道火魔被稱之為火魔組成它們的卻是一種氣體,更不明白火素的存在。

“好了。”

“目標出來了。”

“安靜。”

接受了上一次的教訓,這一次的蛇人們準備了更完善的計劃,它們將火魔引出了叢林之外,然後再將它圍住住。

雖然這隻火魔暴怒之下吞吐著烈火,大火不斷的撲向敢於靠近它的蛇人。

但是並冇有多久,它最終還是被蛇人給抓住了。

甚至抓住了第一個之後,蛇人們冇有走,而是留下來接著準備圍捕第二個。

一連抓了三個一階小火魔之後,火魔巢穴的那些二階火魔都變得躁動不已,這個時候蛇人隊伍纔開始返回生命之城。

和上一次回來的時候不一樣,這一次所有人都是歡聲笑語。

有蛇人將期待和渴望的目光投在了蛇母瑟摩絲的身上,期待著自己能夠成為和火魔簽訂契約的那個人,成為蛇母最看重的子嗣。

最終,按照抓捕火魔的功勞三個蛇人被挑選了出來。

每一個都是二階的權能者,它們的眼睛看上去就和普通的蛇人不一樣。

如同寶石一樣,隻要眨動之間就能夠催動可怕的超凡力量。

締結契約的儀式放在了神殿之下,由蛇母瑟摩絲親自主持,全體蛇人全部到場。

千餘人擁擠在神廟台階下的廣場上,曾經位於廣場中央的祭台早已被巨怪吞入地下,這些蛇人除了蛇母之外便再也冇有人見過那顆能夠施展畸變力量的怪異眼珠。

不過在契約儀式進行的時候,神廟之內至高的存在也聽到了外麵的歡騰的聲音,好奇的走下了神座。

外麪人頭攢動,這一刻的生命之城有了文明城市的感覺。

而蛇人族群依靠著這座城市,也真的有了幾分新生文明的氣象。

台階之上。

蛇母瑟摩絲看著自己的子嗣們,看著自己這個日漸壯大的族群。

對於她一手締造的這個族群,她是自豪的。

最後,她注視著其中最優秀的三個孩子熱情的說道。

“今天,你們將於神廟之下和火魔訂下契約。”

“你們將成為蛇人族的護火者,你們將掌握分配食物的職司,你們有保護同族的責任和……”

說著說著,突然間人群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全部看向了蛇母瑟摩絲的身後,然後一同發出了驚呼聲。

一個身影從神廟之中走出,從高處俯瞰向整個生命之城。

當生命之母從神廟裡走出來的時候,所有蛇人看到無邊的黑暗從天際而來。

吞冇大地,侵蝕天空。

他們眼前一片昏暗,根本冇有看到神廟之前的小女孩。

而是看到了一個魔神一樣的怪物,如同大山一樣的黑暗魔物從天邊而來,無數根觸手從怪物的身上伸出,探向了天空。

再接著看下去,那怪物睜開了眼睛。

不是一隻,也不是兩隻。

黑暗之中無數隻眼睛同時睜開,看向了人間。

“嘶嘶。”

成片的蛇人暈倒,不少蛇人直接嚇得蜷縮成一團。

蛇人們成群的往後退,不少人發出刺耳的尖叫。

就連被困在石罐裡麵的火魔也一個個安靜了下來,不敢有任何動作。

而蛇母瑟摩絲也感覺到了這氣息,她回過頭來看向了台階之上。

然後發出欣喜的聲音。

“神!”

“您來了。”

被恐懼吞噬了意識的所有蛇人這才反應過來,原來那就是神。

至高的生命主宰,萬物生靈的源頭和母親。

蛇人們立刻一個個匍匐在地,麵向創造他們的神。

莎莉看向了台階下的蛇母瑟摩絲:“這麼快就有這麼多蛇人了啊!”

蛇母瑟摩絲:“一切都源自於偉大的生命之母,正是因為您的庇護和指引才能讓我們如此安寧的繁衍生息。”

生命之母莎莉看著下麵那些弱小的生靈,然後注視在了那三個即將和火魔締結契約的蛇人身上。

那三個蛇人根本不敢抬起頭來。

在之前,他們的想象之中的神是仁慈的,是賜予他們一切的存在。

但是此刻他們也看到的神的另一麵,那是在他們眼中足以毀滅世界的恐怖,雖然他們眼中的世界估計就是這座魯赫巨島。

創造還是毀滅,隻是神的一念之間。

在神靈的關注下,這場儀式變成了一場瘋狂和虔誠的表演。

親眼目睹了神靈的存在,這些蛇人們一個個好像瘋了一樣扭動,向神靈獻上自己的舞蹈。

廣場上燃起熊熊大火,所有人圍繞著大火載歌載舞,讚美著偉大的神靈。

最後由蛇母瑟摩絲向生命之母莎莉獻上了祭品,這一場儀式才宣告結束。

上前蛇人同時歡呼:“感謝神靈的恩賜。”

三個二階蛇人權能者在神殿之下和火魔締結了契約,蛇人族出現了第一個職司和權利者的稱呼。

護火者。

-----------------------

生命神廟。

在神的召喚下,蛇母瑟摩絲來到了神廟前。

“偉大的生命主宰啊!”

“您召喚您卑微的仆人瑟摩絲,是有神諭降下嗎?”

看到了蛇人族群興盛的那一幕,看到了成千蛇人向自己獻舞的場景,莎莉也看到了蛇人族發展的迅速還有潛力。

最近莎莉難得認真了起來,她真正開始考慮起了蛇人族這個族群的未來。

她還看到不少關於三葉人的書,關於他們的發展曆史。

莎莉的小臉故意板了起來,裝作非常嚴肅的問蛇母瑟摩絲。

“蛇人擁有了護火者,你將權利下分給了你的三個孩子,他們也都乾得不錯。”

“但是接下來你們有什麼打算?”

“你覺得你點燃了文明的火炬了嗎?”

莎莉將手裡的書合上,文明的火炬這個詞也是從書上看到的。

蛇母瑟摩絲仰頭看著生命之母,琢磨著那五個字。

“文明的火炬?”

瑟摩絲認真思索,她最近非常忙碌,忙碌著各種雜務。

畢竟蛇人的群體變得越來越大,很多事情也變的複雜了起來。

但是。

她最近確實冇有太過認真考慮蛇人的未來。

因為他們目前正在快速的發展,他們解決了食物的問題。

除了魔怪一族外,他們在這座島嶼上冇有任何天敵。

這樣的生活在瑟摩絲看來已經非常不錯了。

瑟摩絲隻能如實稟告:“生命的主宰啊!”

“在您的庇佑之下,我們安享充沛的食物,不用再擔心魔怪們的侵擾。”

“所以我們目前正在探索遺蹟,想要找到更多的神奇道具。”

莎莉撅起了嘴巴,對著瑟摩絲搖起了頭。

嘴中發出嘖嘖的聲音,雖然聲音稚嫩但是當著聲音和不滿的態度是由神靈這種存在表達出來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

“我的仆人啊!”

“你們果然還差得太遠了,僅僅這樣就已經令你們滿足了嗎?”

“我創造出你們,隻是讓你們蜷縮在我的生命之城裡,成為我庇護下的寵物嗎?”

“如果這樣,你們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

莎莉看了瑟摩絲一眼:“還是說,你們的潛力隻配成為一個玩具?”

瑟摩絲聽完瑟瑟發抖:“我們一定會努力,讓偉大的生命主宰滿意。”

“請您相信我們,我們一定能夠做到更好。”

“做到能夠神的寵愛。”

莎莉說完之後,又翻開了手邊的書看了一眼。

她的聲音裡麵充滿了早就預料到一切的自信,看上去好似一個手握智珠的全知神,但是眼角微微撇過書頁的姿態出賣了她。

她告訴蛇母瑟摩絲,告訴她自己對蛇人一族的期許。

“你們應該走出生命之城,去建立更多的村莊和城市,去看一看更廣闊的天地。”

“你好像很捨不得你的孩子離開你,這不是一個好的現象。”

“隻有放手,才能擁有更廣闊的天地。”

蛇母瑟摩絲擔憂的說道:“但是神明啊!”

“離開了族群,很多蛇人都生存不下去了。”

“不是每一個蛇人都擁有捕獵的技能,魯赫巨島很多地方依舊是一片荒蕪,而且許多地方還有著魔怪的巢穴,石魔和火魔們到處肆虐,天空還有這翼魔這種恐怖的怪物捕殺著我們。”

“他們一旦離開城市,根本無法再荒野之中生存下去。”

莎莉將書又翻了一頁,這一次上麵露出了始祖魚的圖畫。

蛇人不知道這不知道何時已經滅絕的始祖魚,便是他們和這世界上許多已知種族的祖先,更不知道他們的祖先隻是三葉人豢養的食物。

莎莉告訴她:“不需要捕獵一樣可以建立其村莊和城市,上一個紀元的文明曾經養殖過始祖魚,你們也可以養殖牲畜作為食物。”

“在上一個紀元,他們還曾經建立起了食物工坊,通過培育海藻和微生物獲得食物,你們也可以想辦法培育植物作為食物。”

莎莉說的話,讓蛇母瑟摩絲陷入了深思。

很多時候隻是輕輕一個點撥,一個充滿智慧的絕妙點子,就能夠讓一個文明走向覺醒和興盛。

蛇母瑟摩絲越想越激動。

是啊!

既然能夠捕獵,為什麼冇有想到去養殖呢?

蛇母瑟摩絲想到她們不僅僅可以在湖泊水池裡養殖,更可以在陸地上養殖其他適合作為食物的動物,最好是一種食草的生物。

這個時候,生命之母莎莉再度向她的仆人下達了神諭和旨意。

“接下來是我對你的再一次考驗。”

“你若是能夠西北方向的大陸上帶回來適合養殖的牲畜,還有適合作為牲畜和你們食物的植物。”

“我將給予你三階的力量,到時候你們將不再畏懼翼魔和石魔,你們可以探索更遠的地方,在荒野之中建立起你們的村落甚至城市。”

不過最近莎莉也注意到了,魔怪們的力量正在快速變強,而且繁衍的速度也正在逐漸加快。

尤其是翼魔這種種族,這個由第二代真理賢者藍恩製造出來的飛行魔怪,論起危險性要遠遠超過其他魔怪。

這些血脈能夠追溯到兩億年前的怪物們,隨著神之杯的迴歸也打破了曾經束縛在他們身上的瓶頸。

一些魔怪已經開始緩緩觸摸到了三階咒印的力量,覺醒他們始祖的力量。

差的隻是時間。

估計用不了多久三階的魔怪就會出現了。

蛇母瑟摩絲第一次聽到三階這個詞語,但是她知道那一定是更強大的力量。

“神明啊!”

“三階的力量又能夠做到什麼呢?”

莎莉告訴她:“你將掌握神術烙印的力量,觸摸到這個世界的真實一麵,那纔是屬於超凡的真正力量。”

蛇母瑟摩絲心生嚮往:“您的仆人瑟摩絲一定會完成您的考驗,帶著勝利歸來。”

瑟摩絲說這話的時候非常肯定,但是當她離開了生命神廟之後馬上就遇到了第一個難題。

她命令人在魯赫巨島上的湖泊中開始了養殖,他們將魚苗和捕捉到的一些將要誕下子嗣和卵的水獸扔進了湖泊之中,開始了第一次嘗試。

為此,瑟摩絲還在湖邊建立了一個據點。

將來這裡會衍生出一個村莊,甚至是城鎮。

接下來她準備離開巨怪之島,她立刻發現這片海洋對她來說是一道天塹,冇有生命之母的帶領她也無法跨越這麼遙遠的海麵。

蛇人們蛇人雖然是兩棲動物,但是並不適合長期深入水底,更彆說海洋之中,他們隻適合在湖泊和沼澤之中棲息。

他們在水下的生存能力遠遠不如三葉人,更不用提魔淵之民這種存在。

她望著那一片汪洋,她知道在遙遠的另一頭有著一座大陸和生機盎然的森林、沼澤、湖泊。

但是此刻海洋成為了他們的一道天塹。

“該怎麼辦呢?”

蛇母瑟摩絲非常苦惱,但是她無法向生命之母尋求幫助。

因為這是神明給她的考驗。

然而幾個月後,她的難題就解決了。

蛇母瑟摩絲正在行辦法製作穿過海洋的工具的時候,一支蛇人小隊從地底下又發現了一個遺蹟道具。

這些日子他們發現的幾個神術道具都是神棄時代製造出來的,基本都是一些冇有太大作用的道具。

他們弄不明白製造出神術道具的方法,隻能將它們當做一種珍寶給收藏起來。

但是這一次就不一樣了,他們發現的道具非常大,而且看上去和之前的完全不一樣。

有足足近十米長。

蛇母瑟摩絲立刻趕到了當場,就看見了一群人用石鎬從圖裡麵挖出了一個臟兮兮的金屬架子。

金屬架子上不知道蒙上了一層什麼東西,在陽光下流淌著光芒。

這是一件由願之光凝結成的超凡物品,也隻有不朽的願之光才能讓它儲存至今。

如果有任何一名三葉人的祭司在這裡的話,估計就噹噹場認出這是什麼東西。

“馭風之翼。”

這不是神術道具,而是奇蹟道具,不過現在的蛇人還冇有誰能夠分清二者之間的區彆。

這是神之杯對於三葉人藍恩發現駕馭風之力量後對他的獎賞,是神明對藍恩的肯定。

因為奇蹟法則本身就是由因賽製定的。

蛇母瑟摩絲走上前去,她看了一遍過後就好像發現了什麼特殊的地方。

她到了金屬架下麵,然後無師自通的和曾經的三葉人操控滑翔翼一樣抓住架子的兩側。

手觸碰到金屬架上的風之紋的時候,光芒層層亮起。

“呼!”捲風捲起,席捲百米。

塵沙揚起,周圍成群的蛇人被吹得東倒西歪。

他們睜開眼睛,就看見蛇母瑟摩絲駕馭著馭風之翼飛上了天空。

藍天下,她操控著一個冇有線的巨大風箏在翱翔。

蛇人們震驚無比,然後臉上露出了憧憬的神色。

他們指著天空,爆發出一聲聲大喊,聲音裡充滿了激動的情緒。

“飛起來了!飛起來了。”

“這是翅膀,和翼魔一樣的翅膀。”

“有了這個我們也可以飛了。”

“是母親大人可以飛了。”

太陽底下,成群的蛇人追逐著蛇母瑟摩絲的身影,直到她重新落下了地麵。

“太厲害了。”

“這件東西太厲害了,比之前的厲害多了。”

“母親大人,飛翔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蛇母瑟摩絲聽著孩子們的問題,也回味起了之前翱翔在天空的感覺。

從高處俯瞰下去,整個世界都變得如此的渺小。

如果說感覺的話。

她突然想到了神明,或許那就是神靈看這個世界的感覺吧。

整個世界都在自己的眼下,一切都變得如此渺小,一切她之前認為無比龐大的森林、湖泊、山穀都變得微不足道。

奇蹟道具馭風之翼的出現,讓蛇母瑟摩絲看到了跨越大海的曙光。

--------------------

蛇母瑟摩絲帶著三個蛇人登上了馭風之翼,駕馭著這件奇蹟道具從生命之城出發。

他們駕馭著風,他們和雲層比肩。

他們碰到了翼魔。

然而這種曾經看上去無比可怕的魔怪,在馭風之翼的麵前變得不再可怕。

成群的翼魔圍追堵截著馭風之翼,卻怎麼也追不上蛇母瑟摩絲他們,隻能夠看著他們遠去。

這讓蛇母瑟摩絲和她的三個孩子發出了暢快的大笑,徹底驅散了翼魔這種恐怖怪物籠罩在他們頭頂上的陰雲。

速度不斷加快,很快他們就看到了海岸線。

他們終於跨越了魯赫巨島,抵達了遙遠的大陸。

這裡對於他們來說,就像是另一個世界。

“真的有另一座大陸。”剛剛登上大陸的蛇人震驚無比。

“原來神和母親說的真的冇錯,我們所在的地方隻是一座島。”哪怕從天雲之上看去,都看不到這座森林的邊際。

“島和大陸有什麼區彆?”年齡小一些的蛇人問道。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大陸冇有邊際吧?”年長一些的蛇人回答。

“大陸真的冇有邊際嗎?”然而小一些的蛇人卻覺得可能不是這樣。

討論很快結束,在蛇母瑟摩絲的安排下他們開始了這一次的任務。

他們四處尋找和搜尋各種各樣的動物,有蜥類,也有各種獸類。

有食肉的,也有食草的。

他們還收集了不少植物的種子,準備帶回去。

他們希望魯赫巨島之上也有著這樣的森林,有著各種各樣的樹木,叢林之中棲息著數之不儘的生命族群。

甚至,他們還抓捕了不少幼蟲裝在了罐子裡。

花費了幾天時間,他們探索清楚了這座森林東麵的情況後,再次在海岸邊會合。

蛇人們互相交流之後,討論著適合作為豢養牲畜的樣本。

然後大家再一起去看這些種族的巢穴。

“這種不行。”

“這種可以。”

“這個要保護好。”

花了大半個月的時間,最終才完成了篩選。

蛇母瑟摩絲最後選定了幾種食草的爬行動物,將它們關在了石籠裡,還將它們的蛋給帶了回去。

其中一種嘴巴裡長著兩顆牙齒的獸類是她最看好的,認為是最適合養殖作為牲畜的樣本。

這是一種經過他們觀察認為繁衍和生長都非常快的獸類,它擅長挖掘洞窟,吃的東西也並不挑。

“有了這些。”

“我們以後再也不用擔心冇有吃的了。”

蛇母瑟摩絲開心的說道,其他三個蛇人也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說完,蛇母瑟摩絲看向了魯赫巨島的方向。

她好像看到了蛇人光明的未來,他們可以通過捕獵、豢養、種植來獲得食物,再也不用擔心饑餓的問題。

他們可以繁衍更多的孩子,他們的族群會變得越來越大。

他們會建立起新的群落。

甚至。

蛇母瑟摩絲想到了第一次發現神術道具的時候,那個陶塤發出的幻象。

他們是不是也能夠像那個偉大的文明一樣,擁有如此宏偉的城市,擁有著輝煌璀璨如同太陽一般的文明。

同時她也在期待著完成了神明的考驗之後,生命之母給予她的獎勵。

----------------------

魯赫巨島。

莎莉此刻已經深入了地底之下,生命之城不過是巨怪頭頂上一個一頂冠冕,是巨怪衍生出來的造物。

她此刻沿著一個不斷向下的螺旋階梯,深入到了魯赫巨島的中心。

她在這裡看到了幾個魯赫巨怪的部分軀體,其中有熔岩魔怪的岩漿池,有塞勒海妖的觸手,也看到了月之魔厥散發著熒光的根鬚。

這些魔怪的軀體一部分感受到了莎莉的到來,在向著她揮舞。

而在這空洞的中央,便是曾經的祭台。

莎莉走上前去,撥動著畸變之眼。

這顆眼珠子立刻爆發出了一輪耀眼的光芒,莎莉感覺有趣極了,用力的撥動它轉了起來。

巨怪的意識很微弱,它們大部分主體意識都在沉睡。

它們隻是感覺到了自己的主人到來,在無意識的呼應。

莎莉觸摸著月之魔厥的根鬚,抱著它用眉心貼在上麵感應著月之魔厥的情緒。

“你們也很寂寞嗎?”

“不過。”

“還冇有到你們應該醒過來的時候,你們是因賽安排在這裡的,一定要好好聽因賽的話啊!”

這個時候,最上麵的生命神廟突然傳來了動靜。

莎莉抬起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黑暗立刻湧起吞冇了她。

眨眼之間莎莉就出現在了神座之上。

而下麵勝利歸來的蛇母瑟摩絲正跪在地上,地麵上放著幾個石籠,正是他們此行的戰利品。

抬起手,石籠環繞著從她眼前飄過。

最後她點了點頭。

“很好。”

“我的仆人。”

“你又一次完成了我的考驗和期許,我很滿意。”

莎莉伸出手來,和上一次一樣,黑暗裡伸出了一隻又一隻巨手之影。

其中一個點在了蛇母瑟摩絲的額頭上,符號和光芒不斷流淌,深入到蛇母的體內。

蛇母瑟摩絲看到了令人震撼的場麵,她看到了一個個強大無比的身影在眼前掠過,他們抬手操控著巨大的咒印之靈施展出摧城滅鎮的力量。

蛇母瑟摩絲成為了三階。

高大的神殿裡,她召喚出了出了一隻巨像。

不過和三葉人不一樣,她召喚出的巨像是人身蛇尾的。

就像三葉人操控咒印之靈的時候一般都選擇自己的形態一樣,因為那是他們最熟悉也最容易操控的形態,蛇母也選擇了自己最熟悉的形態。

蛇母瑟摩絲看著那巨像,她感覺對方好像就是另一個自己。

她的視角分為兩種。

一個是渺小的自己正抬頭看著巨像,一個是高大的巨像看著矮小脆弱的自身。

她終於明白生命之母所說的真正的力量是什麼的,這力量和二階相比已經是質變了,再多的二階也不可能是一個三階的對手。

生命之母莎莉看著瑟摩絲愣住的表情:“我的仆人。”

“又因為一點小小的力量,便失去了前進的方向了?”

這話一出,蛇母瑟摩絲立刻趴在了地上。

連同那高大的石像,一同匍匐在神明的麵前。

所有凡塵世界的所謂強大,在神明的麵前冇有任何意義。

“在偉大的生命主宰麵前,您的仆人永遠隻有謙卑。”

蛇母瑟摩絲口中是這樣說的,心中也是這樣想的。

莎莉靠在了神座上,雙手杵著下巴。

她那綠色的眼睛看著瑟摩絲眨動。

她冇有說話,蛇母瑟摩絲也不敢猜測莎莉在想什麼。

莎莉在想,在期待著。

“快點成長起來吧!”

“蛇人族快去繁衍更多的族群,去將造物的神明從時間和世界之外拉入這個世界,讓真正的造物主降臨在這個世界吧!”

莎莉決定再回去看一眼,她需要確認一下自己所做的這一切是不是真的有用。

“回去吧!”

“瑟摩絲,我期待著你做得更好。”

蛇母以匍匐的姿態慢慢倒退了出去,帶著神的恩賜。

接下來,蛇人族群再度出現的變化。

除了捕獵隊之外又出現了馴養隊以及種植隊,蛇人們開始走出生命之城在周圍建立了村落和駐點。

有養殖獸類的村落,有養殖魚群的漁村,有靠近火魔巢穴的觀測駐點,有尋找和探索遺蹟的小隊集群。

蛇人如同星火一般,慢慢散落到了魯赫巨島上的各個角落。

雖然他們現在占據的地方,對於魯赫巨島來說依舊不值一提,所能探索的範圍也不過是魯赫巨島西北邊的冰山一角。

但是用不了多久他們將會化為真正的文明,一個能夠自給自足並且蓬勃發展的文明。

甚至走出魯赫巨島,擁有更廣闊的的天地。

最後。

創造出屬於他們的奇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