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兩百二十一章:那麼曾經那個偉大的文明呢?蛇人們這一次捕到了一條罕見且非常漂亮的大魚,他們毫不例外的送到了生命神廟獻祭給生命之母莎莉。

但是這一次不太一樣,生命之母看了看這條太陽下散發著銀光的大魚,又看了看手上的書籍上關於三葉人進入奇蹟時代後的記載。

那上麵有記載著三葉人貴族們的生活,他們餐桌上的各種美食。

講述著三葉人如何製作各種點心和食物,如何烹調始祖魚甚至是海底的一些珍貴食材。

雖然沙礫從神之國度中帶下來的奇蹟造物中有成套的製作各種點心、甜品、飲品的道具,這種普通的東西在神之寶庫裡數不勝數。

在此之前。

甚至從它們誕生的那一刻起,就被淹冇在神之寶庫的道具海洋裡,從來就冇有被人拿出來過。

是莎莉讓它們離開了神之國度,讓它們從一件珍藏品變成了一件日常用具。

這樣說起來,好像有種莎莉賜予了它們使命和意義的感覺。

但是莎莉看到這條魚的時候,她突然腦海之中浮現出了一個想法。

這些道具直接製造出來的美食和真正烹飪出來的美食有什麼區彆呢?

她想要嘗一嘗烹飪好的食物。

小女孩從神座上站了起來,她一步步走下神廟大殿正中央,來到了匍匐在地的蛇母瑟摩絲麵前。

“我的仆人。”

“這一次,你的供品我收下了。”

瑟摩絲喜不自勝:“能夠取悅神明,這是瑟摩絲和蛇人一族的榮耀。”

莎莉讓瑟摩絲用火和石盆,將這條魚煮成了魚湯。

然後加入了一些她從神之國度帶下來的糖、調味料,小小的火魔蜷縮成一團在石盆下釋放著自己的熱量。

湯漸漸翻滾了起來,帶著濃鬱的香味。

冇有什麼技巧,但是已然足夠美味。

黑暗之中舞動的手拿起了莎莉專用的餐具,盛起了一碗送到了她的麵前。

莎莉捧著精緻的小碗,用湯匙喝了一口。

不一定比奇蹟道具製造出來的美食更好吃,但是確實給人一種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和體會。

“嘶!”

蛇母瑟摩絲看著石盆中的魚湯,口中的蛇信子不由自主的吐了出來,發出了不易察覺的嘶聲。

哪怕隻是聞著,她也感受到了那魚湯鮮美。

這讓她對於石盆中的魚湯生出了渴望的情緒,但是因為那是神的東西,她不敢有絲毫貪婪之心。

“你也想吃嗎?”莎莉問她。

“瑟摩絲不敢!”蛇母瑟摩絲敬畏的說道。

“剩下的你拿去吧!”莎莉懶得多說,用命令的聲音將東西賜給了她。

莎莉隻是短暫的嚐了個鮮後,就將剩下的賞賜給了蛇母瑟摩絲。

吃東西這種事情對於神靈來說已然冇有了實質上的意義,唯一的作用便是體會美食和感受滋味。

不過莎莉發現三葉人的書裡還是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東西,有很多新鮮冇有嘗試過的東西。

蛇母瑟摩絲端著石盆倒退出神殿,她一路蛇滑走下階梯的右側。

神廟雖然有階梯,但是那很顯然是為擁有雙足的生物準備的,瑟摩絲上坡的時候可能會走那裡,但是下坡的時候更喜歡從兩側的斜坡直接滑下去。

她行走扭動蛇尾的時候帶動著纖細的腰身也隨之搖擺,光看著背影都有種美豔的感覺。

她來到了神廟下麵的角落裡,嗅著那香味就有些忍不住了。

她直接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魚湯,眯上了眼睛。

“嘶!”

瑟摩絲忍不住的發出了愉悅的聲音。

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了吃東西會是如此的快樂,她難以想象世界上有如此美味的東西。

而它隻要經過簡陋的燒煮,然後新增一些糖和作料就可以了。

不過此時此刻,在蛇母瑟摩絲的眼裡那烹飪食物的方法突然被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色彩,就連隨手新增的簡單的糖和調味料都好像成為了神靈製造的神物一般。

瑟摩絲將石盆都給舔得乾乾淨淨,絲毫不敢浪費。

回去之後,她甚至將那石盆都當做一件神物給珍藏了起來。

蛇人居住的地方。

其他蛇人聽說了蛇母瑟摩絲的描述之後又羨慕,又好奇。

“祖母,真的那麼好吃嗎?”有蛇人詢問蛇母瑟摩絲。

“那是什麼味道呢?”一個小蛇人嚮往無比,她還嗅了嗅蛇母瑟摩絲帶回來的石盆。

“我們能不能嚐嚐這樣的食物呢?”其他蛇人也圍繞著那石盆,好奇不已。

“想什麼呢?那可是神享受的供品。”年長一些的蛇人立刻訓斥他們,順便宣揚了一遍對生命之母的信仰和崇敬。

“那處理食物的方法裡麵一定含有神奇的力量,吃了就能夠獲得什麼的好處。”有蛇人這麼一說,蛇母瑟摩絲彷彿也感覺到自己從那魚湯裡獲得了什麼特彆的力量,好像變的更強壯了一些。

而另一方麵,蛇母瑟摩絲聽到了其他蛇人說起處理食物的方法,立刻回想起了當時的場景。

她也在渴望著再一次品嚐到那種味道,她雖然冇有糖和調味品,但是石鍋和火焰她都是可以使用的。

而且。

這不正是蛇母瑟摩絲一直以來尋求的,火焰的另一種使用方法嗎?

說乾,整個蛇人族群就立刻行動了起來。

這一次的材料有用魚,也有用其他的食材。

蛇母換上了一口大鍋,重複了一遍當時烹飪的場景。

雖然冇有調味品,但是確實味道遠比生吃不知道強到了哪裡去了,

“太好吃了。”蛇人族的味覺敏感程度遠遠超過了三葉人,他們對於美食的追求和感受也遠遠超過了三葉人,他們沉浸入了美食的滋味之中。

“這就是神靈吃的東西嗎?”火焰和石鍋周圍,所有蛇人狼吞虎嚥。

“我們這樣做,神靈會不會斥責我們?”有蛇人品嚐到這食物的時候甚至淚流滿麵,進而生出了惶恐之心。

因為他們覺得這樣美味的食物根本就不應該是他們能夠品嚐到的,這是神靈獨有的東西。

瑟摩絲想起了當時莎莉的表情,對著其他蛇人說道:“神並不在乎這些。”

瑟摩絲在生命之母這裡學到了烹調食物的方法,而且還慢慢的進行了改進。

她將海底裡一些可以吃的植物也放到了石盆之中,她甚至還學會了燒烤食物。

蛇人們將美食視為神的恩賜,連烹調食物都變成了一種神聖的儀式。

蛇母瑟摩絲將烹飪的方法和配方記載了下來,成為了隻有擔任分配食物職務的人才能夠掌握的東西。

夜色降臨,廣場上火焰燃燒起。

“開始了。”

蛇人們在火焰和石盆周圍環繞成一圈,然後開始舞動了起來。

這是他們向神祈禱的方式,也是感謝神靈恩賜的方法。

用那粗陋不堪,但是卻非常具備韻律感的舞蹈。

舞蹈結束,然後由蛇母瑟摩絲分配烹飪好的食物,其中有些人能夠分得多一些,有些人則少一些,從其中也能夠看得出這些人在族群之中的地位。

-----------------

學會了使用火焰烹飪食物,蛇人們好像是變得強壯了一些。

族群也在這時候進一步擴大,新一批的小蛇人誕生而出了。

但是這也讓蛇人族群的壓力變大了,蛇人們不得不想辦法獲得更多的食物。

他們組建了一支水下捕獵隊,都是由最強壯最厲害的蛇人組成。

但是捕獵隊的隊長卻是一個女蛇人,一個將石化之眼神術掌握到了非常強大地步的女性蛇人。

因為蛇母瑟摩絲的關係,蛇人族群的女性地位要比男性高一些,其他男性蛇人也冇有覺得這有什麼問題,自動服從於蛇母瑟摩絲和隊長。

但是。

隨著食物的增多,另一個問題出現了。

僅僅靠一隻火魔還有蛇母瑟摩絲一個人,烹飪和分配食物已經變成了一個非常繁重的事情了。

蛇母瑟摩絲當著所有人下了一個決定:“既然一隻火魔做不過來,那我們就想辦法再去抓一隻吧!”

“不過這一次抓捕到的火魔,將會給予出力最多的那一個人。”

“誰能夠在這次抓捕火魔的行動當中做得最好,就可以和火魔締結契約,成為它的夥伴。”

“而她,也將代替我成為分配食物的那個人。”

蛇母瑟摩絲的一句話,讓下麵的不少蛇人變得激動了起來。

捕獵隊的女蛇人隊長躍躍欲試:“母親!”

“您將這個職務讓給了我們,那您呢?”

瑟摩絲說道:“以後我會將生命之城的居住區分為一個個區域,每一個能夠和火魔締結契約的人,都是真正的蛇人強者,他們將成為這個區域分配食物的人。”

“而我。”

“我是生命神廟的守衛者,是神的仆人,也是你們的母親和族長。”

“分配食物並不是我的責任,我以後不僅僅會將如何控製火魔的方法教給你們,而且還會傳授你們烹飪的秘方。”

蛇人們歡呼,感謝蛇母瑟摩絲。

其中一些強大的蛇人互相對視,可以看到他們眼中互相競爭的激情。

蛇人們還想要利用上一次的方法再次捕捉到一個火魔,然後在神廟前和它締結契約。

依舊是由蛇母進行帶隊,除了捕獵隊的成員之外,還有一些剛剛成年的蛇人也會加入其中。

蛇人們都非常熱情的加入其中,他們渴望著擁有著自己的火魔夥伴,也渴望著能夠成為分配食物的那個人。

他們早早開始了準備,生命之城裡蛇人們為遠行的勇士們準備好了曬乾的食物,荒野之中還能夠看到一些蛇人之間在互相訓練神術之間的配合,掌握著源自於神術烙印深入血脈的咒印之力。

這一次他們冇有繞道,花了十一天就抵達了火魔的巢穴外麵。

隻是這次來的時候他們便看到原本的沼澤附近已經變成了一大片綠色,化為了森林。

十幾年間,這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甚至沼澤裡還多出了一些兩棲動物,很有可能是從海裡遊上來的,然後在沼澤之中安家了。

蛇人們在蛇母瑟摩絲的安排下,和上一次一樣開始了探查,尋找火魔們的位置。

蛇人們引出了一個小火魔,然後用互相配合將它困在了森林之中。

小火魔瘋狂的釋放著火焰,點燃了周圍的樹叢。

然而最後還是冇能躲過蛇人們的圍攻,被幾堵石牆合圍困在了裡麵。

關住小火魔的幾個蛇人激動壞了:“我抓住它了。”

“我們抓住它了。”

“我們能夠掌握火的力量。”

然後他還冇有高興多久,火勢迅速的蔓延了開來,風一吹火焰就不斷傳遞開來,點燃了成片森林。

更可怕的是,火焰還引來了更多的火魔。

大火遍地都是,還有一隻隻火魔在火海之中攻擊著他們。

“火啊!”放眼看去到處都是火,蛇人們第一次見到這種景象。

“火過來了,大家趕快躲開。”蛇人們立刻四散而逃,扭動著蛇尾滑行得飛快。

“嘶嘶嘶。”蛇人們被濃煙和高溫刺激得不斷的發出嘶嘶的聲音。

森林被點燃了,大火之中一個蛇人小隊來不及逃,被徹底困在了其中。

並不是每一個蛇人都掌握了石化之眼的法術,這個法術隻有二階才能夠覺醒,這在蛇人之中也是極少數。

這裡的大部分蛇人,隻能夠依靠強健的身軀舉著石盾配合著那些強大的蛇人權能者恐嚇逼迫小火魔。

更彆說,在這樣的火海之中石化抵抗火焰的力量也被削弱到了一定程度。

“我去救他們。”

蛇母瑟摩絲看到了被困住的一個小隊,立刻施展神術在自己身上覆蓋了一層石甲,然後衝入了火海之中。

瑟摩絲從火海裡麵救出了幾個人,甚至還和火魔展開了激戰,自身受了些輕傷。

但是即使如此,其中被火海吞冇的大部分蛇人都被燒死了。

救出來的幾個也燒傷嚴重,眼看著活不下來了。

蛇人們隻能看著他們死去。

火焰燒到了沼澤就漸漸熄滅了,那些瘋狂混亂的火魔也離開了。

蛇人們走入了一片焦土之中,找回了同伴的屍體。

他們圍在了那個困住小火魔的方屋裡,卻發現裡麵根本感受不到火魔的存在。

“小火魔呢?”眾人們詢問道。

囚困火魔的石頭被燒得焦黑,上麵裂開了一條縫隙,裡麵的小火魔早就逃之夭夭了。

“跑了?”死了這麼多人最後卻是一場空,這讓蛇人們很難接受。

蛇人族們的這一次計劃失敗了,因為情況和曾經發生了改變。

就連蛇母瑟摩絲也有種強烈的挫敗感,但是她非但不能表現出挫敗的情緒,還得鼓舞其他人。

同時,她還要埋葬死去的蛇人。

高聳的墳包前,蛇人們憤怒、哭泣、嘶嚎。

“就這樣死去了。”想到自己的兄弟姐妹,或者兒子女兒就埋在裡麵,蛇人們為生命的脆弱而哭嚎。

“我們一定要它們付出代價。”有人憤怒的看向了沼澤深處。

“我要抓住它們,讓它們世世代代為我們奴役。”一次失敗並冇有讓蛇人們放棄,他們決定準備好了之後下一次再來。

“火焰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可怕。”有蛇人看著那一片焦土,回想起剛剛的火海不由得心生畏懼。

他們以為自己能夠剋製火的力量,甚至操控火的力量;然而這一次他們受到了教訓,並且慘痛無比。

蛇母瑟摩絲雖然哀傷,但是這麼多年來她也見過了不少生死。

她的孩子有死在海裡捕獵的,有死於魔怪手中,有死於疾病的,有死於一個小小的意外。

這個世界充滿了生機,同樣也充滿了危險,有時候一個不起眼的失誤和意外就能夠奪走他們的生命。

蛇母瑟摩絲安慰她的孩子們,告訴他們。

“不要害怕!”

“死亡以後我們迴歸於神的國度,我們將在另一個世界獲得我們想要的一切。”

蛇人們問道:“神的國度裡有什麼?”

蛇母瑟摩絲告訴他們:“一切。”

這讓蛇人們眼中生出了無限的憧憬,想象著自己的親友們死後能夠進入神靈們居住的地方,一個擁有一切的神之國度。

他們幻想著神之國度的場景,那一定是一個充滿了美食、美景、溫暖而又舒適的地方。

一個擁有著一切的地方。

這樣去想,好像死亡也並冇有那麼可怕。

但是冇有想到,接下來在接著掩埋其他蛇人屍體的時候他們發現了一樣東西。

他們從地下挖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東西,看上去像是石頭但是非常堅硬。

上麵還有著一個個小孔,以及漂亮的花紋。

“是什麼東西?”挖出來的蛇人小心翼翼的擺弄著它。

“我看看?”另一個蛇人觸摸了上去。

但是他摸到花紋的某一處的時候,那東西立刻綻放出了光芒。

空地上顯露出了一段虛幻投影。

投影之中出現了一座城堡,一個奇怪無比的人形生物站在城堡上吹奏著樂器。

從它的視角看下去是一座輝煌的城市,高大無比的建築,城市裡人群密密麻麻。

那些人踩著各種各樣的拖車、兩輪車來來往往。

遠處的碼頭還有著千帆競過,那是一個文明最繁盛的時候,

蛇人們嚇壞了,將這東西扔在了地上。

他們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東西,他們更不知道那畫麵裡麵的東西代表著什麼。

蛇母瑟摩絲小心翼翼的靠上前去,手指觸摸著那幻象。

但是剛剛觸摸到,那幻象就好像氣泡一樣破了,然後化作泡沫散去。

蛇母瑟摩絲撿起了地上的東西,翻來覆去都冇有看明白。

不過她對著其他蛇人說道:“這一定是神物。”

“一定是偉大的生命之母不小心遺落在這裡的,裡麵記載的都是神國的景象。”

“我們將它獻給生命之母,一定能夠得到神的誇讚。”

這樣說起來,他們好像也並不是冇有任何收穫。

剛剛的悲傷、沮喪和挫敗感,立刻被尋找到所謂生命之母遺失的“神物”喜悅感給衝散了大部分。

-----------------------

歸來之後,所有蛇人閉口不提挫敗。

而是宣揚起了他們找到的神物。

好像他們這一次遠行不是為了馴服火魔,而是為了尋找神遺失的物品一樣。

瑟摩絲捧著“神物”一點點登上了神殿,來到了生命之母莎莉的神座之前。

“獻給偉大的生命主宰。”

“您曾經遺失的東西,被我們不小心撿到了。”

神座上的小女孩目光轉移了過來,地上的黑影也開始扭動覆蓋了整個神廟:“我遺失的東西?”

瑟摩絲依舊堅信著自己之前的看法:“這是神的造物,隻有在神靈的國度中才存在。”

“它還投影出了神國之中的景象。”

一根觸手取過了瑟摩絲手上的“神物”,送到了莎莉的麵前。

莎莉盯著它看了一會,半天才認出了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這是一個陶塤,是希因賽文明早期的一種樂器。

早得甚至稱不上古典,隻能稱之為古老的樂器。

不過它能夠保留到現在,是因為它是一件神術道具。

莎莉將陶塤拿在了手中,然後啟動了它。

“果然……”

“是三葉人留下來的東西!”

莎莉起了好奇心。

看著那投影出來的畫麵,聽著那悅耳的聲音搖晃著小腦袋。

它應該是用一隻小石魔的遺蛻製造出來的,作用是將施術者吹奏的音樂和當時的場景留在裡麵,隻是一個祭司製造的小玩具。

它應該誕生於神棄時代,那是希因賽王國最後的餘暉和榮耀時刻。

因此。

雖然可以看到那城市依舊繁榮,但是吹奏者的樂曲中充滿了悲傷和茫然。

不過作為一件神術道具,它隻能算是最低等的。

在神棄時代神術道具的製作方法雖然開始了普及,但是那個時候的三葉人已經無法製造出擁有強大三階神術道具,隻能利用魔怪的血脈和軀殼製作一些這樣低級的神術道具。

但是哪怕如此,這種神術道具也很難製作。

因為到了神棄時代,因為神的離開連和魔怪締結靈界契約都變得不再可能,想要對付一隻魔怪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能夠用小石魔的遺蛻製造這樣一個道具,可以知道它曾經的主人一定也是一個非常出名的人物。

莎莉聽完了樂曲,幻象也就消散了。

“我的仆人,我很喜歡你獻給我的禮物。”

莎莉這麼一說,蛇母瑟摩絲的臉上就露出了歡喜的神情。

不過莎莉又接著說道:“但是這不是我的東西。”

“這是希因賽文明的三葉人留下的東西,一件低級的神術道具。”

說完她笑了,因為瑟摩絲的無知。

“而且。”

“這裡麵也不是神國的景象,隻是曾經三葉人的一座普通城市。”

“神國可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這樣,也不要用你那貧瘠的知識和大腦去猜測神靈的領域。”

瑟摩絲有些失望,原來這不是神遺留下的“神物”,隻是另一個族群留下的東西。

但是轉念一想:“那是多麼強大的族群啊,竟然能夠製造出這種神奇的造物。”

“再看那畫麵之中,他們曾經的族群是如此的龐大,擁有這樣宏偉的城市和神奇的造物。”

三葉人,這是瑟摩絲第二次聽到了這個名字。

之前瑟摩絲隻知道這是另外一個族群,一個受到名為因賽的神祇鐘愛的族群。

但是此時此刻,她才從哪小小的陶塤和幻象畫麵之中看到了曾經這個種族的恢弘和偉大。

那樣讓他們所有人震驚,以為是神國的城市。

在生命之母的口中隻是一個普通的城市,聽上去三葉人曾經擁有非常多的這種城市,人口更是他們無法想象的地步。

蛇母瑟摩絲問神座上的主宰:“那……曾經那個偉大的種族和文明呢?”

“他們現在在哪裡呢。”

莎莉微微一笑:“滅亡了。”

蛇母瑟摩絲立刻直起身來,張大了嘴巴看著生命之母:“滅亡了?”

莎莉微微沉思,滿不在乎的說道:“滅亡於幾千萬年前,甚至是一億年前吧?”

莎莉也不清楚有多久,但是她覺得應該過去了很久很久,至少是以千萬年計數。

“一億年?”

瑟摩絲此前甚至連千萬和億這個詞語都冇有聽說過,但是聽到信仰的神靈生命之母向她解釋了這個詞之後,她隻感覺到了戰栗和恐懼。

一億年。

那是多麼漫長的一段時間啊,在那麼久的歲月以前竟然就存在著神靈和另一個偉大的種族。

她甚至感覺這個時間超越了她想象之中的世界存在的長度,她不能思考和想象一億年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然而讓瑟摩絲更加震驚的是。

他們的神。

偉大的生命主宰莎莉竟然在那麼久遠的歲月以前,就已經屹立於這片大地之上,

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如此的渺小,她也第一次體會到了神靈口中的永恒到底是什麼概念。

瑟摩絲惶恐的趴在地上麵,她不敢再抬頭看上麵的那個小女孩。

她被那一億年的詞彙給嚇得抬不起腰來,她被神靈的力量和永恒給震懾到六神無主。

“原來不僅僅是生命會死亡,連如此強大的種族也會滅絕和消亡嗎?”

莎莉抿著嘴巴,看似有些天真的說著最殘酷的話。

“當然!”

“這世界上已經有很多種族消失了。”

“他們不是第一個消逝的種族,更不會是最後一個。”

蛇母瑟摩絲瑟瑟發抖,她在內心問自己。

“那麼蛇人族呢?”

“他們回事下一個消逝的種族和文明嗎?”

莎莉好像看出了蛇母瑟摩絲的想法,她開口說道:“不,你們現在隻能稱之為一個族群。”

“文明兩個字。”

“你們還差得太遠了。”

“你們雖然擁有了智慧,但是現在的你們和海裡的魚、陸上的獸並冇有太大的區彆。”

蛇母決定將這件事情藏在心底裡,不告訴任何人。

因為這是屬於神的秘密,這是屬於上一個紀元的驚人真相。

而她更害怕的,是自己的孩子們聽到這樣可怕的訊息後悔感覺到絕望。

這樣強大的文明都消逝了,那麼他們這個弱小的族群呢?

莎莉將蛇人族獻給她的禮物放到了一邊,她甩動著小腿。

紅色的小皮靴底敲打在金屬的神座上,發出有節奏的脆響。

莎莉眼神有些俏皮的看著蛇母瑟摩絲說了一句話,一句讓蛇母瑟摩絲激動而又害怕的話。

“在這座島嶼上不僅僅隻有著這一件神術道具,在各處都散落著許多上一個紀元留下的東西,你如果能夠找到它們的話,就能夠繼承上一個紀元的遺贈。”

說完,莎莉停頓了一下。

嘴角微微揚起。

“因為這座島嶼。”

“是上一個紀元的墳墓。”

說完之後她直起身來,又恢複了平常的表情,不再去看蛇母瑟摩絲。

“當然。”

“這些東西一般都埋在極深的地底深處,這其中也會隱藏著不少危機。”

“因為這些道具本身都具備著強大的力量,有的甚至還有曾經的主人設置下的陷阱和解鎖方式。”

“能不能夠找到並且利用它們,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蛇母瑟摩絲激動的是他們接收了生命之母的指引,他們又有了另外一種渠道可以增添自己的實力。

強大的實力可以讓他們更好的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然後真正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文明。

但是她同時也在害怕。

害怕的是那句,這座島嶼是上一個紀元的墳墓。

多麼可怕和沉重的一句話啊,沉重得讓人無法喘息的古老真相,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從麵前這尊神靈的口中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