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恩斯隻感覺眼前一個恍惚,他便已經不在原地,而是直接跪在了金字塔那綿長得就好像要通往雲端的階梯之下。

“神殿?”

恩斯嚇得翻身坐在地上,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這是什麼?”

“我怎麼會在這?”

“我怎麼會在這?”

他的頭連忙低下,眼睛都不敢去看階梯的上方。

他在害怕自己的視線驚動了那最高處的某個存在。

恩斯不僅僅恐懼這突然之間的變化,更害怕那金字塔頂端的神殿,那居住在神靈之中不可捉摸和揣測的神秘偉岸存在。

“走!”

“趕緊走!”

“必須得離開這裡。”

他渾身發顫的想要向著下麵爬去,這個時候一到光逛好照在了階梯上。

光芒是從高處一點點蔓延下來的,猶如水銀泄地。

顏色熾白。

那不是太陽的光芒,而是一種純淨又神聖的光,彷彿是從心底裡綻放出來的力量。

恩斯的臉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他回過頭去。

眼白和瞳孔被光芒浸透,也跟隨著一起化為了純白色。

抬起頭,於光芒之中他看到了一個影子。

一個超越於時間和光陰之上的存在,不受一切束縛和影響的永恒。

他知道那是什麼。

恩斯雙肩垮塌下來,雙手如同麪條一般無力垂落在兩旁。

整個人好像失去所有的力量一般跪在地上,隻有頭顱高高昂起看著高處那星辰一般的影子。

“因賽神!”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神,也是最後一次。

神不是一塊無法移動的石頭,和他少年時候父親帶著他走入神殿之中所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祂不走出神殿,不是因為神殿困住他。

而是這個宇宙在排斥他,他無論處於何處都冇有任何區彆罷了。

“原來!”

“神是這樣的。”

恩斯朝著神舉起了手,彷彿在擁抱著光芒。

“神!”

“您要懲罰我嗎?”

神靈高居於殿堂之上,聲音好像從雲端之上傳來。

“弑父之子!”

“你的生死由你的父親選擇,你的罪也由他來界定。”

尹神隻是看了恩斯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重新回到了神殿之內。

隨著那光芒從階梯的最高處收回,恩斯徹底癱軟在地上。

--------------

恩斯剛剛如同一團爛泥一般從金字塔的階梯上爬下,便被一群強壯高大的三葉人侍衛團團圍住。

“壓過來。”幾個三葉人侍衛將恩斯拿下,拖拽著上了大路。

恩斯冇有做任何反抗,被拖走的時候他還側頭看了一眼豎立在金字塔下的巨大智慧之王雕像,那是耶賽爾獻給父親智慧之王的。

神賜之城的大道兩側站滿了希因賽王國的子民,他們不敢置信的看著被押送著的大王子恩斯。

“是恩斯殿下?”

“怎麼會是恩斯殿下?”

“不可能的,他可是智慧之王的兒子。”

“這到底是為了什麼?”

在眾人不理解和震撼的目光之中,恩斯被拖拽著帶到了萊德利基麵前,按著跪在了一片碎石之上。

昔日高大輝煌的宮殿化為了一堆亂石,石頭之下還掩埋著一具具三葉人的屍體。

廢墟之上萊德利基眼睛死死的盯著恩斯,他看著自己的兒子的眼睛裡有著難以理解、憤怒、悲傷。

“你怎麼敢做出這樣的事情?”

“殺死你的父親?還冒犯了神靈?”

“你作為神的祭祀,竟然用神賜予你的力量來弑殺你的王。”

萊德利基還冇等恩斯回答,他便捧起了一個如同石頭一般的蟲卵質問他。

“你說。”

“你弟弟布恩的融合怪怎麼會在你的手上,布恩到哪裡去了?”

恩斯冇有遮遮掩掩,他目光裡看不到絲毫悔意,好像是滿不在乎的說道。

“您說呢?”

“偉大的智慧之王?以您的睿智應該不難猜出我乾了些什麼吧?”

萊德利基的怒火徹底被恩斯點燃,他憤怒的朝著恩斯吼道。

“但是我想聽你說。”

恩斯將頭偏向了一邊,嘴裡雖然強硬但是依舊不敢直視父親的眼睛。

“我殺了布恩,然後挖出了他的眉心骨。”

“我吃了下去,自然就可以控製他的融合怪了。”

“至於他的屍體,就在海上。”

萊德利基聽完之後,渾身都在發顫。

“你這個孽子。”

“你在找死。”

王後在這個時候急忙忙從後麵衝了出來,拉住了自己的丈夫。

“不要殺他!”

萊德利基看著自己的王後,他的眼睛裡滿是怒火。

“他殺了他的兄弟,他殺了布恩。”

“他還要殺死我,殺死他的父親。”

“布恩也是你的兒子。”

“為什麼不能殺他,他不應該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嗎?”

王後哀求的看著萊德利基:“就因為我們失去了一個兒子,就不要再失去第二個兒子了。”

王後趴在地上,用力的抱住萊德利基:“而且!”

“我不希望您親手殺死自己的兒子。”

“那將是世上最悲慘的事情,不要讓這件事情發生好不好。”

“把他放逐到遠遠的地方去吧,讓他永遠不要再回來了。”

王後看著自己的長子:“快和你父親求饒啊!”

恩斯卻大笑了起來,跪在地上用不屑一顧的表情說道。

“我冇有錯。”

“我是您的長子,我纔是下一代智慧之王。”

“我怎麼可能接受我不是王,我怎麼能夠忍受那坐在王位上的人不是我。”

“就算你今天不殺我,我將來也會殺了耶賽爾。”

他看著自己的父親,清清楚楚的說道。

“不能成為王。”

“我寧願去死。”

可以看得出,恩斯已經不準備再活下去了。

萊德利基聽完了,如果說剛剛他還是憤怒,如今眼睛裡隻剩下了冰冷。

他一步步從坍塌的宮殿上走下,一邊走一遍對著恩斯說。

“恩斯。”

“如果真的要殺死你的話,那個人隻能是我,你的父親。”

“而不是你的兄弟。”

權杖尖銳的下端刺穿了恩斯的胸膛,鮮血從權杖的花紋上不斷流淌下來。

萊德利基親手殺死了恩斯,血泊之中恩斯他聽到了母後聲嘶力竭的哭喊,他的目光卻一直在看著萊德利基。

不知道是在看著自己的父親,還是他頭頂上的王冠。

直到徹底失去了所有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