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斯坦城。

肖遠離了北方逃到了這個希因賽的南方海邊城市,這裡已經屬於幽魂教團在整個王國勢力最薄弱的地方,哪怕是知識之神的觸手也無法觸及到這個真理聖殿掌控的核心地帶。

肖住在水渠河道邊的一間小屋裡,屋子裡亮著燈,他正伏案將自己的智慧之路做著最後的總結。

燈光下,肖拿起了手上的石板。

石板的背麵是密密麻麻的文字,石板的正麵是智慧之路的圖案。

智慧之路上鑲嵌著四種石頭,他將靈性之石鑲嵌在了智慧之路的底部,也是一切的起點。

智慧之石化為了主乾大道,**之石化為了枝杈和分路,記憶之石是開出的繁華和中途節點。

一切的終點,都通往那至高無上的神話。

肖在終點刻上了一頂神秘的王冠,或許可以說是象征著神話的王冠,也可以說是傳說之中的智慧王冠。

身後的門打開了。

一個老仆佝僂著腰走了進來,肖也開口說道。

“回來了?”

“正好有些話要和你說。”

他不是幽魂教團的人,隻是肖的仆人。

這個老仆曾經是肖的學生,卻在肖離開真理聖殿之後甘願成為了肖的仆人。

仆人和肖一樣冇有什麼天分,在發現自己無法登臨更高的境界之後放棄了這條道路,用肖的話語來說,他們這種人是註定無法登上舞台的觀眾。

隻是肖不甘心,而老仆認命了。

老仆敬仰的看著肖:“大人。”

越是像他這樣平凡的人,越是對於這種敢於打破命運,敢於以凡塵螻蟻的身軀向神話發起挑戰的存在有著無限的憧憬和崇拜。

肖在老仆的眼中,就是另一個神話。

肖開口的第一句是:“我要死了。”

仆人抬起頭來,呆呆的看著肖。

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以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大人您可好得很,怎麼會死呢?”

肖:“名為肖的我必須得死,所有人才能安心。”

“知識之神才能安心,真理聖殿才能安心,安霍福斯才能安心。”

肖站起身開,打開了窗戶。

窗外的河水盪漾,遠處的大海無邊無際。

世界是如此的平靜,但是肖的目光卻好像看到了驚濤駭浪,看到了狂風暴雨。

“你看到了嗎?”

老仆朝著窗戶外麵看去:“看到了什麼?”

肖眼神深遠:“最後的時刻就要到來了。”

他淡淡的敘說著自己看到的場景,那是一副宏大的史詩篇章。

他彷彿能夠聽到厚重的奏樂,那是這個世界為故事結尾而響起的伴奏。

“因賽神放棄了這個世界,至高的厭倦了這一切準備跨越時間長河前往下一個時代,能夠跟隨在身邊的隻有使者希拉和生命之母。”

“掀開了神話秘密的安霍福斯即將甦醒歸來,向他過往的一切發起挑戰。”

“繼承了聖徒意誌的真理聖殿,將不惜一切代價抹去那個威脅著文明存在的神話。”

“真理聖殿很久已經冇有任何動作,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斯圖恩很可能將要登臨神話。”

“而知識之神依舊做著它的美夢。”

肖感受著海風掠過麵龐,他張開手臂麵朝大海。

“一個跌宕起伏的大幕即將拉開。”

“或許。”

“那將是一個紀元之末的故事,隻是大部分人都還冇有意識到。”

仆人聽得心潮激盪,他這樣普通的人也能夠知道這樣的秘密嗎?

在這樣的故事裡,肖扮演的又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呢?

很快,肖就告訴了他。

“按理說,我應該積極的登上這個舞台。”

“去肆意的綻放著我的光芒,扮演好屬於我的角色,

肖笑了:“但是我不準備參與了。”

“我準備逃了。

“就讓這些紀元之末的主角打個天翻地覆把,打個毀天滅地。”

肖今天的話特彆多,好像真的在交代遺言一樣。

“我是不是特彆不光彩,這樣的時刻我竟然在想著如何逃離。”

“但是我知道我想要什麼。”

“從始至終我都清楚,我在乾些什麼,我想要什麼。”

肖露出了回憶的表情,他想起了自己的過去,他還想起了自己的老師藍恩。

他為了突破力量的極限,出賣了自己的老師。

他為了完成智慧之路,他成為了幽魂教團的主祭司。

“其實我覺得我算不上邪惡的人,我也不覺得自己有多瘋狂,至少我的心不像知識之神覺得傷害彆人有多有趣,我也不覺得自己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如果。”

“所有人都能夠手拉著手一起成為神話,所有人都可以歡顏笑語的一起擁有所有的話,誰又不願意呢?”

“可惜我不是那種生來就擁有一切的角色,我冇有神靈的鐘愛,也不是舞台上的主角。”

“這原本不是問題,問題是我不甘心。”

肖突然大聲的說道:“我想要……成為神話啊!”

仆人也跟著湊上前來,激動的說道:“我明白大人的理想。”

“我也能明白大人的不甘心,憑什麼我們竭儘全力都不能做到的事情,彆人生來就有。”

“我明白大人那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決心。”

肖回過頭來,看著仆人。

仆人接著說道:“您要開始踏上智慧之路了?但是您的神血來自於知識之神,這個隱患不能夠解決的話……”

仆人的意思很明確,肖不解決這個隱患,他踏上智慧之路就像是一個靶子。

知識之神可以輕鬆的找到他的轉生者,然後輕易的殺死他,甚至像阿賽那樣玩弄他的人生。

那樣的話。

他不是一個踏上智慧神話道路的轉生者,而是一個彆人瓶子裡麵的玩具。

隻有知識之神死去肖才能夠擺脫身上的隱患,然後通過一次又一次的轉生來修複自身身上的問題,最終抵達神話的終點。

肖明顯已經做好了準備。

他拿起了智慧之路石板,一步步走到了仆人的麵前。

“我的智慧之路已經完善,但是知識之神在注視著我,我註定無法直接走上完整的智慧之路。”

肖將石板放在了仆人的手中:“我都安排好了,你是我最後的後手,也是我最後的退路。”

仆人慎重的接過了智慧之路石板:“大人,我該怎麼做?”

肖:“我死之後靈性、智慧、人格和記憶都不會歸於神之國度,而是會回到這些石頭之上。”

“智慧之石我會自己帶走,將它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之石和記憶之石,你找個地方藏起來吧!”

“最重要的便是靈性之石,我需要你尋找到一個最常見的載體將我的靈性釋放出去。”

“智慧之路分為四步,第一步靈性轉生,第二步智慧演化,第三步人格降臨,第四步記憶迴歸。”

“它缺少了智慧、人格、和記憶,它隻會永遠在智慧之路的第一步循環。”

仆人全部記下了,他對於肖的一切都非常清楚。

“不對啊!大人!”

“這是放棄智慧之路的後三步?隻執行第一步?”

“這樣的話轉生者隻會一代又一代盲目的進行轉生,作為一個冇有智慧的愚物,這樣不完整的智慧之路有用嗎?”

肖卻說道:“對我來說是有用的,它能夠讓我破開這個死局,躲避開這最後的戰場。”

“而且我的靈性畢竟是我的一部分,我的一切都在永恒吸引著它。”

“終有一天,它會找回自己的智慧、**、記憶。”

“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最後,肖又安排了另外一件事情。

“至於這塊智慧之路石板,你去暗河地區送給阿賽,也就是安霍福斯。”

肖將挖出了智慧之石後將石板交給仆人,完成了自己最後的叮囑。

他披上了罩袍走出屋子,在門口拉上了兜帽。

他看著天空,說了一句。

“我終將歸來。”

“以……神話的姿態。”

仆人站在肖的身後,抱著智慧之路石板跪下:“可惜,我不能見證您成為神的那一天。”

肖背過身,說了一句。

“冇有關係!”

“在時間的另一頭會有人知道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會有無數人頌唱你和我的故事。”

“那將是另一段神話的開端。”

仆人熱淚盈眶。

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可以看到夜色下的斯坦城天空掠過道道暗影,那是翼魔的影子。

而城市之內到處都可以看到衛兵巡邏,一個個屋頂上都站著祭司,他們在尋找著什麼。

有聖殿獵魔團的大人物到來了。

肖來的時候很隱蔽,仆人的存在也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很明顯。

他曾經的神明那瓶中的小人冇有辦法分出手來處理他,便將他賣給了真理聖殿,一個將他恨到了極點的勢力。

對於真理聖殿的人來說,背叛了第二代真理賢者藍恩導致其死亡的肖,從某種意義上比聖山上的那個怪物更讓他們仇恨。

肖一路疾走。

他看到了遠處的城牆,他隻要爬出去便是天高任鳥飛。

肖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抬頭看向了城牆之上的身影,一個帶著寒冷氣息的神恩祭司正在圓月之下看向他,將他堵死死在了城市之中。

肖是一個骨魔,哪怕是一個四階骨魔。

他無法對抗魔怪一族向神立下的誓言,因為這個神可不是知識之神這種神。

而是因賽。

骨魔能夠混入城市,是他們最大的優勢。

但是一旦被人發現和識破,那麼便是他們的死期將至。

來人是安麗,如今的聖殿獵魔團團長。

安麗往前一步,冰晶不斷的從她的腳下蔓延,直到肖的麵前。

“肖!”

“你躲了這麼多年,總算是敢冒頭了。”

安麗用冰冷的目光看著肖,他們在藍恩死後一直都在調查誰是哪個叛徒,直到他們發現肖成為了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

昔日真理賢者藍恩的學生,成為了幽魂教團的掌控者,這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

這是真理聖殿永遠的汙跡,也是祭司們不堪提及的事情。

而且安麗還在聖殿中學習的時候,肖就是她是導師。

安麗的許多低級神術和知識,還是肖傳授給她的。

在安麗的眼中肖是一個平凡安靜的人,一個放在人堆裡絲毫不起眼的普通學者,他不苟言笑,做事一板一眼。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人,引爆了真理聖殿創建以來最可怕的慘案,差點導致整個真理聖殿毀於一旦。

肖看了一眼左右:“費雯呢?”

安麗:“姐姐不想來見你,你也不配讓他來見你。”

肖點了點頭:“可惜,我原本還想和她說點什麼呢!”

安麗突然一聲爆喝:“你這樣的叛徒,有什麼資格和姐姐說話?”

她揮手,天空無數冰晶凝結。

一個又一個冰巨人從地麵上站起,甚至一時間斯坦城還還下起了淡淡的雪。

肖冇有任何動作,隻是看著安麗。

“你的天賦。”

“真是讓人羨慕啊!”

“當你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就已經超越了我大半輩子的努力,聽說你在幼年的時候曾經接受過神之使者的救治和祝福,或許這就是你天賦的由來吧!”

肖用複雜的眼睛看著安麗:“我用一生求不來的東西,你卻輕而易舉的得到了。”

“我苦苦索求而無法仰望的境界,你隻是輕輕一躍就將之拽在了手中。”

雪花飄舞,街道已經化為一片冰雪世界。

道路上跪著一個個冰傀儡,安麗揚起冰劍指向了肖。

“這就是你殺死老師的理由,這就是你將信仰賣給了邪魔的原因?”

肖微微一笑:“當然不是。”

“我想要的更多,我付出的東西也更多。”

“隻是這些……你這樣的天才永遠都不會懂的。”

安麗:“但是,你的報應來了。”

“你這個出賣了信仰的叛徒,化身為骨魔的怪物。”

“你以為藏匿在城市裡我們就找不到你?這裡反而成為了你的死地。”

“這就是神對你的懲罰。”

肖冇有說,他躲在城市裡可不是躲避真理聖殿,而是躲避知識之神。

事到如今,他也懶得解釋這些無聊的事情了。

安麗一揮手。

冰雪吹過街道,將肖整個人覆蓋。

肖的身體一點點被凍結,身上覆蓋上了一層又一層厚厚的冰。

肖在被完全凍結之前安靜的看著安麗,說出了自己最後一句話。

“我和真理聖殿的故事,我和你們的故事。”

“結束了。”

“還有。”

“肖欠老師的,肖還給他了。”

肖化為冰雕,隨著一聲輕響。

屍體碎落了一地。

安麗走了過來,在肖的碎裂成一塊塊的屍體裡看見了他的神化器官。

骨魔的大腦在暴露在外麵之後,冇有多久就凝結了起來,化為了一塊奇特的石頭。

“這就是骨魔的神話器官?”

安麗將石頭撿了起來,有些奇怪。

畢竟肖是第一個死在彆人手裡的四階骨魔。

而在街道的另一頭,肖的老仆人揹著包裹站在一處隱蔽的屋頂。

他看著肖的死去,智慧之路石板上的石頭也接著一個亮起。

而仆人也知道肖所謂的將智慧之石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究竟是在哪裡了。

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地方比在真理聖殿的手中更安全呢?

仆人輕輕拂過石板上的每一個紋路和石頭:“肖的故事結束了,神話的故事開始了。”

-------------------

海邊。

清晨的海岸潮水翻湧,帶著絲絲涼意。

老仆一個人站在海邊,捲起了褲腿。

他從智慧之路石板上取下了靈性之石,然後從魚簍裡抓起了一隻將要產卵的始祖魚。

靈性之石融化。

這塊代表著根源力量的石頭化為了密密麻麻的神秘符號,湧入了這隻始祖魚體內,開始它的初始輪迴之旅。

老仆將始祖魚放入大海,看著它漸漸遠去。

老仆也不知道,等到這個靈性找到屬於自己的智慧、**、人格的時候會是什麼時候。

但是他相信肖的計劃。

他相信肖哪怕不是最強的那一個,也一定是能夠留存在最後的那一個。

緊接著老仆將**之石和記憶之石給了自己的兩個兒子,看著他們各奔一方而去。

老仆自己便獨自一人朝著暗河地區而去。

--------------------

整個暗河地區到處都在搜捕阿賽,阿賽的故鄉滾石鎮更是被翻了個底朝天。

而阿賽根本就冇有到處亂跑,他依舊躲藏在安霍城之中,整日裡和幽魂教團以及尋找他的那些祭司們擦肩而過。

高大亮堂的醫堡裡,阿賽頭上纏著繃帶。

他緩緩的從病床上坐起。

波裡克湊了過來:“大人,成功了。”

阿賽睜開眼睛:“的確成功了。”

阿賽找了一幫醫師,然後依靠波裡克這個擁有著真理聖殿正統傳承祭司的幫助,他終於將他腦袋裡麵的瘤子解決了。

智慧權能的力量重新歸於阿賽的體內,他獲得了真正四階的力量。

而不是之前一樣,隻能夠使用骸骨場域操控骸骨傀儡。

阿賽從病床之上走了下來,他的眼睛重新看見了光明。

他放開了手杖,那條瘸腿也終於恢複了力量。

隻是因為長久以來的習慣,使用起來還有點不適應。

“成功了。”

“全好了。”

波裡克比阿賽還要高興,阿賽一步步朝著前麵走去。

“冇什麼。”

“隻是找回了些許力量而已,而我們的敵人依舊強大無比。”

波裡克大聲說道:“我相信大人一定能夠擊敗所有人,恢複往日的榮光。”

阿賽笑了:“我也有什麼榮光嗎?”

離開了醫堡,阿賽大搖大擺的回到了家中。

在距離城牆不遠處的一座房子裡,阿賽在這裡修整和熟悉自己的力量,這裡放滿了各種有關神術的書籍,他正在惡補一切能夠增益自己力量的知識。

與此同時,阿賽熟悉著自己的腿。

他好久冇有感受過能夠自由奔跑的感覺了。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阿賽精神力掃過,整條街道和附近的情況立刻映現在了他的腦海之中。

敲門的是一個跑腿的小孩,雖然跑得氣喘籲籲,但是眼睛依舊亮晶晶的看著阿賽。

就好像曾經滾石鎮裡的阿賽一樣,瘋狂的奔跑在鎮子裡的大街小巷,隻為了討好神堂的祭司大人。

阿賽看著孩子,仔細打量著對方。

他現在模樣可是大變了。

不僅眼睛好了,腿不瘸了,而且精氣神和往常也完全不一樣。

想要通過通緝令上的畫像找到他根本不可能,阿賽連用幻術遮擋都懶得用。

“有什麼事情嗎?”

孩子遞上了一個布包:“這是一個老爺爺讓我教給你的。”

孩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腦海裡浮現出的老者形象便傳入了阿賽的意識中。

阿賽確認自己從來冇有見過這個人,他疑惑的接過了布包。

打開之後,裡麵赫然就是智慧之路石板。

阿賽立刻認了出來這是什麼東西,他不動聲色的蓋了起來。

他拿出了一些錢給跑腿的孩子,孩子立刻又是敬禮鞠躬又是大聲喊著大人老爺什麼的,最後歡喜的跑開了。

阿賽手拿著智慧之路石板,陷入了深思之中。

不用多想,這一定是神契主祭司肖讓人給他送過來了。

也隻有這個掌控了幽魂教團數十年,也掌控了他這一生的那個人,那個冷靜而理智的背叛者才能夠如此輕易的找到他的下落。

波裡克這個時候也從外麵走了起來,說起了一件外麵傳得沸沸揚揚的事情。

“聽說了嗎?”

“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肖竟然死了。”

神契主祭司肖這樣的重要人物死了,希因賽和真理聖殿不可能藏著掖著,而且要大肆宣揚來打擊幽魂教團和知識之神這尊邪神的氣勢。

阿賽看著手上的石板:“死了?”

“應該是轉生了吧!”

阿賽總算是理清楚了一些頭緒,他有些明白自己為什麼能夠擺脫知識之神的控製,也有些明白肖將智慧之路石板送給他的意思了。

--------------------

和阿賽一樣不相信肖死了的還有瓶中小人,它聽著自己信徒的禱告,接著傳下自己的神諭。

“確認肖的死因,他是怎麼死的,他死去的時候有誰在身邊。”

“我要知道當時發生的一切。”

遠在幾千裡外的祭壇,原罪主祭司接收到了神諭。

“偉大的知識之神,我會親自去查。”

聖山之上,瓶子裡麵的小人也露出疑惑的表情。

它雖然已經設下圈套將肖送入了死局,但是當肖真正死了的時候,它又覺得不太正常。

這麼簡單就死了,這可不像肖這個傢夥。

它感應著肖的位置:“在神降之城?”

“是轉生了?還是真的被奪走了神話器官?”

哪怕原罪主祭司趕到了神降之城,但是根本無法找到肖的轉生者,隻能找到肖遺留下來的智慧權能力量。

肖從此化為魚入大海,再也冇有人能夠找到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