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萊德利基卸下智慧王權,他坐在宮殿之中捧起那王冠,渾濁的眼睛透露著歡喜,彷彿在看著一件自己所創造的最美麗傑作。

他閉上了眼睛,王冠裡的神話之力就開始活動,黑色的骨質王冠之上好像有著細小的火焰燃燒一般,在上麵蝕刻出痕跡。

“嘶嘶!”

細小得肉眼都看不見紋路在王冠上交錯成花紋,但是隻要擁有智慧權能之人拿起這頂王冠,便能夠看到上麵的文字。

“神說。”

“我是孤身一人,你也是孤身一個。”

“人這個種族還未曾誕生於這個世界之上,而三葉人也僅僅隻有你一個罷了。”

“因為孤獨,神創造了智慧之王萊德利基,因為萊德利基的孤獨,神又創造了三葉人。”

“種族因此而始,王國從此刻建立。”

“……”

“神說。”

“我是創造你的神!”

“而你。”

“纔是他們的王。”

萊德利基在王冠上記錄下那些神對他所說的話,這是他和神之間的對話,也是命運對他指引。

所有的話語彙聚起來,便是三葉人和神靈的約。

當這一切完成之後,隻要將他在死之前將作為血脈始祖的意誌永遠烙印在血脈之中,他這件完美傑作就要完成了。

它不僅僅是一件至高無上的寶物,也是萊德利基一生最後的答案。

萊德利基越來越興奮,他精神完全灌注到了這件寶物當中。

“神對我說。”

“**的溝壑是不會因為你給得夠多就會滿足的,怨恨的大山更不會因為施以恩惠就會消失。”

當他將這句話銘刻上去的時候,大地之下傳來了轟鳴聲,整個神賜之城都可以感覺到那劇烈的震盪。

“轟隆隆!”

萊德利基終於停下了動作,他看向了外麵。

然後朝著宮殿外麵走去,對於這震動有些奇怪。

“什麼聲音?”

“難道是附近有火山噴發了?”

外麵的神賜之城之中正在勞作的三葉人們,也一個個停下了動作看向了四方。

然後他們親眼見到了記憶中最驚恐的景象。

那恢弘高大的智慧王宮在一瞬間坍塌,化為一片廢墟。

“嗚!”

煙塵席捲之中,二十幾米的巨蟲撕開大地與地麵上的建築朝天怒吼。

融合怪從地底鑽出,如同蝸牛一般的眼睛四處亂轉,剛好看到了廢墟前剛好走出宮殿的智慧之王萊德利基。

它直接對準了萊德利基,毫不猶豫的發動了攻擊。

萊德利基表情愕然,還帶著幾絲不敢置信。

神當初對他的箴言,剛好在他刻下這句話的時候降臨。

就好像命中註定一般。

數十位衛士從兩側的長廊之中走了出來,朝著智慧王宮趕去,還有傷者從廢墟之中爬出,衝向那融合怪的恐怖身影。

“保護王!”

“保護智慧之王。”

很明顯這是神賜之城第一次遇到襲擊,也是智慧之王第一次遇到刺殺和襲擊。

宮殿內外的護衛就好像無頭蒼蠅一般手忙腳亂,根本來不及救援已經陷入危機中的王。

萊德利基一眼就知道這怪物是衝著他來的,他立刻認出了這融合怪,並且喊出了它主人的名字。

“是布恩?”

這是二王子的名字,是報恩的意思。

但是很明顯,這一刻這個二王子座下的巨怪蠕蟲並不是來報恩的,而是為了殺死他。

“布恩。”

“我以智慧之王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讓它停下來。”

這聲音迴盪在所有三葉人的腦海之中,哪怕是遠在大海另一頭,另一座城市之中。

但是很明顯,布恩並不是始作俑者。

他本身的存在甚至都已經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之上,萊德利基對他發出的號令冇有任何作用。

“不是布恩。”

“那是誰?”

萊德利基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了一個名字,更想起了自己剛剛刻下的那句神之箴言。

但是已經遲了。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暗中的野心者發動的雷霆一擊,讓他冇有機會再說出第二句話。

融合怪的巨口已經逼近了萊德利基,那恐怖的口器已經降臨到了萊德利基的頭上。

漆黑的影子將他淹冇,即將終結這位智慧之王神話史詩一般的生命旅程。

----------------

“死了嗎?”

海的那一邊,恩斯他遠遠眺望著神賜之城的動靜,同時也聽到了智慧之王動用王權所喊出的那句話。

“布恩!”

“我以智慧之王的身份命令你,立刻讓它停下來。”

聽著熟悉的話語和音調,聲音依舊威嚴,但是很急促。

可以看得出他遇到了危急的情況,時間讓他來不及從容。

恩斯當然知道自己父親遇到了什麼,他的眼睛裡突然間流出了淚水。

他的父親,偉大的智慧之王真的要死了。

他是崇拜他的,因為他是創造和開辟文明的智慧之王,是智慧權能的擁有者。

他偉大、仁慈、睿智。

在恩斯的眼中,他是自己無法翻越的高山。

但是他也是偏心的,明明自己纔是他的長子。

神將一切都給了他的長子,他為什麼就不能將王位給他自己的長子。

恩斯捧著臉,跪在了地上。

眼中流淌出淚水的同時,也在不斷的喊道。

“不是我。”

“殺死父親的是布恩。”

“是布恩這個野心勃勃的傢夥,他想要奪走智慧王權,所以才殺死了父親。”

“我是……父親選定的智慧之王。”

“我本來就應該成為王座的繼承人。”

當一切都在無法避免的走向最壞的結局的時候,神靈從神殿裡走了出來。

祂站在了神殿之前,看向了下麵的鬨劇。

於天穹之下,於金字塔之巔。

抬起了手。

“停!”

簡短的一個字,就真的讓一切都停下了。

目光所及的一切全部停住,整個世界的時間都因為尹神的意誌被定格。

從外人看來這是難以想象的偉力,但是在尹神看來並冇有那麼神奇,

他無法改變整個宇宙時間的流逝,但是隻要他放棄自己和宇宙的時間同步,歲月在他的視角中便會暫停。

他無法改變宇宙,但是卻能夠改變自己。

他是一個超越與宇宙之外的遊魂,一個不被時間約束的觀測者。

他先是一招手,那恐怖的鑽地蟲形態的怪物立刻瞬間死去,即將重新化為一隻蟲卵。

處於生死危機的萊德利基瞬間脫離了困境,隻是因為時間的定格他並冇有發現。

再然後。

尹神便看向了恩斯的所在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