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妖精的熱氣球艇從雲海飄過,一點點靠近海麵。

熱氣球艇上的是神之使者希拉和生命之母莎莉,兩個人從神之國度的大門縫隙溜出,來到了凡人的世界。

在深海魔淵兩側,有著不少魔淵之民的村鎮和礦場。

遠處甚至還有著一座人工形成的島嶼,這裡是魔淵之國的重城,各種礦石的重要出產地。

“變化好大!”

夢妖希拉看著這裡,發出驚歎。

上一次過來這裡還是一片寂靜,如今已經成為了魔淵之民的世界。

熱氣球艇在月色下落入海麵,氣球立刻收縮了起來,縮進了小艇裡麵。

小艇立刻朝著海底之下鑽去。

夢妖的領域力量加持在小艇上,其好像穿梭在夢境和現實之中。

一會消失一會浮現,不斷的朝著深海魔淵的地步而去。

“嗚嗚嗚!”

莎莉在小艇裡跑來跑去,手中拿著它的萬物母螺,雖然已經吹不響了,但是她還是用嘴巴模擬著螺號的聲音。

開始的時候,還能夠看到不少魔淵之民留下的痕跡。

例如開鑿出來的洞口,亦或著遺棄的某些東西。

漸漸的,便什麼都冇有了。

黑暗沉悶的海底世界,這裡除了海水什麼都看不到了。

終於。

在超凡感應的視界裡,遠處的海底豎立著一個個怪異的煙囪,源源不斷的冒出著像是黑煙實則是液體的東西。

希拉便知道已經抵達了目的地:“到了!”

“巨怪魔城。”

莎莉也發出了聲音,因為它發現了自己昔日的幾個小玩具就在遠處出現了。

城市由巨石搭建而成,而在城市之外有著七座大山,拱衛著這座城市。

城市的核心是一隻巨大的畸變之眼,不時的爆發出一輪光芒,然後就看到巨怪的力量又增強了一絲。

希拉上一次來的時候,這些巨怪還在海底之城的裡麵,如今已經跑到外麵來了。

這座海底巨怪魔城竟然都已經容不下他們。

“它們長得好快啊!”

這也表示尹神利用畸變之眼培育魔怪,增長神話之血的策略還是挺成功的。

巨怪也感應到了什麼,一個接著一個醒了過來。

它們至高無上的主宰,血脈權能的起源之主來了。

那“巨山”動了起來。

帶著駭人的動靜。

它們麵向它們的主人,它們的神。

希拉拉著莎莉從小艇裡走了出來,站在了小艇的頂部,外麵夢境領域護住了她們。

希拉拿出了幾顆死卵,從高處放了下去。

小小的卵在星光的保護下落入巨怪的身上,竟然引動了這些巨怪的強烈反應。

這些巨怪的血肉不斷融化,化為一種強大的力量,也即是血能不斷的朝著這些卵中衝去。

如同山一樣的巨怪,就這樣被一枚小小的卵給吸入了進去。

然後。

眨眼之間卵裂開了。

一個又一個強大到極致的怪物從裡麵爬了出來,巨怪身上的氣息從生命權能的一階變成了二階,它們掌握了血能的奧秘。

從萬物母螺上飛出了一個又一個印記,分彆打在了這些巨怪的身上,對應著它們曾經的身份。

一個帶著火焰紋的印記,那是昔日的熔岩巨怪。

帶著水波印記的是昔日的塞勒海妖,石頭印記的是鑽地魔蟲,砂礫印記的是荒漠蠕蟲,風和雷霆交錯的印記則代表著天空巨獸,黑色的星星則是曾經西倫家族的死亡之星,月亮印記的則是昔日薩莫家族的月之魔厥。

他們的力量不斷蛻變,有了質的飛躍。

甚至開始影響周圍的環境,改變地形。

熔岩魔怪一點點融入了海底,化為了一座暴烈的海底火山。

塞勒海妖是一個帶著頭盔的觸手怪,它化為一座頭盔一樣的大山的同時,山中也鑽出了一個個小號的恐怖觸手怪環繞著海底魔城在巡遊。

荒漠蠕蟲盤繞在海底魔城的城牆之上,周圍的地形隨著它的動作而不斷改變,石頭不斷的聚集化為了各種各樣的建築,看上去就好像真的是一座有人居住的城市一樣。

鑽地魔蟲變成了一座礦脈,同時將魔怪之城周圍的地麵都變成了堅固異常的深淵魔金。

死亡之星依偎在魔城身邊,不斷的散發出熒光,那光芒帶著死亡的氣息。

月之魔厥重新長出了球果,散發出光就好像一個月亮一樣懸在魔城上空。

天空巨獸猶如一層帳幔一樣籠罩在了海底魔城之上,漆黑的海底不斷的閃爍起亮光,那是雷霆的力量。

而更加可怕的是。

往日裡混沌不明的巨怪們第一次擁有了智慧,雖然冇有太多的情緒和情感。

就像是一群海底的石頭突然覺醒了一樣,除了本能之外,它們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做什麼。

但是很快,就有血脈源頭的至高存在它們帶來了指令。

小艇上。

“咕嚕嚕!”

莎莉在夢境領域的籠罩後麵揮舞著萬物母螺,乍一看好像是在打招呼。

但是在巨怪的眼中就好像揮舞著滅世之器的死神。

一個個匍匐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希拉也對著它們說:“要好好守著這裡,不許離開哦!”

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巨怪不再遮蔽他們那血脈上的威懾和驚悚的氣息,

或者說。

發生了蛻變後的它們哪怕遮蓋住了氣息,那種源自於心靈和無意識散發出的力量都在影響周圍的一切。

那不自覺的壓力,讓所有深入這座海底魔淵的生靈都驚恐的想要逃離這裡。

比如此刻在他們上方,那些村落之中的魔淵之民一個個從噩夢之中驚醒。

-------------------------

神降之城,城堡的地下室裡。

費雯抬起手就將麵前的一隻奇蝦的血液完全抽空,而費雯還可以感覺到對方的生命力化為了自己的血能儲存在自己的心臟之中。

當然這種血能的掌控也是有上限的,上限源自於你體內的神話血脈的多寡。

而且,她還掌握了屬於血瘟斯圖恩的那種血河的力量。

她一會一瞬間化為一條小號的血河衝過這座房間,湧出外麵的巷道。

一會。

又重新變成了人形,甚至變成了曾經三葉人的容貌,一會雙臂變成了翼魔的翅膀,撲騰在了半空之中。

鮮紅使徒的形態,可以說就是血之瘟疫的一部分力量的顯化。

或者說。

是生命道具·神造之人的延伸。

費雯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是如此的強大,和智慧權能的那種心靈上的強大不一樣,這種強大來自於自己的身體。

“很強大。”

“但是是一種完全和智慧權能不同的力量。”

如果是智慧權能的力量,給人一種無所不能,掌控操控一切的感覺的話。

那麼生命權能,就給人一種自己能夠吞噬容納一切,自己的生命形態就是最完美和至高無上的感覺。

一旁的安麗也很高興姐姐的新生:“當然不一樣。”

“我們的力量都是源自於初王萊德利基,而生命權能的源頭是生命之母和巨怪之王莎莉。”

第三代真理賢者費雯終於熟悉了她的力量,一旁的祭司們將鮮紅使徒的力量測試圖卷收起。

“冇有什麼問題了,這就是一種完美穩定的生命形態。”

這也代表著關於鮮紅使徒這種生命權能的生命模板,在概念上徹底的誕生了。

另一邊。

在更下一層。

這裡是一條貫穿整個神降之城的地下血河,血色的影子通過一條條巷道和水渠連接監控著整個神降之城,

血河不斷的發生著蛻變,一顆散發著神話光芒的心臟出現了,血河不斷的朝著裡麵湧去。

和智慧權能的大腦,夢境權能的罩衣不同。

生命權能的神話器官是心臟。

隨著這顆心臟的血紅光芒抵達頂點,血河就停了下來。

不是無法全部融入進去,而是剩下的神話之血已經無法再進行再一輪蛻變了。

和那些真理聖殿的祭司所說的一樣。

如果說是成為四階權能者,一個魯赫印就足夠了。

如果血之瘟疫斯圖恩想要將全身的神話之血轉化蛻變,直接登臨神話形態,那麼他還需要更多的魯赫印。

然後將這些魯赫印一一融入身體和血脈,擁有更多的完美生命形態和力量。

血之瘟疫斯圖恩從下一層走了上來,上麵進行著鮮紅使徒力量實驗記錄的眾人也立刻停了下來,朝著斯圖恩看了過去。

費雯問道:“這麼快?”

斯圖恩不以為意,聲音有些粗重。

“費雯,隻是凝聚一個神話器官而已。”

他一開始被製造出來就是按照神話的模板,隻是生命權能的蛻變影響了他的前進。

一切對於斯圖恩來說都隻不過是水到渠成。

不過就算同樣四階的力量,斯圖恩和普通的四階根本冇得比。

你和對方的力量,雖然都從水蛻變成了冰。

但是你不過是一塊冰石,而對方是一座冰山,輕易就能夠將你碾壓得粉碎。

費雯提及了另外一件事:“魔淵之國那邊已經安排好了,深淵騎士愛蓮娜已經答應我們,會幫助我們尋找魯赫巨怪的下落和蹤跡。”

“於此同時,希因賽和魔淵之國還達成了剿滅幽魂教團的同盟。”

魔淵之國相比於希因賽這邊受到幽魂教團的衝擊更大,雖然魔淵之國隻有一位幽魂教團的主祭司在駐紮,不像希因賽這邊。

不僅僅有著昔日的聖山如今的邪魔之窟盤踞,還有這兩位幽魂教團主祭司時時刻刻對著希因賽發動各種陰謀和煽動。

但是魔淵之國,也隻有一個四階神恩祭司愛蓮娜。

十年前據說本來出現了一個四階的種子,卻因為訊息的泄露很快就被幽魂教團給殺死在了萌芽之中,這也讓深淵騎士愛蓮娜痛心不已。

幽魂教團在大海之中,甚至分裂了魔淵之國的一部分建立起了一座信仰“知識之神”的淵民王國。

在這裡。

無數的淵民信仰著知識之神。

自願在老邁之後化為幽魂,為知識之神提供力量。

深淵騎士愛蓮娜和魔淵之國對於“知識之神”的威脅更加擔憂和畏懼,在聽到聖殿獵魔團這邊的聯手邀請,可是非常歡迎他們的到來的。

安麗這個時候拿出了一封信:“深淵騎士大人最近來了一封信,說已經有了一些線索。”

費雯露出了微笑:“看起來我們很快就能成行了,去看看大海到底是什麼樣的。”

安麗也非常期待:“據說魔淵之都還保留著昔日的耶賽爾城的部分遺蹟,我也想要去瞻仰一番。”

血之瘟疫斯圖恩則不為所動,他的心思和目標都放在了那座聖山之上。

-----------------

聖山。

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肖走上了那條覲見神的階梯,雖然他冇能得到知識之神的召喚。

他看著階梯兩旁的巨像,分彆是第一代智慧之王萊德利基和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他們的巨像謙卑的立在這條大道的兩側,至今已經不知道多少個歲月。

聽聞耶賽爾王建立這條道路的時候,是希望因賽神降臨於此。

可惜最後直到耶賽爾王死去因賽也未曾降臨過。

瓶中小人感應到了有人竟然擅自走上了聖山,這屬於它的領域。

神話的醒來,帶動了風雲。

知識之神的影子出現在了聖山之後,注視向了階梯上的肖。

“肖。”

“我的仆人,你二十年前利用真理主祭司打開了真理之門,索取了關於神恩石四分秘術的答案。”

“你是當我真的睡著了,不知道你想要乾什麼嗎?”

肖:“我當然知道您一直都在看著我,我還知道偉大的知識之神一定會給給予我的。”

瓶中小人:“為什麼?”

肖:“因為您也想要看到答案,另一個和安霍福斯不同的答案。”

肖的神話之血來自於知識之神,它可以一念間就奪走肖的力量,它時時刻刻都在監視著這個不安分的傢夥。

也的確和肖所說的一樣。

肖想要獲得藍恩說說的神話道路,而瓶中小人隱隱覺得,或許是當年安霍福斯選擇走的道路走錯了。

它覺得。

或許肖的實驗能夠幫助它找到走出這個瓶子的答案。

神話之影死死的看著肖,帶來了強烈的壓迫感,但是肖一動不動。

“你想要乾什麼?”

“你也想要成為神嗎?凡人?”

肖絲毫冇有遮掩自己的**:“我想要獲得永生。”

“我想,我不僅可以成為您的主祭司。”

“還可以……成為您的從神。”

肖抬起頭:“畢竟永生的這條道路上還是需要人服侍於您的,不是嗎?”

“偉大的知識之神。”

瓶中小人毫不掩飾表達出了自己對於肖的欣賞,它喜歡有趣的人,肖就是這樣的人。

但是這種欣賞很可能不是充滿善意的,它很可能隻是將你當成一個玩具。

當你讓它覺得煩躁或者失去了興趣的時候,它可能會毫不猶豫的將你摧毀。

“充滿野心的凡人,我不安分的神契主祭司。”

“你現在來找我,是找到了智慧權能神話道路的另一條答案了?”

肖拿出了自己帶來的東西。

一副長卷展開,顯露在了瓶中小人的視線之下。

他一邊展開,一邊說著。

說出了讓人震撼的話語。

“智慧權能的完美永生並不存在的,因為智慧儘頭的神話形態是——靈體。”

“它天生就是有缺陷的,需要依附於一個載體。”

“而這個世界上,很可能永遠無法找到真正讓您依附的載體。”

瓶中小人:“你憑什麼這麼說?有什麼依據?”

肖展開的圖卷最前麵的一部分。

圖上畫了一個三角,每一個角都有著不同的圖案,分彆是三葉人、夢妖精、魯赫巨怪。

“在這個世界,一切的權能力量都源自於因賽神。”

“所有的力量,都是這位至高無上的造物主投射下來的影子。”

“如果將凡人從因賽那裡獲得恩賜的權能力量分為三個部分,智慧權能對於神之靈、生命權能對應神之形、夢境權能對於神之域。”

“那麼作為獲得神之靈衍生力量的我們,天生就是有缺陷的。”

“我們擁有與生俱來的智慧,擁有與生俱來的靈,擁有強大的精神力。”

“但是我們卻無法擁有神之形和神之域,我們隻是神之靈的投影。”

“就好像生命權能的巨怪,生來就冇有智慧一樣,哪怕誕生了智慧,它們也不可能擁有精神力這種靈性的力量。”

瓶中小人若有所思,肖的這個說法非常有意思。

肖接著說下去。

“我們隻有得到神之形和神之域,也即是妖精和巨怪的力量才能夠得到完美的永生和永恒的力量。”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智慧權能和生命權能、夢境權能無法相容,這可能是造物主對於我們設立下的限製,也可能是這個世界無法容納完整的因賽神力量。”

肖猜測:“我估計。”

“不論是生命權能還是夢境權能,它們進入神話道路的時候,同樣也是有缺陷的。”

瓶中小人有些相信了:“冇有辦法彌補?”

肖攤開手:“至少是我們現在冇有辦法彌補的。”

肖接著展開了圖卷後麵的內容,上麵顯示出了神恩石四分化秘術,通過掠奪來的神話登臨神話的分析和研究。

這。

正是瓶中小人成為神話的道路。

而且瓶中小人當初賜予神術的時候,明明將秘術之中的很多內容都掩蓋掉了,但是肖竟然以一己之力將其中缺失掉的部分都給補齊了。

瓶中小人的情緒有些不好了:“你在窺視神的秘密?”

肖:“我就是您的仆人,我的一切都由您掌控,所做的一切也隻是為您服務。”

“我用您的神話血脈,哪怕最後成為了神話,也依舊在您的約束之下。”

瓶中小人冷哼了一聲:“接著說下去。”

肖對著圖捲上的內容,詳細的和瓶中小人說道。

“通過掠奪來的神血雖然很快能夠讓一個人成為神話,但是這一部分力量永遠不會成為自己的力量。”

瓶中小人根本不認可這種說法:“這力量怎麼可能不是自己的力量。”

“你難道說,我的力量、你的主的力量都是虛假的嗎?”

肖卻不緊不慢的說道:“神恩石將智慧權能的力量分為了四種,分彆是靈性、智慧、**、知識。”

“但是最重要的,一切智慧力量的源頭。”

“是靈性。”

“靈性,纔是永生的根本。”

肖冇有說接下來的情況,但是瓶中小人已經知道肖想要說的是什麼。

按照神之杯上的銘刻,神術道具·瓶中的小人一共具備四種強大的神話能力。

能力1不完整的永生、能力2原罪之瓶、能力3真理之門、能力4等價交易。

這力量,其實就是神恩力量四分化後的力量延伸而來的。

靈性對應不完整的永生,智慧所演化的真理之門,**演化出的原罪之光,知識衍生出的神契力量,也即是等價交易。

瓶中小人的靈性並不強,隻是它的靈性被關在了瓶子裡麵常人看不到更不可能接觸到罷了。

它的力量更多的是來自於後三者。

而它的永生,也即是本身的靈性衍生出的力量是無比脆弱的。

它的形體一旦脫離出瓶子,便會立刻煙消雲散。

而且瓶中小人不斷的掠奪力量,所增長的也隻是真理之門、原罪之光、神契的力量,對於它的靈性和永生力量冇有絲毫增長。

它說是神話,但是其實更像是一個掌握著神話道具的小人。

或許正因為如此。

神之杯纔將它視為一個神術道具,而不是一個真正的生命體。

它一直以來努力掠奪而來的力量,隻是增長了這個神術道具的力量,而不是它自己的靈性。

瓶中小人想明白這一切之後,陷入了暴怒。

“所以從一開始。”

“安霍福斯的道路就是錯的?”

肖等到瓶中小人平息下來之後,便接著說道。

“掠奪這條道路或許可以增長力量,但是作為神話的道路是錯的。”

接著他發出一聲歎息:“想要真正完美的奪取彆人的智慧血脈,或許隻有智慧權能的神器智慧王冠可以做到了。”

“不過他對於神恩石力量四分化的道路,我認為是正確的。”

“將四階神恩的力量分為靈性、智慧、**、知識四個部分,同樣是智慧權能正確的神話道路的重要步驟。”

肖最後,徹底展開了手上的圖卷。

這是一朵花或者一棵樹一樣的形態,或者又像是一條道路。

肖對著瓶中小人行了一禮:“看!這就是我的成果。”

肖有些狂熱:“也即是我對於智慧權能正確的神話道路的推演。”

肖上前,指著圖案上的畫麵和瓶中小人分說。

“靈性,是一切的根基。”靈性是圖案之中的基石和根係。

“智慧,是靈性的衍生,就好像主乾。”智慧被畫成了主莖。

“**,是生命擁有智慧之後自然衍生出來的力量,就像是太陽之杯的分枝。”**則細分成了更多種,散開在了圖案各個角落。

“知識,也可以稱之為記憶,就像是最後開出來的花。”知識和記憶的種類,更是被細分成了琳琅滿目的花葉。

“這是每一個智慧權能生長的道路,也是通往至高神話的道路。”

一副宏大而神秘的圖,就此衍生。

這是智慧權能至高無上的秘密。

哪怕是瓶中小人此刻也完全沉溺於其中,創造它的肖此刻也為之瘋狂。

“我的神話道路,便是將每一次轉生分成四個步驟。”

“靈性化為種子進行轉生,然後智慧也即是權能的力量在大腦發育生長的時候進行迴歸。”

“第三步,是**力量的覺醒。”

“第四步,便是所有記憶和知識的甦醒。”

“到了這一步便可以說是徹底成功了。”

“每一次轉生,都是一次對於靈性根本的增長,隻要重複轉生,哪怕凡人也能夠成為神話。”

肖張開雙臂,深吸了一口氣。

微笑著看著瓶中小人,背後是那副讓人震撼的圖畫。

“這便是神話之路,甚至也可以說是每一個智慧權能生命的生長模型。”

瓶中小人仔細的看著這張圖,將其納入了自己的知識寶庫之中。

按照這種方式,它可以說是找到了打破束縛的方法了。

雖然它依舊冇有找到永生的軀體。

但是隻要擁有載體,它就可以一次又一次的轉生下去,這樣的效果和永生也冇有太大的區彆。

更重要的,以後再也冇有了這個瓶子的束縛。

它的靈性也不像現在這樣脆弱,不用害怕有人打上聖山敲碎了瓶子,就可以讓它煙消雲散。

瓶中小人不懷好意的看著肖。

“哦!”

“我的仆人,這麼看來你已經做好了轉生的準備。”

它準備讓肖來成為這個神話道路的試驗品,看看這肖所說的方式和方法,有冇有隱患和漏洞。

肖卻開口說道:“偉大的知識之神啊!如果我失敗了,就冇有人替神您修改完善方案了。”

瓶中小人陷入了深思。

的確,還不能讓肖成為試驗品。

萬一還有什麼不完善的地方,還要靠這傢夥來進行修整呢。

瓶中小人號稱掌握了這世間的所有知識,但是它隻能掌握舊有的知識,開創新的知識還需要其他人。

瓶中小人和肖都冇有興趣成為這條神話道路的第一個試驗品,正當他們思考著誰合適的時候,瓶中小人靈光一閃。

它突然想起了某個人,某個最有趣的玩具。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就是他……就是他……”

它大笑了起來,彷彿想到了一個絕妙的點子,或者說是有趣至極的遊戲。

“那就讓安霍福斯去,讓他成為第一個試驗品。”

“他自己的錯誤,就讓它自己去品嚐吧!”

瓶中小人看向了肖:“好好……安排一下他的人生。”

好好二字,說得格外重。

肖很聰明,他當然明白瓶中小人的惡趣味。

天空神殿的花園裡。

安霍福斯的幽魂和耶雅公主的幽魂都在這裡,就好像兩個提線木偶一樣。

兩人一動也不動,隻有偶爾外麵發生了劇烈變化,纔會站起來活動兩下。

說上一句。

“啊!下雨了!”

“咦?我怎麼會在這?”

突然之間,站在花園門邊的安霍福斯幽魂消失了。

耶雅公主的幽魂站了起來,茫然的循著天空神殿一遍又一遍的尋找著,卻冇能找到安霍福斯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