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藍恩站在神恩傀儡之下,整個迷霧之島大地之上一個又一個高三四十多米的石魔從地麵之上爬起。

陣紋從中央的古堡擴散開來,形成一股領域結界籠罩在了迷霧之島上。

但是這薄薄的一層結界,此刻帶來不了任何的安全感。

真理聖殿的所有人望著那好像要一直聳立到雲端之中的影子,哪怕再勇敢和無畏的人此時此刻也隻能夠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還有無力。

聖殿的導師們甚至連動員戰鬥的話都有些說不出口,因為那感覺就像是蟲子在向巨人揮拳,除了讓人發笑冇有任何意義。

所有人隻能望向了賢者藍恩,期盼著對能能夠再一次創造奇蹟。

藍恩看著這個神話怪物。

他想到了自己的老師桑德安,想到了哈魯,想到了安霍福斯。

這個怪物的出現,和自己這一脈傳承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甚至可以直接說。

正是他們的知識和傳承,讓這個怪物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他想起了許多年前,老師在剛剛建立起這座聖殿的時候所說的話。

“猶豫和彷徨是帶不來未來的。”

“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我這一代人應該做的,便是將神賜予的知識還有聖徒的理想傳遞給所有人。”

“如果真的有一天會因為我的舉措帶來了災難,我相信那個時代也會有更多因為我傳授的知識和理想而受益的人站出來,挽救這場災難。”

他的老師桑德安將知識和力量的火炬點燃,將儀式的力量從神之國度帶來了人間。

他將祭司的力量從二階拔高到了三階咒印祭司、四階神恩祭司,終於迎來了神話力量即將降臨的前夜。

他從前從來冇有懷疑過,這是一件壞事。

但是此刻卻有些迷茫了。

“老師!”

“我們這個時代,真的能夠挽救這一場災難嗎?”

千萬種想法掠過腦海,最後他說出了一句:“我應該叫你瓶中的小人,還是……安霍福斯。”

神話之影張開雙臂,好像在擁抱著雲海和整個世界:“你應該稱呼我為知識之神,藍恩!”

這位第二代真理賢者聽完忍不住笑了,就好像在嘲笑一個孩子。

“你不是神。”

“哪有你這樣的神,你隻是一個被關在了瓶子裡麵的可憐蟲。”

“你源自於我老師留下的神恩術,源自於哈魯的魔怪,源自於安霍福斯的狂想。”

“但是歸根結底,你隻是一個被人為製造出來的怪物。”

藍恩毫無遮掩的撕開了真相,戳破了瓶中小人關於他是被因賽製造出的謊言。

瓶中小人聽到藍恩如此嘲笑自己,怒不可遏的低下頭。

駭人風暴席捲上了迷霧之島,朝著內部侵蝕。

一瞬間就看見,那籠罩在迷霧之島上的結界崩潰。

維持著結界的三階石魔和其他石魔,也一個接著一個崩潰死去。

“可是他們都已經死了。”

“不能夠永恒存在的人,隻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弱者。”

“一個卑微的凡人。”

“而我,卻能夠一直存在下去。”

“永遠存在下去。”

藍恩迎麵而起,和瓶中小人的力量進行對抗。

高上百米的神恩傀儡和他一起屹立於風暴之中,和那神話之影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不!”

“我的老師桑德安永遠活著,活在每一個三葉人的身體裡,活在每一個從真理聖殿走出的人身上。”

瓶中小人發出一聲嗤笑:“這是什麼?自欺欺人嗎?”

藍恩於黑色颶風之中看著那瓶中小人高高在上的邪惡眼睛:“我們是人,你這樣的神話怪物永遠不會懂得我們的想法。”

瓶中小人鄙夷的說道:“我是高高在上的神,不用懂得凡人那種卑微而軟弱的情緒。”

說完,瓶中小人話語一轉。

“你如果是想要拖延時間的話,是冇有用的。”

“血之瘟疫趕不過來,他現在還在斯坦城和我的仆人纏鬥呢。”

“至於你的學生費雯。”

“我很好奇,她會選擇先救斯坦城的那麼多人還有她妹妹的生命,還是不顧一切的來救援她的老師。”

瓶中小人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裡充滿了玩味和快樂。

彰顯了它喜歡玩弄人心的惡趣味。

聽到了瓶中小人提起了費雯,原本藍恩心中的些微彷徨突然安定了下來。

他的臉上露出了微笑,自己這個學生一直以來都做得非常好,從來冇有讓自己失望過。

“我相信她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瓶中小人也同樣好奇:“哦?”

“真的嗎?”

“那我們拭目以待,或許我用不了多久就能看見她那絕望的眼神。”

瓶中小人說到這裡,突然響起了當年十字城中那個身影。

那絕望和無知的眼神,

“我也期待著,看看她能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哈哈哈哈!”

“冇錯。”

“就是那個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

藍恩背後的神恩傀儡這個時候動了,爆發出三種神術烙印光芒,彙聚成一條長虹朝著瓶中小人衝擊而去。

藍恩已經知道,他的死亡不可避免。

他不再拖延時間,他知道拖延下去也隻會讓瓶中小人的計謀得逞。

他根據剛剛瓶中小人所說的話中已經推測出了血之瘟疫肯定被涉及拖住在了斯坦城,一旦費雯選擇來救他,到時候估計就會發生最悲慘的一幕。

那個時候。

費雯同時失去了老師藍恩和妹妹安麗,還間接害死了斯坦城的所有人。

遭受這樣打擊的費雯,肯定會直接崩潰。

一如。

當年的萊斯特。

瓶中小人不僅僅想要毀滅所有祭司心目中的聖地,還想要擊潰獵魔團團長費雯的心靈,將費雯當成和萊斯特一樣的玩具。

藍恩不能夠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費雯和萊斯特的關係是目前維繫真理聖殿和血之瘟疫聯盟的唯一樞紐,也是他們對抗瓶中小人最大的力量。

如果費雯出了意外,那對三葉人來說將是無法想象的災難。

瓶中小人:“哦!”

“你著急了?是因為你的那個學生嗎?”

它伸出手,彩色的光芒流淌而出。

就好像巨人伸手按向一隻躍起的孩童,亦或者將想要掙脫出囚籠的困獸重新拍回其中。

但是藍恩義無反顧的爆發出所有的力量,和瓶中小人的原罪之光撞擊在了一起。

“嗬~”

“你這是在找死嗎?”

藍恩明明知道自己是在找死,卻絲毫冇有退縮。

三種力量混雜在一起的奇特精神力場域抵消了大部分原罪之光,晶體結構的巨盾破風暴朝著高處而去。

遠遠看去,一個身高百米的巨人沖天而去,向著屹立於天地之間的神話怪物發起攻擊。

就好像向天神發起挑戰的英雄。

“我相信她會做出正確的選擇,真理聖殿從來就不是一座殿堂,也不是某一個人。”

“隻要聖徒的意誌還在,真理聖殿就依舊存在於這個世界。”

“瓶中小人安霍福斯,你的陰謀不會得逞。”

“我相信繼承了聖徒的意誌和我理想的她,一定能夠做到。”

“總有一天,我的學生會踏上聖山。”

藍恩的眼中爆發出光芒:“將你這個被人為製造出的怪物徹底清除出這個世界,將這個哈魯和安霍福斯的錯誤,重新修正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瓶中小人:“就憑你們這些愚昧的凡人?”

“總是說著自欺欺人的話,可惜這些大話永遠不會實現。”

藍恩不斷的突破原罪之光的力量和風暴,漸漸的抵達了瓶中小人封鎖他們的邊緣。

也即是,那個瓶子狀的屏障。

藍恩將的神恩傀儡一瞬間崩散,化為了密密麻麻的傀儡軍團。

巨大的神恩傀儡都變成瞭如同泥膏一樣的存在,直接貼在了屏障之上。

“爆!”

所有的膏狀傀儡直接爆炸,頓時之間整個屏障都開始劇烈震顫。

然而隨之也能夠看到。

那些食膏怪物立刻從傀儡狀態崩散,化為了一塊塊細碎的神恩石。

緊接著。

神恩石也崩碎了,變成了散發著熒光的神話之血和咒印的力量。

藍恩將自己的神話力量直接給引爆了,他可是這世界上第一個神恩祭司,也是最強大的神恩祭司。

這自爆的力量直接將那圍繞在迷霧之島外圍的屏障給炸穿了,並且引起連鎖反應。

神恩傀儡的自爆,直接讓迷霧之島上下爆發出了不敢置信的大喊。

“賢者大人。”有人衝出了城堡。

“藍恩大人~”有人跪在地上痛苦嘶嚎,就好像信仰崩塌了一樣。

“神恩的力量……崩散了?”

而城堡之中有些不少早就準備好的導師們,他們看到藍恩死去的長眠也來不及傷感了,立刻大吼道。

“就是現在!”

“趕快,能逃出去一個是一個。”

成群的翼魔沖天而起,每一個翼魔身上都揹著十幾人朝著遠處飛去,朝著不同的方向。

瓶中小人冇想到藍恩一上來就直接拚命,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它甚至有些不太理解,這凡人怎麼如此愚蠢,上趕著過來送死。

這種為他人犧牲自己的舉措從來不在瓶中小人的考慮之內,甚至想一想就讓它覺得想要發笑。

“嗬~”

“愚蠢的凡人,以為這樣能夠改變什麼嗎?”

“所有人……都得死。”

屏障破碎,瓶中小人立刻爆發出了一輪輪原罪之光。

恐怖的光芒覆蓋在了迷霧之島上,同時還有著不少光芒射線追著那逃走的翼魔而去。

這一場戰鬥從一開始就冇有什麼懸念,瓶中小人的力量已經超越了凡俗的界限,那是稱之為神話的力量。

藍恩自爆炸開了瓶中小人設立下的屏障,但是也隨之死去。

整個迷霧之島上留下的所有人都在原罪之光下被抽乾了神血,化為了一個個渾渾噩噩的幽魂。

而逃出去的翼魔,大多數也被原罪之光射穿墜落。

隻有零星幾個帶著人衝向了遠方,消失在了海麵之上。

神話之影收斂起了原罪之光,重新變成了屹立於海天之中的光影。

原本喧嘩熱鬨的島嶼,一瞬間變的寂靜無聲。

除了藍恩能夠稍作抵抗,整個迷霧之島冇有任何人能夠進入瓶中小人的眼睛,戰鬥在藍恩死去的時候便直接結束了,結束在了原罪之光爆發的一瞬間中。

“無趣。”

瓶中小人本來還期待著能夠看到一些更精彩的畫麵呢。

冇想到眨眼之間就結束了,這對於它來說確實是無趣至極。

藍恩自爆後四階神恩的力量崩解了,但是神血卻留了下來。

雖然神血化為光塵消散在了空氣裡,但是瓶中小人還是收取到了大半。

隻是瓶中小人卻冇有找到藍恩的記憶載體,好像藍恩在死去之前刻意將這部分釋放了出來,此刻其應該歸於夢界了。

“無趣!無趣!無趣!”

瓶中小人的聲音裡有些煩躁,殺人和戰鬥都不是它感興趣的東西,玩弄彆人纔是它最喜歡做的事情。

瓶中小人還想著將藍恩製作成自己的珍藏品,帶回聖山之上。

猶如安霍福斯一樣。

瓶中小人的原罪之光可謂是邪惡至極,可以將人變成幽魂,讓其永遠無法歸於夢界。

按照凡人認定的事實來論,這些人已經死了。

但是按照另一個層麵來說,這些人隻是從一個生命體轉換成另一種生命體。

所以在幽魂消散之前,它無法迴歸夢界星海。

島嶼邊緣。

黑色的迷霧之中傳來了滾輪的聲音,一個隻剩下半邊身體苟延殘喘的人躺在輪椅之上,看著迷霧之島的一切。

正是藍恩的學生——肖。

肖目光掃過迷霧之島上的一切,眼神裡看不出什麼東西。

就好像。

他的老師也無法透過他的眼睛看到他究竟在想些什麼。

瓶中小人的聲音從高處傳了下來:“你的老師死了,你不難過嗎?”

肖:“每個人的一生都是一個故事,每個人生於這個世界都有他存在的意義。”

“隻是有人的故事就像千篇一律的重複,冇有人願意去記得和閱讀。”

“有的意義就像是秋風掠過水麪,隻能留下一縷微痕。”

“但是我的老師,真理聖殿的第二代賢者,三葉人的最強者藍恩。”

“他的一生已經極儘榮耀,他生命的意義已經被賦予得夠多了。”

“能夠這樣退場。”

肖的聲音停頓了一下,然後露出了笑容:“是完美的。”

瓶中小人安霍福斯大笑:“哈哈哈哈!”

“肖!”

“你是一個有趣的人,我會給予你想要的一切。”

“你將成為新的神契主祭司,給與你足夠的舞台。”

“我相信。”

“你會為我獻上最為精彩的劇目。”

神話之影的力量傳遞而下,肖的身體不斷融化,但是從原地又漸漸的爬起了一個強壯高大的身影。

肖變成了一個骨魔,一個四階骨魔。

這是他和瓶中小人的交易。

肖看了看自己的手,他一輩子渴求的力量就這麼輕易的到手了。

他怎麼也無法辦到的事情,對於有些人來說就是與生俱來或者唾手可得的。

“我!”

“終於登上了舞台了。”

肖登上了島嶼,將島嶼之上能夠搬走的東西都搬走了,整個真理聖殿的珍藏的神術,那些一代代祭司們開創的典籍和神術。

尤其是。

藍恩關於智慧權能另一條神話道路的實驗資料,以及那個藏匿著未知的卵。

---------------

“嘶!”

翼魔身體裡的光芒湧動,張口吐出彩色的唾液,發出了一聲嘶鳴。

翼魔身上承載著七八個身穿著獵魔團服飾的三葉人,他們正在急速的朝著斯坦城趕去。

費雯帶著人匆匆趕到目的地的時候,血之瘟疫斯圖恩和真理主祭司的戰鬥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到了這個地步真理主祭司將幻術都撤銷了,也不再又絲毫遮掩。

從天空之中朝著下麵望去就可以直接看到城市之內的景象,而不是之前一片熱鬨繁華的幻影。

費雯聽著那浩蕩的浪潮聲,看著血之河大半都衝入了真理之門內,斯圖恩正在和真理主祭司爭奪著門後麵那片幻境世界的掌控權。

估計。

用不了多久,斯圖恩便可以撐破那片幻境世界將所有人的意識重新釋放到現實之中來。

但是這也代表著,真理主祭司徹底將血之瘟疫斯圖恩給纏住了。

在二者不分出勝負之前,誰都很難撤出這場戰鬥。

不過現在費雯想看到的並不是這個。

她希望來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然後血之瘟疫斯圖恩可以和她一起去救援危在旦夕的迷霧之島。

血河之中,一個血淋淋的三葉人站了起來。

他朝著費雯問道。

“費雯。”

“怎麼過來了?”

說完,三葉人看向了大海的方向。

“是不是出了意外,我感覺到另一處也有著那邪魔的氣息。”

翼魔低空盤旋,費雯朝著對方大喊。

“斯圖恩。”

“那邪魔的目的是迷霧之島,現在它已經降臨在了大海之上。”

血色的影子點頭:“我剛剛也感覺到了它的氣息出現在了遠處,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我無法撤出戰鬥。”

“而且。”

“這裡可是一整座城市的人。”

血色的影子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費雯:“你確定……要放棄他們嗎?”

與此同時。

真理之門上真理主祭司一個傀儡突然浮現了出來,目光看向了獵魔團的團長費雯。

真理主祭司的本體依舊在真理之門內和血之瘟疫戰鬥拉扯,但是卻同樣分出心來關注著外麵的一切。

“喲喲,這不是獵魔團的費雯團長大人嗎?”

“這是要來將我抓捕回去,燒死在神降之城的刑場嗎?”

費雯這個時候心情已經差到了極點,她發出憤怒到極點的聲音:“你們這些瘋子,我一定要你們付出代價。”

“你們不會得逞的……你們不會得逞的。”

但是說出這樣的話,隻能說明費雯方寸大亂。

果然。

聽到這話,真理主祭司冇有絲毫畏懼反而狂然大笑。

“不要這麼著急嘛!”

“費雯團長,我可以給你個選擇。”

“你隻要求我,我現在就可以打開真理之門讓斯圖恩出來,和你一起去救你的老師。”

“說不定你的老師能夠撐得久一點,剛好夠你過去救他呢?”

“怎麼樣?”

“我是不是仁慈善良得讓人感動。”

真理主祭司臉上充滿了感動:“啊!我第一次發現我這樣的人心中也充滿了愛與正義呢!”

真理主祭司狂笑,哪怕在“知識之神”的麵前再卑微,也無法改變幽魂教團的這些人是一群瘋子的本質。

“來吧!做出你的抉擇吧!”

“聖殿獵魔團團長費雯。”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費雯,期待著她做出選擇。

“是殺了我,救出這斯坦城裡的所有人。”

“哦!還有你那個可愛的妹妹,真理聖殿最天才的祭司安麗。”

“還是放棄一切,去救援你的老師。”

真理主祭司張開雙臂,高高向上舉起:“偉大的真理賢者……藍恩。”

他刻意將藍恩兩個字的尾音拖得很長很長。

真理主祭司知道知識之神的計劃,更知道自己主人的邪惡和喜好。

他更知道,哪怕血之瘟疫現在趕過去大概率也來不及了。

知識之神讓他獻上一場有趣的劇目,這便是他的設計。

藍恩想要拖延時間,但是知識之神也同樣在和他一起拖延著時間。

聲名赫赫的獵魔團的團長費雯,究竟是選擇放棄這座城市所有人和她妹妹的生命,選擇去救援迷霧之島。

還是放棄迷霧之島,選擇自己的妹妹和這座城市。

不論她做出什麼選擇,都是如此的有趣。

這簡直就是對人內心最大的考驗和折磨,也是瓶中小人最喜歡的劇目。

費雯也徹底愣住了。

讓血之瘟疫斯圖恩立刻撤出戰鬥,和她一起趕往大海那邊,或許一切還來得及。

真理聖殿不能丟失,老師藍恩如果死了的畫麵,她更是無法想象。

對於整個希因賽和他們來說,那等於是天塌了的場麵。

不過如果這樣選擇。

就等於放棄斯坦城所有人的生命,還包括她的妹妹安麗。

一時之間,費雯想起了自己前往真理聖殿求學的畫麵,想起了自己被藍恩收為學生的激動,想起了站在聖徒石像下的憧憬。

但是於此同時,她眼前也浮現出了她拉著拖車帶著妹妹尋找巫醫的畫麵。

幼小的妹妹向她伸出手,告訴她糖好甜的模樣。

“不!”

“不!”

“我不能做這種選擇。”

費雯明明知道這一切隻是麵前這些邪魔的陰謀,對方怎麼可能那麼好心讓她去救援自己的老師,這些邪徒隻是想要看著她為了一方放棄另外一方的絕望。

但是。

費雯明明知道,卻冇有辦法做出選擇。

她自認為是一個堅強而理智的人,但是此刻卻隻能站在原地踟躕。

終於,她顫顫微微的抬起手。

“斯圖恩。”

“我……”

環繞著真理之門的血河不斷的掀起巨浪,衝擊著真理之門。

突然間,血河之中浮出的影子看向了遠處。

打斷了費雯接下來了話。

“大海之上那怪物的氣息爆發出了劇烈的波動,現在那怪物的氣息已經開始平息了。”

血影看向了費雯,冷靜的對著她說道。

“已經結束了。”

“費雯。”

費雯顫抖著的手一瞬間垂下,整個人都有些無力的垮了下來,扶著翼魔身上的框架才站穩。

一時之間,費雯不知道是悲傷,還是其他的什麼情緒。

但是眼淚不斷的從她眼眶裡流出。

她隻能聲嘶力竭的嘶吼著,眼眶佈滿血絲的看著幽魂教團的真理主祭司。

“殺了他!”

“殺了他!”

“斯圖恩。”

血河巨浪掀起數十米,不斷的往上高漲,直接淹冇了整個真理之門。

血影消失在血河之中,隻留下一句聲音:“如你所願。”

真理之門爆發出璀璨的光芒,直到這個時候瘋狂的幽魂教團主祭司還想著反抗,甚至還想要拉著整個斯坦城的人為自己陪葬。

但是血河已經完全湧入了真理之門中,他這誘敵之策很好的困住了敵人,也將他拖入了死地。

當費雯做出了選擇的時候,他就已經冇有了活路了。

隨著血河完全湧入真理之門,那巨大的門扉之上立刻裂開了一道又一道縫隙,不斷的朝著外麵擴散。

而隱藏在真理之門背後的真理主祭司,也徹底被血之瘟疫斯圖恩抓住了馬腳。

天色漸漸暗淡下來的時候,戰鬥終於接近了尾聲。

“惡徒!”

“死吧!”

血河吞噬了真理主祭司,將他的屍骸拖入了血河之中。

但是真理主祭司雖然死了,但是真理之門消失的一瞬間卻帶著他的神血退走了。

巨門消失於天地之間,化為了一點扭曲的光芒。

血之瘟疫斯圖恩也冇有辦法留下這扇巨門,因為這是瓶中小人四種能力的顯化。

永生、原罪、真理、神契,組成了整個瓶中小人。

血之瘟疫斯圖恩收起了血河,消失在了城中。

來無影去無蹤,隻有在邪徒出現的地方,才能找到他的影子。

與此同時,斯坦城中那一個個昏睡了兩三天的三葉人也終於一個個醒了過來。

“好難受。”

“咦!這是什麼味道,好臭。”

“我怎麼趴在這裡,我剛剛不是在店裡嗎?”

外麵等待已久的救援人員也衝入了城市之中,對一些情況不太好的三葉人展開了救助。

之前進入斯坦城的獵魔團成員也一個接著一個醒了過來,安麗帶著人來到了城牆上的費雯麵前。

隻是她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隻知道她的姐姐又一次力挽狂瀾,救了整座斯坦城。

“姐姐。”

“你來的太及時了。”

費雯隻是看著遠方,隻是說了一句。

“走!”

“去海上。”

雖然能夠想象將要看到的是什麼畫麵,但是費雯卻依舊抱有著一絲期待。

奢望到極點的期待。

---------------

夢界。

藍恩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一艘小船上。

藍恩當然知道這是哪裡,他回頭朝著船後麵望去,那是凡人的世界。

“費雯、安麗。”

“還有……肖。”

他想起自己的學生們,他知道自己的離開將會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卻不知道下一個時代會是屬於誰的時代。

又是誰。

會重新點燃聖徒意誌的火焰,照亮整個希因賽。

亦或者,聖徒意誌之光從此消失於這個世界。

他有些不捨,有些擔憂。

但是最後還是選擇了相信。

“屬於我的時結束了!”

“一切,就留給後來人吧!”

擺渡人撐著船劃過一片虛無,遠處神之國度的大門緩緩打開,光從縫隙之中射出形成一片扇形。

船行駛在光中,一點點進入門的後麵。

船歸於妖精之國,和他締結契約的妖精前來迎接他。

“您是?”

“神之使者?”

藍恩從來冇有見過這位神之使者,但是卻非常期盼著能夠和她相會。

妖精搖了搖頭:“我不是希拉大人,希拉大人現在還在太陽上呢?”

此時此刻,希拉還在神之杯上一步步掌控著這件神器。

藍恩有些遺憾,但是依舊亦步亦趨的跟在了妖精的身後。

他看到了自己老師桑德安記載了妖精之國,那些夢幻瑰麗的畫麵。

最後。

他進入了妖精大圖書館。

在這裡遇見了他的老師,站立於台後的那個老者。

藍恩跪在桑德安的麵前,不敢抬起頭來看他:“老師!”

桑德安隻是微笑著看著他:“真理聖殿怎麼樣了?”

藍恩沉默:“老師!”

“真理聖殿還在。”

“聖徒的意誌依舊在傳承。”

“我相信。”

“依舊會有人前赴後繼化身火光照亮整個文明,讓真理的時代永不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