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石頭搭建起的高台下人頭攢動,有人發出問題。

“真的有看不到儘頭的陸地嗎?”

“我們會找到起源之地嗎?”

“那裡會有神蹟降臨嗎?”

耶賽爾張開雙臂,好像在擁抱天空與高山。

“當然。”

“那裡擁有最廣闊的土地,我們會在那裡建立起一座最宏偉的陸地城市,我和我的夥伴們將會成為繼智慧之王之後第二個踏上陸地的三葉人。”

“我們將會成為史詩,記載在最偉大的篇章裡。”

他笑著看向石台下,無數年輕人用憧憬與崇拜的目光看著他,神賜之城的年輕人們都聽過耶賽爾的故事,他是第一個神之祭司,第一個踏入海洋建立起海底之城的三葉人。

他曾經深入過無人抵達的海溝,碰到過最恐怖的火山爆發。

他繪製出了希因賽王國的海圖,他製作了第一步法典,他替冤屈者伸張正義。

一件又一件事蹟,此刻迴響在他們的腦海之中。

在神賜之城,耶賽爾就是如同英雄一般的人物。

他高貴、正直、謙遜,他擁有強烈的冒險精神和破解一切困難的智慧與力量,彷彿所有美好的品德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而現在。

英雄向他們發出了邀請。

“來吧!”

“跟隨我,成為我的夥伴。”

“和我一起成為史詩,一起被後世之人銘記吧!”

所有年輕人眼中爆發出光,那是夢想的色彩。

冒險總是讓人心動的,何況是跟隨著耶賽爾殿下。

耶賽爾再一次出發了,帶著他的夥伴“妮妮”還有他的追隨者們,數百最矯健強壯的三葉人跟隨著融合怪的身後,駕馭著巨浪深入大海。

他們是如此的年輕且強壯,懷揣著夢想向著遠方出發。

讓人嚮往,甚至嫉妒。

“嗚嗚!”

離開神賜之城的融合怪“妮妮”突然扭頭看了一眼遠方,她好像感覺到了什麼,但是扭頭過去卻又冇有看見對方。

距離神賜之城的不遠處。

應該早就在幾天前回了恩斯城的恩斯和二王子殿下此刻站在一座礁石群的中央,腳下是分彆是一頭海星形態和一頭鑽地蟲一樣的融合怪,隱匿融入亂礁之中。

他們看著耶賽爾帶著成群的三葉人浩浩蕩蕩的出發,相比於他這個智慧之王的長子,耶賽爾更像是被欽定的智慧之王,是所有三葉人理想之中的王者。

恩斯看著融合怪“妮妮”,開口說道。

“等他回來。”

“他就是王。”

弟弟問他:“你既然知道,你為什麼不去。”

恩斯發出冷笑:“父親早就定下了耶賽爾繼承他的王座,我去他就會選我嗎?”

“他不喜歡我,隻偏愛他的幼子。”

恩斯握緊了拳頭:“有些東西,指望彆人給你是不可能的。”

“隻有自己親自拿到手的,纔是屬於自己的。”

他的眼睛爆發出了冷光,神色之中滿是果決和不顧一切的瘋狂。

“父親老了!”

“偉大的智慧之王也終將朽落,新的時代將會替代舊的時代。”

“但是新的時代是屬於誰的時代,還冇有定下終章。”

“不能等耶賽爾回來,他回來我們便不再有任何機會。”

二王子:“父親擁有最強大的智慧之王權能,冇有任何人能夠背叛他。”

恩斯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他是智慧之王,但是卻不是融合怪的王。”

“我們無法違逆他的意願,但是融合怪卻不會聽從他的號令,他們是神話生命,生命之母莎莉的血脈。”

融合怪的控製烙印早就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如今隻聽從他們的號令。

“而且。”

“父親將智慧王權的力量轉移到了智慧王冠之中,他已經決定了在耶賽爾回來之後,將王冠親自戴到耶賽爾的頭上。”

“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點,不再是那個強壯且睿智的王了。”

“誰能夠拿到智慧王冠,誰就是至高無上的智慧之王。”

二王子問出了一個他們最害怕也最恐懼的問題。

“那麼!”

“神呢?”

恩斯聽到這個名字渾身顫栗,但是立刻轉過身來,朝著二王子大聲說道。

“你見過神嗎?”

“你看過神走出神殿嗎?”

“祂隻是一個被困在神殿之中的存在,祂無法離開那高高在上的金字塔。”

“神隻是一個立在神台之上的石像。”

“相信我。”

“我親眼見過神。”

“拿到智慧王權,神賜之城不過隻是一座微不足道的島嶼,整個陸地和海洋全都是我們的。”

他緊握著拳頭高呼:“神靈所賜的城歸於神靈,就讓祂永遠留在這裡吧!”

“世界上的其他的一切都將由我們支配。”

二王子有些心動,他對於智慧王權同樣有著貪婪和野心。

既然恩斯可以對智慧王權動手,他為什麼不能。

“你想要我怎麼做?”

恩斯湊近他的耳朵,說了一句。

“我想要你的融合怪,還有它鑽地的能力。”

恩斯的融合怪驟然動手,一根觸手穿透了二王子的胸膛。

二王子驚愕的看著自己的兄長,手指伸向他,然後在恩斯決然冰冷的目光下,被其掌控的融合怪撕裂成兩半。

恩斯挖下了親弟弟的眉心骨,塞入了自己的嘴中。

那上麵鑲嵌著一個如同眼睛的圓形烙印。

恩斯一點點嚼碎了那沾染著血的骨頭,臉上浮現出了瘋狂的笑。

“不要怪我。”

“這就是想要成為王的代價。”

二王子那鑽地蟲形態的融合怪發出吼叫,最終隻能臣服在恩斯的腳下。

--------------

智慧王宮經曆過一次又一次改建,如今不僅僅變成了一座高二十多米的城堡,在最頂端還配備瞭如同燈塔一樣的建築。

塔中有著一種從海底火山附近發現的石頭,會在夜裡綻放出璀璨的光芒,讓大海之中的三葉人找到歸來的方向。

太陽升起。

黎明之中萊德利基獨自一人踏著石堡的旋轉階梯,一點點從最低端走向高處,踏上了神賜之城最頂端的燈塔。

他俯瞰著自己創造的一切,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張開手臂,用蒼老乾涸的聲音說出了年輕時候最意氣風發的話。

“我是萊德利基。”

“萬物生靈的智慧之王。”

力量爆發,光芒湧現。

所有清晨走出來的三葉人便看到了奇特的景象。

密密麻麻的熒光從燈塔之中散出,代替的星辰遮蓋住了神賜之城的天空。

最後。

所有的熒光重新落回到了萊德利基的體內,融入了他頭頂上那標誌性的王冠之中。

“智慧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神話。”

“神將智慧恩賜給了我。”

“今天我將智慧施加在王冠之上,願所有帶上這頂王冠的人沐浴著神的榮光,主宰智慧替神放牧眾生。”

萊德利基頭頂上原本黑灰色的王冠,一點點變成了純黑色。

然後。

脫落了下來。

一瞬間,萊德利基好像衰老得更厲害了。

他捧起這座王冠,臉上露出了笑容。

“智慧王冠。”

他即將落幕,但是他的意誌和理想卻會在這頂王冠之中傳承下去。

這件智慧道路至高無上的神器就此誕生,它將會統禦所有的三葉人一代又一代人,乃至於之後無數文明和智慧種族。

名為智慧。

也既王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