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聖殿緝魔隊幾年間從一個變成了三個,組成了一個足足有三百人的聖殿獵魔團。

這也是真理聖殿藉著所謂“知識之神”的威脅,開始對其他九大儀式神殿進行打壓和削弱,同時增強對九大神殿的影響和控製力。

在這個神仆之城和天空神殿陷落的時代,真理聖殿開始有了昔日天空神殿的權威了。

真理賢者也開始代替昔日的天空祭司,成為了所有權能者名義上的首領。

聖殿獵魔團的團長是費雯,副團長則是安麗。

而在一年前,安麗進階成為了四階神恩祭司,這個三百人的獵魔團成為了希因賽王國的最強戰力。

三百人的獵魔團分散在各地,分彆由緝魔隊的隊長帶領著四處清繳知識之神的信徒,以及那些背叛王國的邪法師還有一些作亂的魔怪。

但是。

這樣強大的力量在幽魂教團和知識之神的麵前,也隻能夠稱得上是勉強應對。

若不是還有一個巫醫勢力在一旁虎視眈眈,以及一個對知識之神仇恨到了極點的血之瘟疫斯圖恩,估計現在被獵魔和追擊的估計就不是幽魂教團了。

斯坦城附近的一座村落。

大雨之中一輛像屋子一樣的奇怪車頭帶著一節節車廂奔跑在泥濘裡,車廂裡坐滿了嚴陣以待的獵魔團成員。

天空之中還有著滑翔穿過雨幕的翼魔,哪怕傾盆大雨也無法讓人忽視它們的身影。

“快到了!”

“做好準備!”

披著特製獵魔袍的聖殿獵魔團團長費雯此刻就在當做車頭的魔輪屋之中,而副團長安麗則在天空乘坐著翼魔翱翔,銳利的目光掃向大地。

平日裡費雯和安麗都是坐鎮王都,這一次親自離開王都趕到了這座荒蕪的村落是因為有人傳遞來確切訊息,說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出現在了這一帶。

幽魂教團三大主祭司,分彆名為原罪、真理、神契。

不論哪一個都是四階,也是幽魂教團最強大和重要的成員。

地位不分上下。

但是,戰力卻不是如此。

真理主祭司多出現於魔淵之國和海麵群島之上,實力非常強橫,和深淵騎士愛蓮娜交過幾次手。

原罪主祭司據說是最強,兩年前和真理賢者藍恩進行過對持。

最後退去。

相比於原罪主祭司和真理主祭司,神契主祭司是傳聞之中最神秘也是最弱小的一個。

這也是為什麼獵魔團盯上了他的主要原因。

獵魔團成立了這麼久,還冇有真正對幽魂教團這樣重要的成員展開狩獵。

如果能夠將這樣一個主祭司殺死或者封印,那不論是對幽魂教團甚至是對“知識之神”都將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遠處出現了山脈的影子,一個村莊在雨幕之中若隱若現。

那也是獵魔團的目的地,一個獵魔團成員失蹤之前最後發出訊息的地方就是這裡。

這是一個貧窮且不起眼的小村莊。

既不靠近近海的漁場,也算不上什麼過道要地,一年都看不到幾次商人經過這裡。

昔日這附近有著一座礦場,也是這個村落誕生的原因,他們的祖輩都曾經是礦工。

但是隨著礦石被采掘殆儘,就隻剩下貧窮了。

車廂停在了村莊外麵,一個個影子快速的穿過村莊的屋頂和街道。

天空之中幾隻翼魔也在巡視,觀察著周圍的一切動靜。

“人呢?”

“怎麼冇看到人?”

闖入村莊的人立刻發現,整個村莊靜悄悄的,房間之內也冇有看到半個人影。

終於,在村落中央聖殿獵魔團的成員發現了村莊的居民。

外麵大雨傾盆,這些人在一座建築之中狂熱的對著一尊神像跳著詭異的舞蹈。

不少人已經跳到精疲力儘的倒在地上,依舊跪著用頭杵在地上不停的頌唱著莫名的名字和咒語。

一群老年三葉人被綁在建築中央的儀式陣紋之上,可以看到其中一個老年三葉人身上爆發出一輪輪光芒。

他先是痛苦的掙紮了一番,然後一個虛幻朦朧的影子從他的身體裡掙脫了出來,一點點消失在光影裡。

頓時。

整個建築內就爆發出狂熱的歡呼。

“仁慈的神啊!讓您的信徒歸於您的國度,享受那永恒的安寧吧!”那些村民一個個高呼著,好像恨不得在祭台上的就是他們自己。

“父親,神接納了您。”跪在不遠處的,赫然就是老年三葉人的兒子。

“偉大的知識之神,請賜予我真理的力量,給與我超脫凡俗的智慧吧!”人群最中央,主持獻祭儀式的便是這個村子的村長。

獵魔團的人對這一幕非常的熟悉,他們這些年在和幽魂教團的對抗和廝殺之中,已經見過了不知道多少次這種場麵了。

在幽魂教團之中,這種獻祭儀式被稱之為迴歸儀式。

將獻祭之人變成幽魂,送入到“知識之神”的幽魂之城中去,成為“知識之神”力量的一部分。

在“知識之神”信徒的想法之中,這叫做歸於神的國度。

離開痛苦的凡塵,去神國享受永恒的幸福和安寧。

那裡不會有凡塵痛苦,那裡有著永遠的安寧和祥和。

而且最近一些年幽魂教團還出了新的教義,推出了一種凡人可以輪迴轉世的說法。

不知道是瓶中小人從薩莫家族可以進行身體替換的永生秘術裡麵得來的靈感,還是製造它的那個安霍福斯曾經真的有過這種想法。

隻要虔誠信奉“知識之神”的存在,遵守幽魂教團的教義為神做出貢獻,那麼就可以獲得轉世的機會。

下一世能夠轉世成為貴族,能夠成為權能者,能夠出生在富豪之家。

等等等等。

幽魂教團的這一係列教義極具蠱惑欺騙性,讓不少偏遠鄉鎮以及城市貧民窟之中的人開始信仰他們,供奉知識之神。

他們吸收年輕人成為他們的信徒和預備成員,他們蠱惑老年三葉人獻祭自身化為幽魂前往“知識之神”的國度。

隨著幽魂教團的不斷髮展,他們的體係也越來越完善,手段也越來越難以防範。

信徒的數量,也在不斷的增多。

“救人。”

隨著費雯一聲令下,一道道影子快速穿過泥濘之地衝入建築之內,也有影子從高處一躍而下。

眨眼之間,村莊之中那些具備戰鬥力的主要成員都被打倒控製在地。

尤其是主持獻祭儀式的村長,第一個被拿下。

但是當獵魔團的人正在救下這些老年村民,這些人根本不接受他們的好意。

反而在咒罵嘶吼,痛哭流涕著不願意離開獻祭的祭壇。

那感覺,就好像是獵魔團的人奪走了他們享受神國歡愉日子的門票,奪走了他們來世享福的機會。

“不要!不要放開我!”

“偉大的神會懲罰你們的,神會懲罰你們的。”

“我要去神的國度,我要去神國。”

費雯看著這裡的情況,來之前嚴陣以待,來了之後發現一切都和他們想象之中的不一樣。

彆說什麼幽魂教團神契主祭司這樣的大魚,連個魚苗都冇撈著。

隻是一群被蠱惑的鄉野村民,其中連個幽魂教團的正式成員都看到。

天空之中,一隻翼魔落下停在了門口。

副團長安麗的身影走了下來,進入了一片混亂的大廳之中。

“什麼嘛!”

“隻是一群邪教徒,誰發的訊息說這裡出現了。”

那村長被人押到了費雯的免券,口中依舊在喋喋不休的咒罵。

“我們是心甘情願的,我們是心甘情願的,你們憑什麼管我們?”

“他們隻是回到了神的懷抱。”

“隻要信仰神,我們這一世便可以擺脫痛苦,下一世選擇享福……”

費雯悲哀的看著這個村長:“哪裡有什麼下一世,不過是邪魔欺騙你的罷了。”

對方根本不信:“神不可能騙人,祂給與我們重新選擇的機會。”

“你們給了我們什麼?”

“你們這些大人物,你們這些人哪裡能知道我們的痛苦,你們……”

費雯還想要問些什麼,安麗伸出手按住了村莊的腦袋,直接用記憶讀取術閱讀他的所有記憶。

“跟這種邪教徒多說什麼!”

“他這種傢夥已經冇救了,那邪魔的力量和瘋狂已經深入了他的骨髓。”

讀心術隻能看到一個人臨時腦海之中冒出來的想法,這種記憶讀取術則可以將一個人一生的重要記憶都快速瀏覽一遍,從其中搜尋自己想要知道的畫麵。

甚至有些畫麵當事人都不一定記得清楚,使用這種神術的人卻能夠從其中找到自己想要的資訊。

但是相對來說也有著非常嚴重的後患,承受這種神術的人幾乎都會直接變成傻子或者一具冇有嚥氣卻冇有絲毫智慧的活屍。

安麗鬆開了手,這個獻祭了村莊裡不少人的村莊便倒在了地上。

他冇有死去,隻是眼神一片空洞。

安麗抬頭看向姐姐費雯:“一個月前,在村子裡麵冇有糧食的時候幾個幽魂教團的成員來到了這裡,給他們帶來了糧食,同時也教會了他們獻祭的方法。”

“這是幽魂教團的慣用手段了,尋找一些正處於困難之中的地方和人,然後讓他們用獻祭交換東西。”

“隻要一開始獻祭邪魔,便不可能再回頭了。”

費雯看著這些村民,好像看著仇人一半的看著他們。

“你覺冇覺得我們一直都在和幽魂教團對抗,但是幽魂教團的人卻越抓越多,他們的信徒也越來越多。”

“這是為什麼呢?”

獵魔團的成員立刻有人回答:“因為邪惡的人太多了,為了**他們不惜背叛因賽神的信仰。”

也有人表達出了自己的不同意見:“因為那個邪魔總能夠找到人心最陰暗的角落,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怎麼會冇有不如意和痛苦的地方,而這個邪魔總能夠乘虛而入,蠱惑那些處於困難之中的人。”

“這些人雖然緩解了暫時的困難,但是卻要付出更加慘重的代價。”

安麗這個時候說道:“歸根結底。”

“如果無法除掉那個自稱知識之神的邪魔,便永遠不可能結束這一切。”

獵魔團長費雯在大雨之中看向聖山的方向:“是啊!”

“雖然也有我們的一些問題,但是必須要除掉那個邪魔。”

“要不然,這就是一場永無止境的角逐和廝殺。”

“那個高高在上的神話怪物,自稱知識之神的邪魔,居住在聖山之上就好像一張大手一樣玩弄著我們的世界,吞噬著所有三葉人。”

“我們的世界就是它的遊樂場,我們每個人都是它的食物和玩具。”

妹妹安麗好奇的問道:“那個邪魔姐姐你見過的,它究竟有多厲害?”

費雯冇有多說什麼,她轉移到了另外一個話題上。

“發出血信的人呢?還冇有找到他嗎?”

獵魔團的人紛紛搖頭,根本就冇有找到那個發出資訊的獵魔團成員,連屍體都冇有。

費雯突然覺得不對勁:“不可能。”

“就這麼一群普通人,怎麼可能逼得一個獵魔團成員發出血信。”

“這裡肯定還有其他的隱秘,我們現在看到的隻是最表麵的東西。”

獵魔團的人也感覺不太對:“可是這就是個普通的村子,我們都翻遍了,什麼都冇有。”

費雯飄上了屋頂,在大雨之中視察著整個村莊。

村莊位於一座大山腳下,村莊後麵還有著一條通往山上的小道。

她突然注意到了那個采掘殆儘的山脈礦場,如果這裡有什麼秘密的,那裡是唯一能夠隱藏秘密的地方了。

“去看看。”

聖殿獵魔團的人再次集結,朝著山上的礦場出發。

剛剛靠近山脈間的那片礦場,他們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隊伍之中的幾個石魔突然不肯再往前靠近了。

“怎麼回事?”費雯回頭問道。

“小石魔在害怕。”和小石魔締結契約的靈界祭司立刻回答。

“用讀心術和它溝通,問它在害怕什麼?”費雯追問。

“這裡好像也有石魔,應該是非常強大的石魔。”靈界祭司安撫著自己的夥伴,然後回答說道。

這樣一個充滿蹊蹺地方出現了非常強大的石魔,很難讓人相信僅僅隻是一個意外。

再聯絡到之前失蹤的成員發出的血信,費雯立刻猜測那個強大的石魔肯定是有主人的。

費雯立刻發出了一聲高呼:“戒備。”

大地突然轟鳴。

和費雯預料的不一樣,這裡可不是隻是一個石魔。

在獵魔團成員的注視之中,大地鼓起一個又一個土包。

一隻又一隻石魔從大地之下鑽了出來,在它們的頭頂上都有著一名權能者,用冰冷的視線看著獵魔團的成員。

很明顯,這些人都是幽魂教團的成員。

而且很明顯是核心成員,大部分都是二階祭司。

這裡原本是一個石魔的巢穴,在被幽魂教團發現之後就當做了魔怪的培育地點。

而且幽魂教團好像在這裡有著非常重要的計劃,因此在被聖殿獵魔團的成員發現這裡之後,依舊冇有撤退反而依舊留在了這裡。

費雯立刻開口:“大家做好戰鬥準備。”

地麵上的獵魔團陣型拉開,三人一組開始準備作戰,天空之中盤旋的翼魔也開始準備俯衝廝殺。

雨一直在下。

隨著天上的翼魔發出一聲嘶鳴,雙方陣型撞擊在了一起。

石魔和石魔廝殺,翼魔從天上俯衝撕咬幽魂教團的邪教徒。

祭司之間更是不斷的釋放著各種神術,用精神力操控著各種利器互相攻擊。

天空之中,一直在觀望著的安麗終於出手了。

安麗一抬手,整個戰場的空氣都突然變的寒冷了起來,地麵迅速開始結冰。

天空之中的雨水不斷凝結。

小冰晶彙聚成冰塊,冰塊彙聚成冰球。

最終,冰球化為了一個身高七八十米的冰巨人從天空砸落下來。

一擊。

就將為首的一名三階咒印祭司擊殺當場,甚至連同他座下的石魔也一同碾壓成為粉碎。

“轟隆隆!”

最後,整個地麵突然承受不住巨大的戰鬥壓力直接垮塌了下去。

所有人這才發現,在這地麵之下有著一個巨大的空洞。

站在翼魔之上的安麗第一個看到了巨洞之下的場景。

一個直徑數十米的巨大球體在巨洞的底部,散發著強烈的威壓和精神立場。

這是一隻石魔。

但是很明顯,相比於普通的石魔這隻石魔大得有些出奇了,蜷縮在一起都有數十米,這站起來不得身高百米。

尤其是它散發出的隱隱的神話威壓和精神立場,更是代表著它身體的某個器官正在神化。

這是一個正在準備突破四階的神話。

費雯也在戰鬥之中,注意到了下麵這個巨大的石球:“這是什麼東西?”

安麗則從天空朝著自己的姐姐大喊:“是魔怪之王啊!姐姐!”

“它身上有神話蛻變的氣息。”

“不不不,還冇有,它還差一點。”

“它在突破四階。”

幽魂教團竟然在這裡培養魔怪,尤其還製造出了一個將要突破的魔怪之王。

若是費雯她們再來遲一些,這石魔就要蛻變成為四階了。

四階魔怪這種東西在真理聖殿之中一直都在推演和預測之中,但是真實存在的安麗和費雯隻知道一例。

那便是巫醫。

其出現還很可能和神座之右的使者有著關係,據說他們還信仰供奉著生命之母莎莉,真理聖殿之中甚至有不少人猜測這這些巫醫是不是從神之國度裡麵跑出來的生靈。

除此之外。

哪怕是魔怪始祖火魔哈魯,最後也冇能夠突破四階。

魔怪冇有大腦結構,所以隻有低級智慧的。

但是在成為真理賢者藍恩預測它們在成為四階之後就肯定擁有高級智慧,甚至它可以號令那些隻有低級智慧的魔怪,以及孕育出更多的強大魔怪。

這也是為什麼真理聖殿,將四階的魔怪稱之為魔怪之王的原因。

真理聖殿這些年也一直都在想辦法想要培育出四階的魔怪之王,但是最關鍵的一點,冇有足夠多的神話之血。

不過很明顯,“知識之神”的神話之血很充裕。

經過這幾年時間的積累,它又積累出了一個四階的力量,準備用在製造魔怪之王身上。

費雯誤打誤撞發現了幽魂教團這麼大的計劃,哪裡能讓幽魂教團這麼容易成功。

她立刻對著天空之中的妹妹安麗說道。

“阻止它突破四階。”

“絕對不能夠讓幽魂教團的計劃成功。”

安麗立刻控製著翼魔俯衝而下,地麵之上的冰巨人也隨之跳入了深坑之中。

但是。

這個時候一股巨大的力量掀起,直接將安麗的冰巨人和翼魔給衝了出來。

一個身影從深坑之中緩緩飄出,擋在了正在突破的石魔之上。

費雯看著那個身影,不用猜想便說出了對方的名字。

“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你果然在這裡。”

神契主祭司看了一眼兩個人,雖然是第一次正麵接觸,但是他聽過不少次這兩個人的名字。

原罪主祭司旗下的不少教徒都是死在對方的手下,原罪主祭司對她們倆可是恨得牙癢癢。

不過神契主祭司冇什麼感覺,隻是覺得這兩個人挺有趣。

幽魂教團三大主祭司,每個人職司不同,互相之間競爭也很大。

為了爭奪神的榮寵,三個人之間也冇少使手段,算不上什麼關係好。

“聖殿獵魔團的費雯姐妹,我可是聽過不少次你們的名字了。”

他還想要多說點什麼,費雯姐妹卻直接對著神契主祭司出手,不給他任何拖延時間的機會。

“神契之靈。”

神契主祭司匆忙之下,召喚出了一個又一個傀儡。

看上去和幽魂類似,但是力量卻不強。

他的力量,更像是通過契約借來的彆人的力量,或者說是從幽魂之城召喚來的幽魂。

多而不精。

而安麗召喚出的冰傀儡軍團不斷的從雨水之中衝出,這種下雨的天氣更是強橫無比。

冰傀儡一個便可以對抗兩個甚至三個神契之靈,任由這個幽魂教團主祭司不要錢一般的往外揮灑著力量,依舊改編不了自己窘迫的現狀。

甚至安麗數次都控製著傀儡靠近了神契主祭司,直接轟擊在對方的精神力屏障之上。

將對方震得連連後退,口吐鮮血。

如果按照之前的計劃,費雯姐妹估計是喜不自勝。

將對方堵在了死角裡,這樣拖下去說不定真的能夠將這個最弱小的幽魂教團主祭司耗死在這裡。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下麵還有這另一個即將突破四階的魔怪。

神契主祭司著急,費雯姐妹比他更著急。

獵魔團的人一個個前赴後繼的衝過來,五六個三階咒印祭司加上安麗圍攻神契主祭司。

但是神契主祭司不惜付出慘痛的代價,依舊死死的擋在洞窟之上,不讓費雯姐妹和聖殿獵魔團的人靠近半步。

他知道自己隻要再撐一會,逃命的就是對方了。

眼看著下麵的石魔力量層層爆發,神話器官即將凝結而出,費雯也非常著急。

“魔輪屋。”

費雯一聲召喚,山腳下的魔輪屋突然一下子加速衝了上來。

費雯的奇蹟道具和咒印之靈集合在一起,變成了一個詭異的房子巨人,一瞬間爆發出強大的力量。

這種短暫的爆發力量巨大無比,直接衝破了神契之靈傀儡大軍的陣型。

安麗立刻找準了機會。

駕馭著翼魔撲了下去,衝向了那個散發著精神力立場的石魔。

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爆發出一聲怒吼:“費雯姐妹。”

“冇有用的。”

“你們不可能破壞我們的計劃的,那上麵可是有著神的印記。”

安麗握緊了拳頭,半空之中的雨水化為了一個巨大的拳頭朝著下麵轟擊了下去。

但是卻在靠近了石魔的一瞬間,停了下來。

石魔蜷縮城一團的石球上,有著一道奇異紋路亮起了。

紋路不斷拉長,就好像一扇巨大的們打開,將安麗的意識給拉了進去。

順著那個意識通道,安麗突然看到了在幾千裡之外的一個地方。

看不到邊際的湖水倒映著雲海,蔚藍色的天空雲捲雲舒。

二者連接在一起,讓人分不清哪個是天和水麵的界限。

湖邊有著一座巍峨的山,可以看到宏偉的城市,神聖的殿堂。

突然之間,天空暗了下來。

一個恐怖的影子出現在了山的後麵,看向了安麗。

那影子比山還要高,就好像行走在世間的神靈。

“那是什麼?”

她看到那影子的一瞬間,腦海就被無窮無儘的邪惡和畸形念頭充斥,千萬人散發出的**和貪婪不斷眼神拉長。

安麗感覺頭暈目眩,她感覺自己就好像一隻渺小的蟲子,被巨人給撚住了。

緩緩的從沙灘之中拽了出來。

這是安麗第一次見到神話,她被那種強大的姿態和無可匹敵的力量徹底震撼住了。

“這就是神話嗎?”

她的姐姐費雯雖然也曾經遠遠的看過“知識之神”的意識投影降臨,隻有真正麵臨這神話怪物的時候,才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強大。

強大到讓人絕望,就好像凡人在麵對天地和自然的力量。

正當安麗不斷沉淪的時候,一個焦急的聲音在安麗的腦海之中詐降。

“安麗!”

“醒過來。”

聽到了費雯精神力傳遞過來的呼喚,安麗這才擺脫了束縛。

她這才發現,自己在半空之中失去了意識。

這個時候,那石球動了起來。

從裡麵彈出了一隻手臂,朝著安麗撈了過去。

石魔一族的魔怪之王。

出現了。

安麗便知道自己已經錯過了最佳機會,她座下的翼魔也立刻展翅而起,朝著上方倒飛。

費雯控製的房子巨人這個時候也前來迎接她,將她從神契之靈和魔怪之王的堵截之中拉了出來。

但是經過這最後的力量爆發,房子巨人崩塌了。

重新化為了魔輪屋和咒印之靈,而且看上去短時間內冇有辦法再次使用了。

“撤退!”

費雯立刻下達了命令,所有獵魔團成員開始撤退,不再和幽魂教團的人進行糾纏。

一隻隻翼魔衝上天,石魔狂奔在大地。

其餘的人則跳上了魔輪屋,跟著這個奇蹟道具一起快速離開。

神契主祭司狼狽不堪的落下,站在了魔怪之王的頭上。

他看著自己製造出的魔怪之王,得意的大笑。

“現在想走,不覺得有些遲了嗎。”

“就讓你們的血,為魔怪之王的誕生慶賀吧!”

幽魂教團三大主祭司之中,原本神契主祭司是最弱的。

但是現在它通過契約控製了一個魔怪之王,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神契主祭司控製著四階石魔,正朝著敗退的獵魔團追擊的時候。

費雯突然對著遠處大喊:“血之瘟疫。”

“按照約定,我們找到了幽魂教團的主祭司就在這裡。”

聽到這個名字,幽魂教團的神契主祭司頓時心臟一顫。

差點驟停。

他著急忙慌的抬頭看去,遠處一片滔滔血河滾滾而來。

“血瘟斯圖恩!”

神契主祭司嚇得給破音了,他直接帶著魔怪之王和麾下轉身就逃。

然而跑了幾十公裡開外,才發現不對勁。

這距離如果是血之瘟疫斯圖恩的話,早就追上來了。

怎麼可能冇有動靜?

神契主祭司小心翼翼的朝著回走去,就看到那蔓延上百米的血河緩緩消散。

他從地上拔出了一棵太陽之杯,這太陽之杯張牙舞爪的扭動著,想要咬神契主祭司。

“席侖家族的光影幻術?”

被費雯姐妹這麼戲弄,神契主祭司肺都要氣炸了。

估計就連費雯都冇有想到,血之瘟疫斯圖恩的名字有這麼厲害。

嚇得堂堂幽魂教團的主祭司都倉皇而逃,連回頭多看一眼的勇氣都冇有。

------------------

神降之城。

獵魔團氣勢洶洶的出發,歸來的時候顯得有些狼狽,所有人回到駐地之後沉默不語。

幽魂教團多出了一隻魔怪之王的力量讓費雯著急不已,這讓本來就冇有占據什麼優勢的真理聖殿麵臨著雪上加霜的危機。

而妹妹安麗對於那之前看到的聖山之後的背影,也是感覺到惶恐不安。

她第一次發現自己之前的話有多麼幼稚,也知道為什麼老師藍恩在提起那神話怪物的時候如此忌憚。

獵魔團的駐地裡,費雯看著所有人說道。

“好了!”

“這一次雖然受到了一些挫折,但是我們也發現了幽魂教團的邪惡計劃,讓我們有了應對和準備的時間。”

“大家休息一下,接下來我們還要並肩作戰呢!”

睡著了之後。

費雯再次夢見了自己的故鄉十字城,她夢到了自己的鄰居的大嬸和街坊。

那一個個熟悉的麵孔,湊近著自己不知道想要說些什麼。

但是在一瞬間,這些麵孔全部化身為恐怖的無眼屍骸,隻剩下一個外殼的恐怖屍體對著她痛苦的嘶吼。

“費雯!”

“我們不想死。”

“替我們報仇。”

“殺了那邪魔,殺了他!”

之後。

她又夢見了其他的一個個身影,恐怖陰暗的邪魔神殿、裝滿了屍骸的洞穴、瘋狂邪惡的小鎮。

身為聖殿獵魔團的團長的這些年,她見過了太多的邪惡和恐怖。

那些瘋狂扭曲的人,那些因為邪魔的意識和**侵蝕而墮入深淵的邪教徒。

親手殺死自己孩子的父親,獻祭自己親人的瘋狂信徒。

費雯在驚恐不安之中醒來,坐在床上拍著自己的臉。

“不行。”

“不能夠這樣下去了。”

費雯再度想起了老師藍恩和她說的那件事情,血之瘟疫斯圖恩。

這些年他們都一直在嘗試著拉攏對方,但是對方連一絲一毫接觸真理聖殿的心思都冇有。

費雯默默唸出了一個名字:“十字城!”

費雯決定回十字城看一看,她想要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或許,便可以知道發生在萊斯特身上的事情。

那便是一切的轉機。

---------------

巫醫之屋。

血之瘟疫斯圖恩回到了這裡,在地下超凡實驗室之中,接受者巫醫們的檢查。

血之瘟疫斯圖恩變化成一個個詭異的形態,不斷的釋放著自己的力量,最後變成了神造之人的模樣才停了下來。

他恭敬的走下了台,對著戰成一排的巫醫說道。

“巫醫大人。”

“怎麼樣?”

名為左手的巫醫對著血之瘟疫斯圖恩說道:“三階的力量和血之法則,你掌握得已經很成熟了。”

“你現在已經非常契合和熟練的使用這件序列1的軀體了,但是關於四階的力量……。”

“我們研究得並不深刻,彆說是生命權能的四階如何突破,就連智慧權能的神恩術我們這裡都冇有。”

血之瘟疫斯圖恩:“我有預感。”

“當生命再次突破的時候,我或許便能夠擁有匹敵甚至毀滅那邪魔的力量。”

巫醫左手:“這就需要你自己去尋找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