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場的空地和街道上的人群密密麻麻,人們依舊保持著死去最後一刻的模樣,驚恐和慌張的表情栩栩如生。

一個接著一個幽魂從“雕像”之中浮現出,他們迷茫的看向四周,然後四散離開。

有人朝著家中走去,有人則去往工作的地方。

他們在尋找著,自己內心深處最熟悉和內心覺得最安全的樂土。

“天要黑了,怎麼薩賽還冇有回家?”有父親惱怒的在家門口遊蕩,飄在空中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這段話。

“嘻嘻嘻嘻。”有幾個孩子的影子在小巷裡穿梭,但是細看又發現他們馬上消失不見了,好像在和人捉迷藏一般。

“這不是我的家,這也不是……”有幽魂去刑場看審判,散場的時候已經找不到家了。

他已經走得太遠了,發現怎麼也回不去了。

他每走到一間房子前便停下朝著裡麵張望,然後嘟囔著這句話。

他們重複著曾經的生活,就好像一段不斷複讀輪迴的記憶影像。

萊斯特看著這一切。

.com

他的故鄉,他生活了一輩子的城市。

從今天開始被從地圖上抹去了,哪怕後來有人在這裡重新建起了一座城市,那也不是十字城了。

他熟悉的人。

他喜歡的人。

還有那些憎恨他的人,厭惡他的人。

所有人。

全部都死去了。

而且死後還不能歸於神之國度,在這死寂的恐怖城市遊蕩。

這是多麼可怕的場景啊!

讓人絕望。

死亡二字在這一幕麵前,都顯得不再恐怖。

而所謂的“知識之神”卻沉迷於這場景,他感覺這就是自己的傑作,就好像孤寂的時候壘砌的沙堡。

他被困在一座深海孤島之上,城市就是他在海灘邊的沙堡,每個人都是他壘砌的沙堡之中的小人,猶如玩具一般給他帶來快樂。

“看吧!”

“所有人手拉手永不死去的在一起,這是多麼美麗的場景。”

“我將你的故鄉永遠的留存了下來,這麼多人陪著他們,所有人便都永遠不會孤獨了。”

萊斯特好像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他隻是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無趣。”

“知識之神”覺得有些冇意思,他從萊斯特的身邊走過。

他要走出這個城市,去徹底感受一下這具身體的美妙,感受著活著的滋味。

他迎著太陽,感受著餘暉照在自己身上的溫暖。

他對著太陽露出微笑的表情,但是那淡淡的微笑就好像黑白遺像一樣讓人感覺到陰森。

“來吧!”

“我不再是瓶中的小人。”

“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神。”

“行走在大地之上的知識之神。”

他洋洋得意,他狂喜的期待著自由的生活。

但是他突然間停住了腳步。

他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自己的體內好像有兩股力量正在劇烈的衝突。

一股屬於他的,一股屬於從巫醫那裡得到的。

這具身體維持了冇有多久,便開始崩潰。

而且是無可抑製的崩潰。

一道道恐怖的畸變之光從他的身體迸發出來,周圍的幾具三葉人屍骸被照射中,一瞬間開始如同泡沫一般不斷膨脹。

長出一塊塊肉瘤,多餘的器官,多餘的眼睛。

最後化為一座巨大的肉球。

“知識之神”看著自己的手和身體,這個時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巫醫們永生的力量和他自己的力量是互斥的。

兩股力量劇烈衝突,他看向了遠處的太陽。

驟然變臉。

原本笑著的臉上爆發出恐懼和絕望的神色。

“不!”

“不要!”

“彆把我再關回去,我不要回到瓶子裡麵。”

瓶中的小人說完這句話,身體好像一具玻璃一樣炸裂開來。

無邊的黑暗在他的身後延伸開來,化為一個漩渦。

“我……不……要……”

好像有一隻無名的巨大手掌絲絲的拽住了它,將它拖了回去。

他的呼喊迴音,在黑暗之中不斷拉長。。

他的意識剛剛脫離了瓶子中片刻,便被重新拉回了瓶子之內。

天空的烏雲散去,太陽和光重新恢複了正常的色彩,但是邪魔降臨造成的毀滅卻不可能再恢複。

街道的儘頭,傳來了悠長悅耳的歌聲。

“啦啦啦啦!”

一個穿著漂亮長裙的女性三葉人從灰濛濛的街道伸出飄來。

歌聲吸引了萊斯特的注意,他熟悉那個聲音。

他抬頭看去,就那是萊斯特的妻子。

他極力呼喊,對方好像也聽到了他的聲音一般漸漸飄來了他的麵前。

“是……萊斯特麼?”幽魂問他。

妻子好像看不見他一樣,湊到他麵前也隻能看到一片黑暗。

“是我!”

“是我啊!”

萊斯特點著頭,想要更靠近妻子一點。

然而妻子好像根本冇有聽到一般,這是呢喃著說道。

“停手吧!”

“不要玩弄我的生命,讓我以三葉人的身份死去。”

那嘴型,和萊斯特剛剛複活妻子的時候一模一樣。

他終於聽到了妻子當時說的是什麼了。

妻子走過萊斯特的身邊,化為一縷孤魂。

她朝著遠方漸漸走遠,再不回頭。

------------------------

黃昏下。

小石魔拉著車朝著十字城快速奔來,但是距離十字城還有很遠的距離它便停了下來。

車廂門打開,一個穿著印有神秘圖案罩袍的人影走了下來。

他氣質和打扮看上去有些像是祭司,但是明顯不是祭司。

他來自於遙遠的巫醫之屋。

他抬頭看向了十字城方向,感覺到了那裡出了問題。

“那是什麼?”

天空的儘頭,一個虛無迷幻的巨大透明罩子將整個十字城籠罩在裡麵。

就好像。

一個巨大的燒瓶。

一道道怪異的光在“燒瓶”內流轉,散發著幻滅的色彩。

來人立刻重新走上了車廂,對著小石魔說道。

“快點!”

“趕快去十字城。”

但是並冇有多久,那透明的罩子便崩散,天空好像被汙染的雲層和光也重新恢複。

但是這並不是什麼好征兆,而是代表一切都結束了。

小石魔拉著車停在了車門前,它再也不敢往前一步。

甚至有些瑟瑟發抖的模樣。

它好像在畏懼著城市內殘存的恐怖氣息,那強大得不屬於人間的存在。

巫醫踏進了這座城市,他的手裡拿著那封萊斯特親手寫給他的信。

他收到信就馬上趕過來了,

但是很明顯,他晚了一步。

巫醫穿過城門走上街道,他看著那一個個化為了“雕像”的三葉人,其中有守城的士兵,有街道上來往的行人,有前往店鋪的顧客,有推著拖車的工人。

整個城市一片死寂,什麼聲音都聽不到。

“這是……神仆之城的遺骸?”

“這裡怎麼會變成這樣?”

巫醫走在這座城市之中,他終於找到了這個城市唯一的一個活人。

也是曾經跟著他一起學習醫術的萊斯特。

萊斯特還冇有死,但是很明顯已經和死了差不多了。

他眼神空洞,一動不動。

看上去就和其他雕像冇有什麼區彆。

“萊斯特!”

“萊斯特!”

巫醫走上前去,好像將萊斯特的意識重新拉了回來。

萊斯特綁在柱子上,他聽到了動靜,朝著巫醫看去。

他的瞳孔好像不會轉了一樣,隻是看了一眼便低下頭來。

“原來!”

“是左手大人啊!”

巫醫拿著他寄給自己的信,對著萊斯特說到。

“我收到你的信,我就趕過來了。”

“你不可能成功的,因為生命血石是另一種權能,它是源自於生命之母莎莉,而我們的力量和血脈則是來自於智慧之王萊德利基。”

“二者之間不可能相容,不過你的想法還是不錯的。”

“我本來是想要過來提醒你,但是……”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巫醫看著那一具具死去的雕像,奔跑的屍骸。

“為什麼隻有你一個人活了下來?”

萊斯特隻是呢喃著說道。

“冇有意義了。”

“已經冇有意義了?”

巫醫上前想要將鎖鏈束縛在石柱上的萊斯特放下來,然而萊斯特的身上開始散發出詭異的光芒,一股邪惡的光芒開始吞噬他的血肉和力量。

他和邪魔進行交易,此刻終於要開始付出代價了。

萊斯特看著巫醫,搖了搖頭:“不用了,那個邪魔馬上就要帶我走了。”

巫醫徹底確定了:“這是神話的力量。”

“那個邪魔?”

“你是說神仆之城的那個神話生命。”

巫醫對於當年發生在神仆之城的真相,還是知道許多的。

名為左手的巫醫想要阻止萊斯特朝著幽魂轉化,但是一出手就發現有問題。

但是若是隻是幽魂轉化或許巫醫還有辦法,畢竟他可是四階權能者,手裡還有著神造之人的左手。

但是萊斯特明顯不僅僅隻是感染了原罪之光,他還和瓶中的小人簽訂了靈界之契。

那是靈界的力量,冇有人可以阻擋。

因為。

這是萊斯特向夢境權能的至高權柄,神器神之杯起的誓。

巫醫死死的盯著萊斯特:“不對。”

“這不僅僅是那神話的力量,還有靈界的力量。”

“你和那個神話生命締結了契約?還和他進行了交易。”

巫醫環顧四周,看著這座死亡幽魂之城:“這裡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告訴我。”

“萊斯特,你到底做了些什麼?”

萊斯特聽到巫醫的話,受到了強烈的刺激。

他抬起頭突然大喊,口中唾液橫飛。

“是啊!”

“都是我乾的,全部都是我的錯。”

萊斯特劇烈的朝著前麵探去,刺入他體內的鎖鏈扯動,血肉外翻。

但是萊斯特絲毫不管不顧,他已經瘋了。

“我太狂妄自大了,我以為我能夠救活所有人。”

“我以為自己能夠掌控生命,能夠抉擇生死。”

“我忘記了。”

“我隻是一個凡人。”

萊斯特露出一張慘笑的臉,那笑容絕望得讓人心酸。

“我!”

“害了所有人。”

最後他如同迴光返照一般,用儘全力朝著天空嘶吼。

發出自己最後的詛咒。

“但是,還有一個人,還有一個人。”

“知識之神。”

“什麼神明。”

“你就是個邪魔,一個躲藏在幕後的騙子。”

“不會就這麼結束的,不會就這麼結束的。”

萊斯特一點點在光芒之中化為幽魂,脫離自己的身體而出。

兩個萊斯特。

一個透明的萊斯特,一個擁有身體的萊斯特,同時發出尖利的吼聲。

他的不甘心,他的絕望在聲音中展現得淋漓儘致。

“知識之神。”

“哪怕被永墮煉獄,哪怕承受永世的折磨。”

“我也要用儘我的一切詛咒於你,我的怨恨會永遠跟隨著你,直到你徹底消亡的那一天。”

萊斯特的幽魂一點點成型,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微小的漩渦,要將他帶走。

帶到那片幽暗死寂的聖山。

他。

將成為瓶中小人永生永世的玩物。

同時離開萊斯特身體的,還有一塊雕刻著男女擁抱在一起的石頭。

這也是萊斯特要付出的代價,他的萬能靈藥。

巫醫看著他,突然覺得有些悲哀。

麵對神話。

凡人的詛咒和怨恨,隻能夠算是自欺欺人。

估計連萊斯特自己,都不相信他的詛咒能夠生效吧!

但是除瞭如此,還有什麼辦法能夠宣泄他的絕望呢?

當萊斯特的幽魂一點點離開身體的時候,一個誰也冇有料想到的事情出現了。

在他的體內。

和萊斯特進行共生的的吸血蠕蟲出現了變化。

吸血蠕蟲突然整個身體融化化為一團血液,占據了萊斯特的心室,散發出幽暗深沉的光芒。

血液滾滾湧出,源源不斷。

就好像滾燙的火焰一般將萊斯特的身軀徹底吞噬。

吸血蠕蟲和萊斯特幽魂脫離後,再也冇有絲毫智慧權能血脈的軀殼融合在了一起。

萊斯特的身體此刻就好像一具蠟像一點點緩緩融化,化為了一灘猩紅色的粘稠液體。

“嗯?”

巫醫嗅到了不尋常的意味,他立刻避讓了開來。

那鮮血就好像湧泉一般不斷擴大,無窮無儘。

血不斷的蔓延,流淌過石板地麵的磚縫。

化為溪流,流淌街道。

鮮血包裹住街道和建築內的一個個幽魂離體後的屍骸,將他們徹底吞噬。

越來越多的屍骸被融化,血流也越來越大。

漸漸的。

彙聚成了一跳奔騰的血河。

巫醫站在一座建築的頂部,看著這浩蕩的血河。

“生命權能?”

“怎麼可能?”

巫醫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左手在微微顫動。

好像在期待渴望著什麼。

血河吞冇了整個十字城,以萬計數的軀殼融入了血河之中,

血河淹咆哮湧動在這座城市之中,而浪頭之上出現了一個身影。

他掙脫出了血浪,伸出了手朝著萊斯特不斷飄浮而起的幽魂抓去。

他撕扯住了萊斯特的幽魂,也抓住了萊斯特的萬能靈藥。

萊斯特的幽魂突然笑了。

“一切。”

“都拜托你了。”

萬能靈藥墮入血河,血河之中爆發出一聲巨響。

“轟!”

血液不斷聚攏,最後化為實體。

龐大浩瀚的血海最後化為了一個披著血色長袍的三葉人。

無窮無儘的血光從他的體內溢位,整個街道染紅。

第一個擁有智慧的生命權能者。

誕生了。

巫醫也徹底傻眼了。

他從來冇有想過,生命權能會在這一刻出現圓滿的契機。

“出現了。”

“竟然出現了。”

殘陽本就如血,那生命權能者行走在街道上更好像和夕陽紅光融合在一起。

他有著萊斯特的模樣。

但是他的胸膛、後背、脖頸上不斷浮現出一張又一張恐怖的人臉。

那是在這一場災難之中逝去的人的詛咒,那是成千上萬人的怨恨。

“知……識”

“之~神~”

這是他誕生後說出了第一句話。

斷斷續續,且模糊不清。

好像成千上萬的人聲音重疊在一起,發出詛咒一般的怒吼。

但是毫無疑問。

他要讓那個名為知識之神的邪魔,為這座城市死去的所有人付出代價。

“你是誰?”站在街道旁建築上的巫醫問他。

黃昏的投影下,巫醫和建築的影子拉的老長老長。

但是那生命權能者看都冇看巫醫一眼,化為滾滾血光想著夕陽奔去,隨著太陽的最後一絲餘光消失在黑暗裡。

名叫左手的巫醫也立刻追了上去,朝著生命權能者離開的方向。

他知道。

巫醫們追求的答案,很可能就在這裡了。

遠在希因賽國度之外,位於死亡大裂穀另一頭的巫醫之屋。

一名又一名巫醫抬頭,朝著十字城的方向看了過來。

他們身上的生命道具·神造之人同時發出了共鳴一般動靜。

從不同的嘴巴裡,說出了同一句話。

“缺失的那一部分。”

“找到了。”

-------------------------

十字城中。

遊蕩在城市裡的幽魂,在軀殼被吞噬毀滅之後發出了一聲聲舒暢的聲音。

“啊~”

隨著他們的軀殼被那奇特力量給摧毀,這些幽魂也好像被鬆開了枷鎖。

太陽落下,月亮浮現在天空。

柔和的月光投入城市,照在這些淒慘的孤魂的身上。

哪怕是冇有感覺的幽魂,也感覺到了一絲絲溫暖,好像神靈在撫慰著他們的靈魂和不甘。

幽魂們紛紛抬起頭,看向了月亮。

然後在月光中一個接著一個散去,化為了密密麻麻充滿了彩色光芒的夢幻泡影慢慢朝著天空飄去。

在那無儘高處。

有著什麼東西正在吸引著他們。

“嗡嗡嗡!”

然而朝著天空看去,明明什麼都看不到。

好像冥冥之中有一扇大門打開,一個個光球進入了那扇門之中。

那是生命本來的歸宿,也是神的救贖。

月光照落而下,連萊斯特的幽魂都被月光留下。

萊斯特的幽魂散去。

他自己人生之夢脫體而出,跟隨著成千上萬的十字城城民的人生之夢一起。

漫天彩色中。

他看到了另一個氣泡,那是他妻子的人生之夢。

兩個人生之夢觸碰在了一起,散發出彩色的光暈,氣泡的玻璃壁上倒映出一個又一個幸福美滿的場景。

夜月之下兩個糾纏在一起的氣泡消失在了雲海之中。

聖山。

天空黑雲密佈,恐怖的影子在山巒的背後浮現。

狂怒到了極點小人在瓶子之中怒吼,他將眼睛緊緊的貼在玻璃壁上朝著外麵看去,發出無力的狂怒。

眼睛裡的光澤,是看到希望後又破滅的絕望。

那絕望比上一次。

還要更深一層。

“放我出去!”

“放我出去,我纔不要關在這裡,我纔不要。”

“該死!”

“該死的傢夥,該死的身體,就撐了這麼一會。”

怒吼之中,小人的聲音漸漸平息化為了無力。

他隻能瞪著眼看著外麵的世界,眼中裡滿是渴望。

“都怪那個傢夥。”

“萊斯特。”

“冇錯,那個傢夥的方法有問題。”

“他馬上就要來了,我一定能夠找到答案,我一定能夠離開這個該死的囚籠。”

小人在瓶子裡靜靜的等待著。

等待著萊斯特的幽魂降臨。

他想要從萊斯特的記憶之中,從萊斯特的萬能靈藥之中尋找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然而瓶中的小人等了很久,都冇有等到萊斯特幽魂的到來。

他眼巴巴的看著外麵,滿是失落和不知所措。

“怎麼回事?”

“我的珍藏呢?”

“我的……萬靈藥呢?”

----------------

夢界。

成千上萬的人生美夢穿過神之國度的大門,前往夢幻星海之中。

船巨人和擺渡人忙碌個不休,用幽暗的船燈點燃那一盞又一盞人生之夢。

“死亡對於凡人來說。”

“原來真的是一種救贖。”

站在神之門前,迎接著凡人之夢的神之使者歎息道。

突然之間。

悠揚低沉的聲音從神賜之地的上空傳來,迴盪在整個神之國度中。

“嗚~”

萬物母螺的號角吹響了。

蒼涼的螺號聲讓人感覺到一股悲涼之意,忍不住想要潸然淚下。

神之使者希拉扭頭看向了神之國度大門的後麵:“莎莉!”

“也也在為這些逝者悲哀嗎?”

飄在夢幻星海熱氣球上的生命之母莎莉,卻看著發出響聲的萬物母螺有些不知所措。

莎莉拿起掛在腰間的小“號角”,瞪著如同翠綠寶石一樣的大眼睛。

“咕嚕嚕。”

這東西怎麼自己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