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神!

迷霧之島。

“篍!”

“篍!”

儀式工坊的上空,一個又一個氣球一樣的東西噴射著遠去,然後一去不複返。

藍恩站在工坊裡,看著遠處的影子。

“不行……不行……這種方式不行。”

“難以控製,而且並不持久。”

藍恩在原地轉著圈,表情陷入沉思的同時看上去有些焦灼。

“是方向出現了錯誤?”

“冇錯,是方向出現了錯誤。”

.vp.com

藍恩最近一直都在想著如何控製風的力量,從而製造出一種能夠輕鬆飛翔在天空之中的飛行道具。

三葉人如今主宰大地,魔淵之民統禦海洋;陸地上有著拖車奔跑,海洋之中有著船隻逐濤。

唯獨天空。

不輸於任何生靈,它是神秘而又令人嚮往的。

他首先想到的,便是曾經的天空巨獸。

他先是製造出了一種如同球一樣的東西,通過不斷的向外噴氣,向著天上飛去。

但是這種方式並不持久,哪怕用上超凡力量,這種方式也並不可行。

除非他擁有魯赫巨怪那樣雄厚如同海洋一般的神話之血,可以肆意揮霍體內的力量。

但是這樣的話,又不符合藍恩一開始所設想的能夠讓普通人和低階祭司也能夠飛上天空的想法。

“飛行於天空之上。”

“難道真的隻是是人的夢想嗎?隻有最強大的生靈才能夠擁有天空麼?”

藍恩走出儀式工坊,獨自一人在海邊散步。

他突然看到小女孩在海邊玩耍。

小女孩手中拿著一個小石塊朝著海麵上甩去,口中還喊著。

“啪!”

“啪!”

小小的石塊薄片滑過水麪,就好像飛起來了一樣。

藍恩突然眼前一亮,他走上前去接過了小女孩手上的薄片。

先是看了半天,然後甩了出去。

小女孩撅起了嘴巴,警惕的看著藍恩。

發現藍恩根本冇有看自己,而是全部注意到那個石片上。

小女孩又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片,準備再打個水漂。

藍恩是個學者,和他的老師桑德安一樣一旦陷入沉思的狀態之後,就對於外界完全冇有什麼反映了。

他這種人注意力極度集中,且善於思考。

他此刻的感覺還留在工坊之中,而身邊的是自己的學生和工坊的助手。

“再來一個。”

“再來一個試試。”

藍恩眼睛直直的看著海麵,手伸到後麵。

又把小女孩手上的石片給搶走了,然後甩了出去。

小女孩呆呆的看著藍恩,然後不乾了。

眼眶裡流出了淚水,撒丫子抹淚想著遠處城堡跑去。

而藍恩絲毫冇有注意到,他整個人眼睛發亮。

“借力?滑翔?”

“是啊!”

“風是不可捉摸的,難以控製的,是大自然和世界的力量。”

“想要去完全控製它是得不償失的,隻要術順應和駕馭它就可以了。”

藍恩有些激動,那種找對了方向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而小女孩眼淚汪汪的跑到了城堡第一層左邊第一間教室,這個時候還冇有開始上課,學生們都聚集在一起閒聊。

教室裡亂鬨哄的。

看到了熟悉的人,小女孩一下子哇哇大哭了起來。

“姐姐!”

“外麵壞人搶我的東西。”

教室裡一下子轟動了,在真理聖殿竟然還有人如此不要臉,欺負一個這麼小的女孩。

“是誰?”

“咱們真理聖殿還有這樣的人?搶小孩的東西?”

“肯定是那些大我們幾年的傢夥,得給他們個教訓。”

一群人氣勢洶洶的衝到了海岸邊,就看到穿著賢者長袍的藍恩,然後就有些尬住的止步了。

幾個領頭的遠遠看著海岸邊,認出了藍恩:“賢者大人。”

幾人交頭接耳:“藍恩大人怎麼在這?”

一大群祭司學徒看向左右,然後問小女孩。

“壞人呢?”

“在哪呢?”

“那個不要臉欺負小孩子的傢夥呢?”

小女孩衝到了海邊,指著藍恩大聖說道。

“就是這個壞人,他搶我的東西。”

看著眾人望著自己的目光,堂堂真理賢者藍恩的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不是搶。”

“就是看一看,就是看一看。”

“看一看,怎麼能稱之為搶呢?”

藍恩勉強維持住了掛不住的臉,一臉鎮定的說道。

“你水漂打得不錯,給了我很大的啟發。”

“我決定獎勵你一次進入神殿學習神術的機會,作為對你的補償。”

學生們麵麵相覷。

他們還是第一次聽說,打水漂也能得到獎勵。

說完藍恩就急忙跑回了儀式工坊之中,再度開始了自己的實驗。

藍恩想通了某個關節,決定放棄之前的方法。

接下來的日子,藍恩嘗試了一種又一種方式不斷修改著自己製造的飛行道具。

最後,他製作出了自己心儀的東西。

這是一個用粗布蒙起來的三角架,被藍恩稱之為飛行道具。

實際上就是個大風箏。

藍恩的學生看著這個大風箏,有些不相信。

這既不是什麼神術道具,也不具備超凡力量,看上去結構也就簡簡單單,怎麼可能飛得起來。

“老師!”

“這真的能夠飛起來嗎?”

飛翔。

在所有三葉人的眼中,都是一件神聖的事情。

就算不使用神話一般的力量,去破解屬於天空的隱秘。

那起碼也應該不是一塊布加上幾個破架子就能夠翱翔天空吧!

藍恩帶著幾個學生走出工坊,讓小石魔拖車拖著飛行道具朝著懸崖。

“那就讓你們看看,它是怎麼帶著我飛起來的。”

學生們更是震驚了:“還要帶人飛起來?”

另一個學生也說道:“老師還是我上去試一試吧,您這要是從天上掉下來了……”

藍恩看著學生們如此不信任自己,冇好氣的說道:“那也摔不死我。”

學生們回答:“我是說真理賢者的臉麵蕩然無存啊!”

藍恩雖然看上去還年輕,實際上年歲已經不小了。

按照三葉人的壽命算,可以說是個小老頭了。

聽到自己的學生這麼說他,他這倔脾氣上來了。

“你們這幾個小崽子,還敢質疑自己的老師?”

“我藍恩什麼時候做過冇有把握的事情,這一次肯定能夠飛上去。”

藍恩帶著一群人剛剛登上懸崖頂部,下麵的城堡之中就完全轟動了。

“賢者大人要飛天了,就在懸崖上麵。”一群祭司學徒得到了訊息,立刻湧入了各個教室大聲呼喊。

“賢者大人要飛天了。”各個教室門口都有人在高喊。

“大家快去看啊!”祭司學徒們紛紛衝出教室。

“飛行道具製造出來了?”藍恩想要製造飛行道具的計劃進行得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之前每天往天空中放炮,不少年長的祭司學徒都知道這件事情。

“這麼厲害?這要是成功了豈不是說我們以後也能去天上了?”

整個真理聖殿都轟動了,從第一層到第六層的祭司學徒們,一個個沿著樓梯而下。

不論是導師還是學生、亦或者在島嶼上居住的普通雇工,都跑到了城堡外麵的大路和廣場上,朝著懸崖上看去。

真理聖殿並冇有明顯的上下級和尊卑,隻有老師和學生。

相比於尊卑,互相之間或者可以說是尊重。

這種關係和模式,從他們此刻相處的方式就可以看得出來了,或許也正是這種輕鬆冇有束縛的環境,才能讓這裡誕生出那麼多的天才祭司。

眾人在下麵聚集看熱鬨。

有的拿著望遠鏡朝著上麵看,有的則使用神術窺探。

大家立刻發現所謂的飛行道具,就是一塊布加個架子。

“這東西能飛起來?怎麼可能呢?”

“賢者大人不會直接從懸崖上摔下來吧!”

“怎麼可能,藍恩大人可是神恩祭司,他的麪條腦怪傀儡可以通過精神力飛行。”

“我覺得裡麵可能是有什麼隱藏起來我們看不見的秘密,怎麼能用我們的想法來揣度賢者大人呢?”

“可這就是個一眼直接看穿的東西啊?”

人群中拉著妹妹的費雯剛入學不久,對於許多東西還不瞭解。

目前學習的,也是一階心靈祭司的內容。

“什麼是神恩祭司?”

旁邊的祭司學徒回答:“四階神恩祭司。”

“擁有真正神話的力量,突破壽命的極限,如同神之使徒一般的存在。”

“說得簡單直觀一點吧,在場的所有人加起來都不是藍恩大人一個人的對手,我們所有人都老死了,藍恩大人依舊如同今天你看到的一樣年輕。”

“我們從生命本質和形態上,和神恩祭司就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存在。”

費雯徹底震撼住了,看向了懸崖頂部的那個人。

“三葉人也能成為這樣強大的存在嗎?”

藍恩在懸崖上準備了良久,終於抓著那個大風箏從高處衝起一躍而下。

剛開始的時候微微有點不穩定,但是隨著風一吹,就朝著高處而去。

眾人的目光一瞬間就被吸引住了,懸崖上的導師們甚至還能聽到那風震盪粗織的聲音。

“呼呼!”

真理賢者藍恩駕馭著那個大風箏,不僅僅越飛越遠,也越飛躍穩定。

上下導師和學生們之前屏住的呼吸,看到這情況立刻鬆了下來,陷入了歡呼和呐喊。

“飛起來了。”

“真的飛起來了。”

“太神奇了,竟然就靠著一塊布加幾個金屬架就可以飛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所有人一眼就看穿了這個“飛行道具”的結構,看上去真的是無比簡單。

在場動手能力強的甚至開始琢磨自己怎麼製造這個飛行道具了。

“這樣說的話,我們按照這個製作也可以飛起來?”

“看起來簡單,這裡麵肯定有我們未曾發現和知道的秘密,哪有那麼容易成功的。”

“賢者大人真的是太厲害了。”

聖殿的導師和學生們在地上追逐著真理賢者飛去的方向,藍恩也看著下麵島嶼上的景象,露出了笑容。

藍恩在天上轉了一圈,最後雖然冇有掌控好落腳地點落在了海麵上,但是他立刻踏著海浪瀟灑的回到了燈塔下。

他的幾個學生圍了過來:“老師,您成功了。”

藍恩擺了擺手,好像不值一提一般:“我說了,肯定會成功的。”

正在說話之間,天空中的太陽突然變得耀眼了幾分。

眾人望去,就看到一縷縷光從太陽的方向奔騰而下。

落入了那個大風箏裡麵。

原本顯得有些有些粗糙的大風箏,立刻起了變化。

線條變得更加柔和也更加順眼,也變得更大了一些。

背麵的織物上,也出現了一些好似風一樣的符號,整個顯得漂亮了許多,也更加神秘。

“是奇蹟之光。”

“新的奇蹟道具要誕生了。”

之前雖然所有學生都知道了奇蹟道具的存在,也見過另一個奇蹟道具。

但是還是第一次見到奇蹟道具誕生在他們的麵前,見證整個過程。

藍恩也有些激動。

他已經見過了“不僅僅指南的指南針”和“魔輪屋”兩種奇蹟道具,但是他還是想要一件屬於自己的奇蹟道具。

這件道具可以不是那麼強大,但是卻承載著自己的研究成果,還是法則對自己的認證。

這不僅僅是一個奇蹟道具,也是他夢想和對真理探索的具現化。

他用手觸碰在自己的奇蹟道具上,立刻一縷資訊傳輸進入了他的腦海。

【奇蹟道具·馭風之翼】

【序列號6】

【三葉人製造出的第一個飛行道具,它是駕馭風的奇蹟,是翱翔藍天的巨翼;當你操控它的時候,可以控製附近一百米以內的氣流修形成風之域。】

藍恩立刻明白了這奇蹟道具的力量。

這等於說他可以不斷的控製氣流加快飛行速度,同時也可以隨時隨地從任何地方起飛,這件飛行道具不再受任何地域限製。

而且控製氣流的力量,如何再加以研究還能達成更多意想不到的作用。

------------------

這些日子,藍恩都將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他的那件飛行道具上。

同時,他也在研究著所謂的風之域力量。

可以看到每一天懸崖裡和儀式工坊裡,都有著人影駕馭著飛行道具沖天而起。

不論是白天,亦或者是黑夜。

這一天,藍恩正在想著如何改進自己的飛行道具。

“咚咚咚。”

突然有人敲響了儀式工坊的門,幾個幫忙的雇工打開了大門。

進來的是藍恩的學生。

這是一個專門研究如何培育小石魔方向的三階咒印祭司,也是聖殿在魔怪方麵的權威導師。

儀式工坊非常寬闊,裡麵擺放著數種長數米至十幾米不等的飛行道具。

當然,藍恩的奇蹟道具·馭風之翼也在這裡。

藍恩看了自己的學生一眼,並冇有太過在意:“你怎麼來了,學生和老師們又出什麼事情了嗎?”

藍恩的學生回答:“不是的,老師。”

“這一次我來,是為了我自己的事情。”

學生來到藍恩的麵前,拿出了一份卷軸。

藍恩看了他一眼,將卷軸接了過來。“這是什麼?”

展開一看,上麵寫著。

“關於飛行魔怪的培育製造方法。”

藍恩臉色微變,眼神凝重的看向了自己的學生。

還冇等藍恩表達意見,學生立刻向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老師,我看了您製造飛行道具之後便有了這個想法。”

“如果用這種方法製造出一種可以飛行的魔怪,成為騎乘和運輸的工具。”

“這樣的話,以後我們來往於大海和陸地之間就更加方便了。”

藍恩表情有些不好,他一直都不太喜歡魔怪這種存在。

“您想過風險冇有?”

學生立刻回答:“但是我們並不是第一次製造和培育魔怪了,這種風險是可以控製的。”

“我們能夠通過靈界契約和石魔共處,我們提供石魔生存環境,石魔給我們提供力量,這不是一種很好的模式麼?”

“老師!”

“這對於三葉人和我們來說,是一次巨大的進步啊!”

“我們可以徹底的征服藍天,飛行道具是一種道具,可以飛行的魔怪同樣也可以成為我們的工具。”

學生看向了一旁的飛行道具:“您的這種飛行道具雖然好,但是奇蹟道具隻有一個,普通使用的話實用性並冇有那麼大。”

“您也知道,所以我看到這些日子您都在一直想著如何進行改進。”

“但是如果通過它的原理,製造出可以飛行的魔怪,然後大量對它進行培育。”

“以後我們三葉人就可以擁有真正的飛行工具了。”

說到這裡,學生圍了打動藍恩還提起了另外一個顯著的例子。

“桑德安大人留下的石魔,如今卻成為了重要的運輸力量,見證了賢者之名。”

“為什麼新出現的魔怪就不行呢?”

藍恩雖然不再像以前那樣,對於魔怪的出現抱有極大的敵意和畏懼,但是依舊對於魔怪一族保持有警惕。

他並冇有立刻答應自己的學生,隻是說道:“我還要再考慮考慮。”

學生很瞭解自己的老師,他知道藍恩其實已經有些動搖了曾經的想法。

藍恩對於魔怪的偏見和畏懼,更多的是來自於自己的老師桑德安的死和火魔哈魯。

學生鞠躬過後,自己退了出去。

但是他的那副卷軸卻留下了。

儀式工坊裡,所有人望著藍恩。

“賢者大人。”

“還要接著繼續下去嗎?”

藍恩這些日子一直都在探索著所謂的飛行道具改良計劃,確實冇有什麼進展,他也準備休息一下了。

“今天結束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儀式工坊裡幫忙的雇工和其他祭司對著藍恩行禮過後,便散去回家了。

藍恩一個人留在工坊,通過窗戶看著外麵。

一艘新的大船穿過迷霧抵達碼頭,幾隻小石魔拉著擁有著三節的拖車車廂快速奔跑在平整的道路上,將船上運下的物資送到一個個儀式工坊之中。

“是啊!”

“魔怪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它已經成為了一種可控而低風險的力量。”

猶豫再三,但是最後還是決定嘗試一下。

第二天他就喊來了自己的學生,將自己的“飛行道具改良計劃”,變更成為了“飛行魔怪的培育製造”。

飛行力量的實用道路,也正式踏上了正軌。

藍恩問自己的學生:“你有想好用什麼神術烙印為核心,來製造這個魔怪呢?”

“這種力量,又如何和飛行搭配上?”

例如石魔,便是以陶之神術烙印為核心製造出的魔怪,火魔是火素神術烙印的結晶。

神術烙印化為的咒印之靈,纔是最關鍵的。

學生早就已經想好了:“想要飛行,魔怪的身體一定要足夠輕盈。”

“我準備使用骨之儀式來建造這種生命的軀體,但是它的神話血脈使用空之神術烙印化成的咒印之靈。”

“這樣的話,輕盈的身體加上空之烙印的力量推動,足以讓它翱翔藍天。”

藍恩點了點頭:“老師留下的咒印陶偶還有幾個,剝除其中的陶之神術烙印換成空之烙印便可以了。”

“不過這東西也不多了,我們也要省著點用。”

新的計劃一啟動,整個真理聖殿都為之運轉。

藍恩的幾個學生,還有聖殿之中最為精英的三階咒印祭司也都被聚集了過來,加入了製造飛行魔怪的實驗當中。

製造魔怪並不難,難的是如何合理的設計它的形態,這種形態和力量結合在一起,能夠讓它能夠輕鬆的飛行。

其中一名導師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意見:“還有繁衍。”

“石魔和火魔是通過成熟後分裂來繁衍的,因為它們並冇有固定的形態。”

“但是我們這次定下了飛行魔怪的外形和生命形態是固定的,也應該注意它的繁衍方式。”

“這樣的話,我們才能夠在後續熟練成功的培育出其他的飛行魔怪。”

商討過後,便開始製造費新魔怪的軀殼。

這一次並冇有出現什麼大失敗。

因為更多的隻是前期準備,後期的製造魔怪的方式早已經成熟。

但是通過儀式製造的各種飛行魔怪身軀,卻在儀式工坊裡堆積如山,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屍山。

隻是冇有最後的步驟,它還算不得一個生命。

最後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終於定下了飛行魔怪的身體。

儀式工坊中。

一切準備就緒。

這是一個巨大的怪物,它的軀乾看上去像是一隻佈滿了漂亮花紋的透明肉蟲,外麵覆蓋著一層鏤空的骨甲。

它的體內,好像湧動著某種神秘的氣體。

那氣體還散發出神秘的光。

一雙可以摺疊起來的翅膀,展開來就化為化為飛翔藍天的巨翼。

如果用人類的角度看去,它就像是一個長著怪異白骨翅膀的發光蛇。

地上畫著密密麻麻的紋路,外圈還有著儀式陣紋,藍恩站在最前麵,周圍十幾名三階咒印祭司圍成一圈。

今天便是正式製造魔怪的時候了。

藍恩他們要將這具軀殼化為生靈,製造成一種新的魔怪。

第一個飛翔在天空之中的種族。

即將誕生。

學生問真理賢者藍恩:“那麼這種飛行魔怪叫什麼呢?”

藍恩早就有了想法:“既然奇蹟道具將這種飛行的方式叫做翼,那就稱之為翼魔吧!”

一名四階神恩祭司加上十幾名咒印祭司,一同釋放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力量。

狂烈的精神力風暴湧動,天空之中的雲層都被影響開始旋轉。

儀式之光湧動,從工坊的各個縫隙奔向外麵。

而工坊內部,化為一片熾白。

不知道過了多久,光芒之中爆發出一聲刺耳的嘶鳴。

“嘶!”

嘶鳴聲中。

遠處幾個建築上的玻璃汽燈直接爆裂開來,地麵上的石子都開始微微發顫。

“呼呼!”

翅膀震動的聲音,整個迷霧之島都可以聽見。

伴隨著振翅之音,外麵的人便看到一個恐怖的怪物之影從儀式工坊上方衝出,盤旋在天空之上。

巨大的陰影投影在大地之上,給三葉人帶來了強烈的威懾感,一些低階的祭司看到那恐怖魔怪之影心中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恐懼。

真正的翼魔出現了。

真理聖殿的賢者藍恩和十幾位導師,此刻全部都站在了翼魔的身上。

翼魔足足三十多米長的翅膀徹底展開,骨翼上有著一個個孔,飛起的時候可以噴射出氣體。

當奔向高處的時候,翼魔就可以噴射出氣體,駕馭氣流。

其他的時候,便是禦風滑翔。

在整個真理聖殿的人震驚和不可思議的目光下,翼魔展翅遠去。

開始了它的第一次飛翔。

藍恩和聖殿的導師們駕馭著它飛向遠方,同時也在驗證著這個新生魔怪的力量。

此時此刻。

距離迷霧之島不遠處,一艘停靠在薩拉領地上大半個月的的船上。

這是一艘貨船,停靠在薩拉領地的卸貨島嶼港口上已經很久了。

理由是王都的買家還冇有到來,所以一直盤桓在港口上。

船艙內,一名祭司跪在地上。

而他的手中捧著哈魯魔瓶,魔瓶內囚禁著一個小骨人。

隻是相比於被關在瓶子裡麵的小骨人,外麵的這個才更像是奴仆。

小骨人突然睜開了眼睛,他感受到了迷霧之島上的動靜,也看著藍恩和導師們駕馭著骨魔離開。

“真理賢者和十幾位導師一起離開了迷霧之島,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捧著哈魯魔瓶的祭司立刻拔出了燒瓶上的塞子,恭敬的說道。

“大人。”

“請!”

魔瓶被打開,一陣粉塵形成的煙霧朝著遠處奔去。

那煙霧無視迷霧之島的迷霧,繞開了燈塔的監察。

它好像對這裡熟悉至極。

其直奔城堡的後方,趁著迷霧之島最空虛的時候,闖入了一座隱蔽在山體之內的宮殿大門前。

一個三葉人模樣的骨魔站在了大門前,身體內散發出奇異的波動。

大門兩側的石頭雕像同時看向了骨魔,掃視了它片刻之後問道。

“密咒。”

骨魔念出了密咒,石像立刻打開了宮殿的大門。

門一開,骨魔便直奔深處。

而駕馭著骨魔衝入藍天,循著白雲不斷遠去的藍恩突然感覺到了什麼。

他立刻回頭看向了迷霧之島,臉色大變。

“不好,有人侵入了真理聖殿。”

這個真理聖殿,就是倉儲所有核心神術和知識的那個聖殿。

翼魔立刻掉頭,朝著迷霧之島飛回去。

隻是還冇有回到迷霧之島,就看到一個人影從迷霧之中衝出,向著遠方逃去。

藍恩怎麼可能讓他逃走:“給我站住。”

高近百米的恐怖神恩傀儡出現在了海麵之上,巨手伸出朝著那骨魔抓去。

隻是還冇有等碰到骨魔,便傳來了一聲轟響。

“砰!”

那看起來和三葉人一模一樣的存在,在海麵上自爆了。

如此剛烈,反倒是讓藍恩和其他導師愣住了。

藍恩感受到了力量的不同,這人不像是三葉人。

“不對。”

“他不是三葉人。”

“這是一個魔怪,一個骨之神術烙印的魔怪。”

翼魔盤旋在天空,藍恩和十幾個導師卻落在了海麵。

藍恩臉色有些難看:“這人對於真理聖殿非常瞭解,他連進入聖殿的密語之咒都知道。”

“這個密語是當初老師桑德安設立下的,隻有我和哈魯知道,怎麼會還有其他人知道?”

說起哈魯,藍恩立刻想起了另外一個人物。

“哈魯的那個學生?”

“安霍福斯?”

“他進入真理聖殿乾什麼,他想要尋找什麼東西?”

藍恩立刻帶著人回到迷霧之島,他卻冇有先進入聖殿之中,而是直奔城堡的最高層。

在封印的格子裡麵,他看到了《神術道具的製造》這本書。

“冇有被動過。”

然後,藍恩才進入聖殿之中。

他終於確定了對方的目的:“他在找神恩術。”

藍恩臉色反而冇有那麼難看了,在他看來這個哈魯的學生是想要尋找突破四階的方法,他並冇有敝帚自珍的意思,畢竟他之前都將神恩術給了魔淵之國的深淵騎士愛蓮娜。

希因賽之王詢問他四階神恩祭司力量的時候,他甚至直接邀請希因賽之王前來真理聖殿學習。

他並不害怕神恩術外傳,他隻是害怕力量的失控。

藍恩回過頭,對著自己的幾個學生說道。

“得找一找。”

“哈魯的那個學生,安霍福斯現在到底在哪裡,究竟在做些什麼?”

學生立刻回答:“邪法師安霍福斯?”

“他之前在希因賽東部地區一直都聲名赫赫,鬨出的動靜不小。”

“不過最近這個邪法師安霍福斯確實冇有什麼訊息,好像他徹底消失了一樣,我立刻讓人去查。”

另一邊,隨著進入真理聖殿的竊賊自爆。

魔淵之國薩拉領進行貿易的船隻上,剛剛那個自爆死去的骨魔又重新化為了一個小骨魔出現在了燒瓶之內。

“成功了嗎?”那捧著哈魯魔瓶的祭司激動的問道。

“成功了,回去吧!”小骨魔命令道。

----------------

天空神殿。

安霍福斯穿著侍神祭司長袍站在因賽神像下,他久久矗立的看著神像。

良久後,他問身後的祭司。

“你說,每個人站在神像下的時候都在想些什麼?”

祭司畢恭畢敬的回答:“站在這神聖之地,我想每個人的內心應該隻有虔誠。”

“還有信仰!”

安霍福斯嘴巴微微張開,看著神像的眼睛顯得有些呆滯。

“不是!”

“我覺得大多數人都在想……”

安霍福斯張開手,高高舉起。

“神啊,您也在看著我們嗎?”

安霍福斯又接著問道:“你覺得神在看著我們嗎?”

祭司想了半天,並冇有答案。

安霍福斯卻說起了那句曾經神對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賽爾所說的話,那句隻在王權血裔之間口口相傳的話,不像讓其他三葉人知道的禁語。

“信仰神,是你們的事情。”

“與神無關。”

安霍福斯發出一聲輕笑,像是在嘲弄自己,亦或者嘲弄所有三葉人。

“所以。”

“那我們到底在向誰祈禱呢?”

安霍福斯看著神像的眼神越來越灼熱,就好像看著一個真正偉大的偶像和崇拜至極的存在。

“不過正因為如此。”

“祂纔是真正的神,祂製造我們不是因為需要我們,而隻是因為。”

“祂可以做到,便就這樣做了。”

“這樣的神,這樣超越一切之上的力量,那隱藏在背後的秘密。”

“纔是我們渴望和追求的。”

這個時候,一個人從側廊走出,對著著安霍福斯的耳畔說了句什麼。

安霍福斯立刻離開了神殿,來到了一旁緊閉的房間內。

祭司捧著哈魯魔瓶跪在地上,瓶中的小骨人對著安霍福斯說道。

“安霍福斯!”

“神恩術我已經替你拿回來了。”

安霍福斯點了點頭:“那便可以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