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神!

青年醫師先是跟隨著商團的車隊一路經過暗河地區,安霍之城附近的城鎮這些年都發展得不錯。

這裡是藍恩的故鄉,冰之神殿因為曾經是藍恩作為主祭司的地方。

受這位第二代真理賢者的影響,暗河地區的城市裡到處都是各種食物工坊。

在城市裡,青年醫師看到工坊建築裡有著各種人工蓄水池,祭司和工人們通過各種方法和秘術讓蓄水池中的浮遊生物快速繁衍。

每個工坊出產的食膏都有不同,價格也不同。

哪怕是食膏,也和以前不一樣了。

有的工坊將食膏做成膏餅,有的做成糖膏,有的則做成丸子。

除此之外,還有生產糖、油、麵、粉等各種食物的工坊,每個工坊製作出來的東西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

當地形成了一個個以工坊為主體的家族,這些家族各自擁有著自己生產食物的秘術,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根基。

雖然依舊有著各種勾心鬥角,以及黑暗鬼蜮的事情。

.vp.com

但是因為食物的種類豐富和變多,暗河地區這些年來的人口倍增,甚至不輸於聖山王都一帶。

青年醫師感受著知識和力量帶來的變化,對於前往巫醫之屋學習醫術的想法更加濃烈了。

“神靈賜下的神術,真的徹底改變了這個世界啊!”

商團的嚮導老人幼年是經曆過冇有儀式奇蹟力量的時代的,說起曾經也是無比唏噓。

“那是!”

“以前哪有這麼多奇蹟造物,所有人都和過得和野人一樣。”

“哪裡像現在一樣,有各種各樣的食物吃,還有衣服穿。”

“夜晚的時候整個城市都是一片黑的,現在還有油燈點……”

嚮導老人喋喋不休的說著曾經,感覺現在的一切都和做夢一樣,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昔日不可想象的。

青年醫師跟著一起說說話,臉上也充滿了笑容。

過了安霍城所在的核心區域,周圍就開始漸漸的變得荒涼。

到了這裡,便冇有了什麼商隊再往前了。

他開始步行。

繁華的大城市變成鎮子,鎮子變成稀稀落落的村莊,

到了最後,便連一個人影也都看不見了。

荒蕪寂寥的大地上,除了沙石什麼都不存在,隻有他一個人行走。

按照嚮導老人給他畫的地圖,他越走越遠。

逐漸的離開了希因賽的國度。

終於在一個下午,他看到了自己千裡迢迢尋找的目的地。

一條巨大的斷裂撕開大地,下麵是看不到底的黑暗。

“死亡大裂穀。”

青年醫師沿著大裂穀走了許久,找到了一座神奇的骨橋,

確實和那人說的一樣,站在上麵讓人兩腿發軟。

往下看,頭暈目眩。

但是也冇有他說的那麼危險。

橋雖然隨風搖晃得厲害,但是實際上非常結實,兩側也有防護冇有那麼容易掉下去。

穿過骨之吊橋,他又曆經了所謂的善惡迷霧。

和那人所說的完全不一樣,他什麼都冇有看到。

迷霧裡,他看到了一堵高出霧層的牆。

以及一扇大門。

大門的最上麵有著一個巨大詭異的頭顱,高高俯瞰著青年醫師,他甚至感覺到這個頭顱是活著的,因為它的眼珠子在咕嚕嚕的動。

牆裡麵依舊迷霧重重,但是他偶爾能夠聽到一些怪異的叫聲,還有腳步聲。

從遠處傳來了聲音,問青年醫師。

“你不是來治病的,你來找我們做什麼?”

巫醫的聲音有些低沉,就好像帶著迴音。

青年醫師停下腳步,在迷霧裡看向了周圍:“我是一名醫師。”

“我來到這裡是想和巫醫大人您們一樣,成為能夠救治所有疾病和傷痛的偉大醫師。”

他誠懇的說道:“巫醫大人,您雖然擁有強大的技藝,也擁有慈悲的善心。”

“但是您們的人數太少了,而整個希因賽需要救治的人卻太多了。”

“您如果將這種技藝傳播開來,便能夠讓整個世界的人都能夠得到救助。”

迷霧漸漸散去,露出了巫醫之屋。

巫醫們並列站在小屋之前。

和傳說的一樣,他們穿著特殊的罩袍,帶著神秘的麵具。

六位巫醫互相看了一眼之後,搖頭對著青年醫師說道。

“你理解錯了。”

“我們所做的一切並不是為了去治病救人,我們的目的是瞭解生命的奧義。”

青年醫師一臉茫然,可是巫醫們接下來卻說道。

“不過,你可以跟隨我們進行學習。”

“隻要你願意成為瞭解和探索生命奧義的人。”

青年醫師跪了下來:“謝謝您,從今天開始我就是您們的學生。”

六位巫醫朝著小屋裡麵走去,青年醫師也站了起來跟隨著往裡走。

屋子裡。

青年醫師換上了一件背後有著圓印記和人形烙印的罩袍,正式成為了巫醫之屋的人。

在這裡,他第一次知道人體的奧秘。

知道三葉人的意識思維是從大腦開始延伸的,而大腦的不同部分的功能還不一樣,三葉人體內的不同的器官有著什麼作用。

他也注意到了,巫醫們治病的方式有很多。

其中比較特殊和常見的,是他們可以製造一種骨粉,隻要服用下去便可以治療病痛。

青年醫師問巫醫們:“這種製作藥粉的力量,是什麼力量?”

巫醫們告訴他:“這是骨魔術。”

“通過瞭解病理,從而製造出剋製病源的骨粉。”

“需要你掌握生命的力量、骨魔術的天賦之力,二者合一才能夠使用。”

青年醫師激動不已,想要詢問如何才能掌握這種力量。

但是巫醫直截了當的告訴他:“你冇有辦法學會,普通的祭司也冇有辦法學會。”

隻有骨魔的天賦,和生命道具·神造之人的神奇力量結合在一起,才能夠創造出這種奇蹟。

青年醫師並冇有沮喪。

他相信隻要自己想辦法,便一定能夠找到另一條路。

-----------

隨著有第一個三葉人醫師加入巫醫之屋,就好像在諸多醫師晦暗的道路上,推開了一扇光明的大門。

整個希因賽開始不斷的有醫師朝著巫醫之屋而去,其中有少數人加入了巫醫之屋,更多的被拒之門外。

在這裡,他們學習的不是神術。

而是瞭解生命的本質和奧秘,因此普通人也可以加入其中。

因為他們的宗旨和主張,他們也被三葉人稱之為生命學派。

這個學派源自於最初的六位巫醫,致力於尋找或者創造一種能夠讓生命發生蛻變的力量。

但是傳說傳著傳著,就漸漸變得不太一樣,

有人說生命學派所追求的秘密,是為了製造出最完美的生命。

甚至有的人說。

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成為——。

神。

他們的那個拓印人形,便是證明這個猜測的重要依據。

畢竟在許多人看來。

人的形態,就是神靈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