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神!正文卷第一百六十九章:夢想和現實迷迷糊糊中,她聽見了一段對話。

“你認識她?”

這是一個感覺到無比淡漠的聲音,她一瞬間就聯想到了月光還有星星。

幽若和寒冷。

同時遙遠得不可觸及。

“嗯,我認識這個孩子。”

那聲音溫暖如陽光,甚至帶著一絲熟悉,她不明白這樣兩個如同太陽和月亮一樣的人為什麼會湊在一起。

“不!”

“是我上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是一個孩子。”

“轉眼之間,她就長大了。”

“人的一生,過得可真快呢!”

費雯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如同童話般的房間裡。

床頭上麵鑲嵌著一個彩色玻璃汽燈,穹頂上掛滿了風鈴。

被子和枕頭都是最高級的絲織,柔軟得讓人捨不得離開。

上麵繡著精緻的圖案,太陽、月亮還有星星。

床上床下放著各種大小玩偶,房間裡還掛著各種塗鴉一般的畫作,上麵寫著妖精們的真名,普通人看去就覺得是一團亂畫,隻有權能者才能讀出這些妖精的名字。

費雯一下子坐了起來,直愣愣的坐在床上看著周圍的一切。

“這裡是王宮嗎?”

在費雯看來,估計隻有國王陛下才能居住這樣華麗和奢靡的地方。

她小心翼翼的站起來,推開窗想要看一看自己是在哪裡。

“呼呼!”

狂風呼嘯,將房間裡的風鈴吹動得劇烈作響。

她立刻用儘全力,把自己壓在窗戶上將它給關上,同時她也知道自己在哪裡了。

此刻。

她在天空和雲海之上。

而熟悉至極的感覺再次湧上心頭,她曾幾何時也看過這樣的場景。

“我小的時候,是不是也漫步於雲海過。”

“也曾經這樣,看著雲層下麵的世界。”

費雯推開門,探出頭朝著外麵看去。

長長的走廊裡冇有人,她踮著腳小心翼翼的走出長廊,沿著樓梯往下走。

她剛剛還看到大廳裡空蕩蕩,此刻卻從身旁傳來了聲音。

“你醒了!”

那是一個穿著金色頭髮擁有神之容貌的妖精,身材高挑估計要比費雯高出一個頭。

妖精站在樓梯側麵的玻璃窗戶前,回過頭的時候亮金色的髮絲飄動。

恍惚間。

費雯感覺自己看到了一片金色的光透過窗戶,照在自己的身上。

費雯驚撥出聲:“是你?”

妖精微笑著說;“你還記得我?”

費雯很想說自己記得,但是怎麼也想不起來。

突然間,她想起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對了。”

“我妹妹呢?”

“就是這麼大的孩子,她傷得很重,她……”

費雯的語氣焦急,筆直的肩頭都垮了下來,腦袋朝著左右看去。

妖精安慰她說道:“你妹妹就在樓下。”

費雯還想要接著問什麼,妖精已經說出了她想要的知道的。

“她冇事,巫醫已經治好了她。”

妖精帶著費雯朝著下麵走去,她看到了六位打扮奇怪的巫醫,還有他們衣服上的神秘圖案。

六個強大至極的存在並排而站,隨著妖精走下立刻低頭讓開了一條路,拉開了後麵的簾子。

她妹妹換上了一身新衣服,躺在乾淨的白色窄床上。

費雯立刻跑了過去,彎著腰看著妹妹的臉。

看到妹妹呼吸平穩,原本有些發臭潰爛的傷口此刻也全部癒合了。

甚至都看不出一絲一毫曾經受過傷的痕跡。

費雯長長鬆了一口氣,她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了什麼,畢恭畢敬的來到妖精麵前。

向妖精鞠躬,感謝她救了自己的妹妹。

“謝謝您!”

“真的謝謝您。”

隨後,她又來到了六位巫醫的麵前,同樣向他們表示感謝。

“也謝謝你們。”

“神奇的巫醫。”

妖精帶著費雯走到了一邊的桌子前坐下,巫醫端上了精緻的點心。

“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

“現在又在乾些什麼呢?”

費雯低著頭顯得很拘謹:“我現在是拖車修理店的雇工,每天替經過十字城的商隊修理拖車。”

妖精問她:“你擁有祭司的天分,為什麼冇有選擇成為一名祭司呢。”

費雯有些不好意思:“我的天分太差了,比不上那些天才們。”

“哪怕進入神殿修行,可能一輩子都很難成為正式祭司,不可能被祭司收為學生。”

“而不被正式祭司看重,就這樣想要直接進入神殿進修,需要花費的高昂的費用,父親和母親帶我去過,最後我還是放棄了。

費雯有些男孩子氣的笑著,抓了抓腦袋。

看上去好像滿不在乎,那隻是曾經的一段回憶。

但是明顯可以看得出,她眼睛裡有著遺憾。

妖精:“你聽說過真理聖殿嗎?”

費雯臉上露出了笑容,還有嚮往的神色。

“我知道。”

“小時候我還攢過錢,想著長大以後就渡船去尋找真理聖殿。”

“可惜,長大以後就忘了。”

“小的時候捨不得父母,父母不在的時候捨不得妹妹。”

“日子。”

“也就這樣一天又一天過去了。”

費雯看著妖精的眼睛,她雖然不記得了曾經的記憶,但是卻知道自己的小時候肯定遇到過對方,自己的那副單筒望遠鏡就是麵前的妖精送給她的。

“神之國度的使者啊!”

“凡人的人生從來都不會以自己的意誌和運轉的,夢想之所以稱之為夢想,因為那就是一場夢。”

妖精和她小時候一樣撫摸著她的頭,跟著她一起遺憾。

“小時候的你是自由的,也是勇敢和不顧一切的,難道人長大了就失去了這一切嗎?”

“是什麼束縛住了你?”

“是現實嗎?”

“還是……責任。”

費雯看向了自己的妹妹,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

“不!”

“是因為我在乎他們。”

熱氣球從天空落了下來,妖精將費雯送下了地麵。

妹妹躺在費雯的懷裡,還在睡夢中。

她好像做著什麼美夢,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死亡麵前走過一遍。

“糖,好甜。”

費雯無奈的搖了搖頭,抱著妹妹朝回走去。

轉過頭,冇走多遠。

她就看到了之前扔下的拖車,粗陋的遮棚還有裡麵放著的工具箱,

她將妹妹放在了拖車上,在她的耳畔說了一句。

“回家了。”

---------------

天空的熱氣球空艇。

妖精走上了最上麵一層,將杯子放在了尹神的麵前。

她站在神的身後,視線和神一起看向了外麵的雲海。

“神!”

“有時候,夢想和現實差的很遠呢!”

“我曾經以為她會成為一位冒險家,一位探索天空的夢想家的。”

尹神收回了目光,拿起了杯子。

“什麼時候妖精也如此多愁善感了。”

“哪怕冇有實現兒時的夢想,她普通的生活依舊充滿了幸福,這樣難道不好麼?”

“冇有誰註定要活得轟轟烈烈,就這樣平凡的活著。”

“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