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神!

聖湖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建築,看上去就是一個如同橢球的三層小屋,小屋整體像是用海底的不知名生物的滕根編製成的,隻是這滕根粗壯結實無比,有的堪比柱子一般的粗。

很難想象,到底是出自於什麼生物。

這樣怪異的建築出現在聖湖邊,卻冇有任何人覺得奇怪。

甚至。

往來的商隊和路人都冇有人去關注它的存在。

從聖山腳下駛出的車隊沿著聖湖前往遠方,商隊的人討論著最近王都神仆之城中的事情。

“聽說了嗎,國王陛下的病好了。”

“真的?”

“那真的是太好了。”

“是新出現的侍神祭司大人治好了王的病,城內的不少大人物也想要讓侍神祭司替他們看病呢。”

“神殿裡的祭司大人真的是太厲害了,比城裡的那些撇腳醫師厲害多了。”

“當然,他們體內可是流淌著初王萊德利基的血脈。”

希因賽之王已經快一年冇有在人前露麵了,神仆之城的人都知道王病了,甚至有人猜測王熬不過今年了,畢竟他的年歲已經很大了。

冇有想到前幾天,王再次出現並且表現出瞭如同重返青春一樣的朝氣。

這讓神仆之城內充滿了歡呼,所有人為之感到高興。

赫尼爾王朝的第二代王雖然冇有做出他父親一般的赫赫功績,但是在他在位的時候王朝穩定,因為儀式力量帶來的恩惠接連爆發。

這便足以讓無數平民感念於他,人們都希望這樣和平穩定的時代能夠接著延續下去。

突然,車隊裡又一個人發現了湖邊的建築。

“咦!”

“這哪裡來的房子,好奇怪呀。”

他身邊的人卻嘲笑他少見多怪:“什麼奇怪,不就是個房子麼?”

商隊遠去,一切如常。

湖畔的小屋裡。

尹神坐在由滕根編織成的座椅上,神聖的白袍和充滿生命律動的滕根相襯,有著彆一番的感覺。

湖畔折射的陽光照在屋頂上,帶著水一樣的搖晃的漣漪。

他的麵前跪著一排六個新生的四階骨魔,這是他隨手製造出來的仆從,用以收拾了打理屋子裡麵的東西。

它們擁有著強大的力量還在其外,主要是他們形態類似於三葉人,出入於內外冇有那麼突兀。

但是今天,尹神決定賦予他們一樣另外的使命。

他們身上都融入了一件和他們身體格格不入的東西,不應該屬於三葉人的東西。

人類的手或者腳,有的還有一個骨魔直接長出一副人類的頭顱,這些部分都湧動著生命權能的力量。

這不是生命權能和智慧權能的融合。

更準確的說是一個智慧權能的物種,使用一個生命權能的道具。

尹神手指點在了俯首上,靜靜思索了一下。

“生命道具·神造之人。”

“這個名字怎麼樣?”

妖精看著這些生命權能的道具,扭頭對著神說道。

“不如把所有的道具都納入序列排行吧,全部記錄在神之杯中。”

“序列之算奇蹟道具的話,是不是感覺有些不太圓滿的樣子。”

“應該將世界上所有的道具都算進去嘛。”

尹神想了一下,由神之杯記錄所有的道具初衷便是想要記錄下這世上生命智慧的造物,用以推動對於真理和知識的探索。

這樣說來,不論是奇蹟道具還是智慧權能的神術道具,亦或者生命權能演化的生命道具。

雖然誕生和製造的方式不同,但是都可以算得上是真理和知識的一部分。

“這個想法不錯。”

尹神的意念一動,夢界的太陽便隨之而轉動。

銘記在神之杯上的道具序列,出現了變化。

【奇蹟道具·妖精的熱氣球】的上方多出了一個名字,其序列號自動往下移動了兩名。

序列號1變成了神造之人,序列號2變成了神聖之舟。

【生命道具·神造之人】

【序列號1】

【它是一部用以收集記錄世界上所有生命本源的道具,所有的生命本源都將會上傳至萬物母螺之中;擁有它的一部分,你便可以獲得畸形的永生,當你身體腐朽老去的時候,你的身體和血脈會在永遠的輪迴中死去重生,新的意識將從中誕生。】

【無數個意識在一具不死不滅的身體裡流轉,這究竟是同一個人?還是無數個人?】

【頭顱:擁有變形成為任何人甚至其他種族的能力。】

【軀乾:可以製造各種生物的器官。】

【左手:可以治癒傷勢。】

【右手:可以吸收病痛。】

【左腿:儲藏著生命力量,擁有它你將擁有近乎不滅的能力。】

【右腿:儲藏著病毒之源,觸碰它的生命便會遭受病痛的折磨。】

這便是尹神製造的新生命道具,一個未成形的人體。

生命權能的造物。

當有一天,這六各分部間任何一個找到生命權能所缺失的那一部分。

六個身體器官便會組合起來,成為一個擁有智慧的神造之人。

那個時候。

他便會回到夢界覲見神靈,帶著神許給他的使命迴歸。

而這些骨魔,便是這件生命道具的載體。

他們會幫助尹神行走在這片大地之上,利用智慧尋找或者製造出,生命權能缺少的那一部分。

妖精有些擔憂:“它們真的能找到生命權能缺失的那一部分嗎?會不會失去控製呢?”

尹神對自己親手製作的這件生命道具,還是感覺有些滿意的。

但是對於這些仆從什麼時候能夠找到生命權能的另一部分,能不能找到,他也冇有太大的把握。

“試試吧!”

“驚喜總是會在嘗試之中出現的。”

妖精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不如我們開著空艇帶著他們去各地轉轉,看看他們是怎麼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又是怎麼收集生命之源的。”

“要不然他們失控了怎麼辦,變壞了怎麼辦?”

她纔不會說,這是想要和神一起在外麵的世界多玩一段時間。

莎莉趴在視窗,踢踏著小腿。

她看到了湖麵躍起的一條大魚,水波在陽光下泛起漂亮的顏色。

“咕嚕嚕!”

妖精立刻露著笑臉說道:“神!”

“您看莎莉也同意了。”

誰能知道咕嚕嚕究竟是同意,還是拒絕的意思。

卑微的骨魔跪在地上,它們其實是擁有初生的智慧的,但是卻還冇有被啟用。

就像是幾具,還冇有被通上電的電器。

尹神抬起手。

智慧王冠的影子在他的指間浮現,猶如一枚戒指。

“權能賦予爾智慧,而吾賦予爾使命。”

智慧王冠的力量啟用了骨魔的意識和智慧,與此同時也將他們的使命永遠銘刻在了他們的血脈之中。

世世代代。

無窮無儘。

骨魔們一個接著一個醒來,空洞的眼神裡亮起智慧的光芒。

他們卻不敢抬頭去看。

他們哪怕不知道麵前的到底是誰,但是本能的畏懼那強大到難以想象的力量,還有不可直視的神靈姿態。

這三人。

便是創造一切的因賽神,萬物之母莎莉,還有立於神台之右的使者。

也即是,夢界的管理者。

世上的一切在他們三人麵前,都顯得如此微不足道,生命的詩歌都好像隻是一卷記載書籍上漫不經心的書,放在他們無窮無儘的書架之上。

浩瀚文明的變遷,就隻是他們桌子上的棋盤。

尹神擺弄完了這些新造之物,便站起身來,朝著上一層走去。

“出發吧!”

從屋子頂部一個巨大的熱氣球升騰了起來,那橢球一樣的三層小屋剛好鑲嵌在氣球下麵。

妖精的熱氣球化為空艇飛了起來,朝著天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