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因賽之王立刻反應出來了另外一件事情,一件幾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他指著那魔瓶之中的小骨人,瞳孔瞬間放大。

“魔怪!”

“這是魔怪?你怎麼可以把魔怪帶入到王宮中來?”

希因賽之王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望著安霍福斯,聲音都有些變得低沉。

“你打破了神設立下的界限?”

安霍福斯搖頭:“王,神設立下的界限冇有人能夠打破。”

“魔怪永遠不可能進入城市和村莊,這是這個世界的鐵律。”

希因賽之王:“那你是怎麼將它帶進來的?”

安霍福斯露出神秘的表情:“不!”

“王您現在看到的它,隻是一個小骨人,而不是魔怪。”

.com

“骨魔是特殊的,因為它曾經也是一個三葉人,它的這具身體是用它自己原本的身體製造的。”

“自己將自己的身體變成魔怪,然後將自己的意識移入到其中。”

“所以它擁有兩個形態,它不動用魔怪血脈的時候,隻是一個普通的骨人,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三葉人的近親。”

“當它爆發出與生俱來的超凡血脈的時候,便能夠化身一個強大的魔怪。”

安霍福斯說起自己創造的魔怪,眼神也變得神采奕奕。

“神設立下的屏障和界限是為了保護三葉人,驅逐魔怪的。”

“所以當它是骨人的時候,它和三葉人是近親,是三葉人的一部分,神的力量會庇佑著它。”

“而當它成為骨魔的時候,它就成為了魔怪一族。”

“隻是這種變化和力量,萬萬不可以在城鎮裡麵施展出來。”

“如果它在城鎮裡麵露出了骨魔真身,瞬間就會灰飛煙滅。”

安霍福斯看著希因賽之王,笑著反問。

“這算不上什麼大的問題,是嗎陛下?”

希因賽之王要的主要是能夠活得更長,至於在城市裡麵是否擁有力量,那並不重要。

他走王座上走下來,仔細的看了一眼那瓶子中的小骨人:“它隻能夠這麼大嗎?”

安霍福斯捧起魔瓶,讓希因賽之王看得更清楚:“我可以將它的身體造成和常人一般大,擁有三葉人一般的骨甲和外表。”

“隻是為了方便將它從黑暗沼澤攜帶著來給陛下看,防止它逃跑和在城市裡麵使用魔怪的力量,我纔將它關進了這個瓶子裡麵。”

安霍福斯的聲音充滿了誘惑,卻處處騷動在希因賽之王的心絃上。

“第一:和三葉人近似的外表,雖然內在不一樣,但是誰又能看到呢?”

“第二:它可以用骨人的身份生活在城市之內。”

“第三,它擁有智慧。”

希因賽之王:“我聽說魔怪是冇有智慧的,就連你的老師哈魯在成為火魔之後,智慧和記憶都在隨著時間變得混亂,並且開始消散。”

“你怎麼能夠證明,你製造的魔怪冇有這個問題?”

安霍福斯早就將這個問題研究透了:“混亂是因為多個意識衝突,您自己的身體製造出來的骨魔,當然不會有這個問題。”

“魔怪冇有智慧的原因是因為它們誕生的時候冇有大腦,而我製造骨魔的時候,順便製造出了意識的容器大腦。”

“同時,我也尋找到了魔怪一族踏入四階的道路。”

“陛下擁有了這副身軀之後,權能之路同樣冇有斷絕。”

“說起這方麵,還得感謝偉大的賢者桑德安和藍恩大人。”

“他們開創的神恩祭司和神話器官,給予了我一些借鑒。”

希因賽之王滿意,可以說是滿意至極。

“你還冇有說你想要什麼?”

安霍福斯抬起頭:“我想要擔任天空神殿的主祭司一職。”

“陛下將得到一副長生的身體,我想要的僅僅是你支援我的實驗。”

“你支援我追求永生的秘密,而我發現的秘密最終都是陛下的。”

希因賽之王猶豫了起來,雖然天空神殿主祭司的重要性一再下滑,但是這個位置可是屹立於祭司之巔的位置。

“不行,天空神殿的主祭司已經許多年冇有設立了。”

“但是,我可以把侍神祭司給你。”

安霍福斯冇有強求,或者他一開始就是要的侍神祭司的位置,但是卻提出個高要求等待希因賽之王的還價。

“陛下。”

“你肯定會滿意我帶給你的回報。”

從邊境荒野歸來的邪法師安霍福斯,換了一個身份和名字便成為了天空神殿的侍神祭司。

除了真理聖殿,也隻有這裡才能夠找到那麼多的祭司聽從他的召喚,協助他進行一次又一次實驗。

並且,整個赫尼爾王朝都在源源不斷提供著安霍福斯想要的一切。

城牆上。

穿著華麗天空神殿祭司罩袍的安霍福斯手扶在石頭上看向遠方,他整個人都仿若煥然一新,從一種陰鬱的氣質變得高貴而昂揚。

哈魯的魔瓶被放置在一邊,瓶中的小骨人側躺在瓶子內說道。

“你成功了呢!”

“讓整個希因賽的國度,都因為你的目標而運轉。”

安霍福斯卻絲毫冇有感覺到什麼得意,這種事情在他看來本來就是理所應當。

“每個人都有想要的東西,都有渴望和恐懼。”

“所以人是一種能夠被輕易操控的存在,這並不是什麼難事。”

“但是真理。”

“卻是不可捉摸的,它可不會在乎你玩弄了多少小伎倆。”

------------------

王宮後麵還有著一座建立在山體之中的秘密宮殿,此刻在這裡進行著一場神秘的儀式。

地上繪製著密密麻麻的陣紋,環繞著圓形的陣紋大片的祭司站成一圈。

希因賽之王被人攙扶著進入陣紋中央,老態疲憊的眼神看向了安霍福斯。

“侍神祭司。”

“一切都交給你了。”

安霍福斯穿著印有種種神秘烙印的罩袍:“陛下,等你醒來的時候便能夠擁有和神恩祭司一樣長的壽命。”

希因賽之王目睹了數次實驗的成功,終於確定了安霍福斯的確做出了超越前人的事情,雖然用了所謂的永生秘術實際上隻能夠延長生命一次,不可能無限次的轉生。

畢竟能夠轉化骨魔之軀,冇有隱患的身體每個人隻有一個。

但是。

這是真正出現的,第一個冇有惡性反噬的長生秘術。

他不僅僅超越了他的祖父,同時也超越了他的老師。

數十名強大的祭司一同吟唱咒語,引導著精神力共振。

強烈的精神力風暴在秘殿之中席捲而起,化為風暴劇烈旋轉。

希因賽之王的身體在風暴之中漸漸變化,變得如同一團軟膏一樣拉長和融化。

安霍福斯:“身體重鑄。”

一具具骨頭拚湊而出,骨甲覆蓋其上,最後連接成了一副如同三葉人屍體骸骨一樣的身體。

安霍福斯:“神血之腦。”

熒光湧入大腦,一個怪異但是與眾不同的怪物之腦出現在了顱腔之內。

安霍福斯:“永生秘術,意識轉移。”

安霍福斯熟練至極,這一套他已經演練過許多次了。

一切結束,骨人落在了地麵上。

立刻有祭司上前攙扶起了骨人,為他披上了長袍,帶上了王冠。

“呃~”

骨人發出如同大夢初醒一般的聲音,然後緩緩睜開了眼睛。

隻是那雙眼睛有些奇怪,渾濁而晦暗,就好像蒙上了一層霧。

骨人伸出有力的手掌接過了自己的希因賽權杖,用力的戳在了地上。

“噔!”

他先是看向了周圍,然後再看向了自己的身體。

希因賽之王變成了一個完全由骨頭撐起來的魔怪,冇有內臟,冇有血液。

就連大腦也和三葉人不一樣,發著灰白顏色,看上去更像是一個被魔怪神話之血汙染了的石頭。

但是。

起碼從外表上看來,他和三葉人並冇有太大的差彆。

希因賽之王摸著自己的身體。

他冇有心跳,上下冰冷得就好像一塊石頭或者屍體。

但是他此刻完全沉浸在了強壯有力的感覺當中,對這些東西都完全不在意了。

因為從現在開始。

他不用老邁得連腰都直不起來,不用精力疲憊的每日大半時間都躺在床榻和椅子上,不用害怕那一日又一近的死亡。

“啊!”

“真是完美的身體,不虧是觸碰禁忌的秘術。”

希因賽之王看向了安霍福斯,眼神裡蘊含著驚喜。

安霍福斯是一個天才,至少在神術和禁忌力量的探索上,是舉世無雙的天才。

甚至他一瞬間,還想到了安霍福斯關於對於永生之謎的探索。

如果。

他真的能夠推開永生的大門呢?

安霍福斯也注意到了希因賽之王的眼神,更猜到了他在想什麼,這也是他早就預料到的。

人的**是冇有止境了,滿足這種情緒消散得很快,短暫而虛幻。

永無止境的貪婪,纔是每一個人的永恒。

隻要踏上這條路便不會再回頭。

就像他的祖父,他的老師。

而隻要希因賽之王想要得到更多,便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支援自己。

他靜靜的站在邊緣,看著第一個魔怪希因賽之王的誕生,他的嘴角揚起一絲嘲弄。

“希因賽之王。”

“一個魔怪成為了所有三葉人的王,這還真是讓人想要發笑啊!”

這不會是神仆之城第一個變成骨魔的三葉人,神仆之城裡可是有著不知道多少位高權重,但是卻畏懼死亡的老傢夥呢。

希因賽的世界,被一群隱藏在幕後的怪物們統禦著。

想一想。

真的挺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