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的熱氣球吊籃被放在了神殿長廊通道的角落裡,已經二三十過去了,如果在凡人的世界肯定早已經腐朽。

但是在這神之國度中,它依舊嶄新如初。

這一天,在神之殿堂內橫行穿梭的巨怪之王和往日一樣快速奔跑。

她腳步噠噠噠的快速穿過通道,啪的一腳將吊籃踩了個窟窿。

然後,她就盯上了它。

“咕嚕嚕。”

生命之母莎莉將它翻了出來,拖到了長廊外麵。

她站了上去,在吊籃上蹦了幾下。

什麼動靜都冇有。

“咕嚕嚕?”

她看過夢妖希拉坐過這個東西,這東西會飛。

.vp.com

不過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站上去的時候它就不飛了。

生命之母莎莉拖著它來來去去,從裡麵拖到外麵,又拖到了神殿大門口。

這動靜,很快便吸引了尹神的注意。

莎莉坐在神殿前的階梯上,整個人都被揚起的熱氣球布給緩緩蓋住了,尹神站在神殿前看著她就好像一個小貓咪一樣拱著熱氣球布從下麵探出腦袋來。

她身上被繩子給纏著,臉上露出無辜的表情。

“咕嚕嚕。”

尹神和她四目相對,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抬起手,準備製造一些火油點燃起這熱氣球,讓它重新升起來。

“嗯~”

尹神突發奇想,不如直接將願之光融合進這熱氣球內,它不就從手動變成自動的了嗎?

他想到了就去做。

伸出手。

天上的太陽閃了一下,一束光從太陽上落了下來。

這一束願之光中,有著一盞使用火素點燃的汽燈的影子。

火素汽燈願之光落入了熱氣球中,立刻看到整個熱氣球都出現了變化,材質隱隱散發著金色之光,剛剛被莎莉踩出來的洞也緩緩合上了。

熱氣球上的火爐,也從原本的火爐形態變成了一個燈盞的模樣。

隨後,火一下子砰的就燃燒了起來。

熱氣球也撐了起來,飄在了半空中。

這也代表著,這件普普通通的熱氣球此刻成為了一件神術道具。

尹神冇有停下,他接著融入願之光到熱氣球內。

熱氣球的材質變得越來越彩色斑斕,甚至有種夢幻的感覺,各種各樣的彩色塗鴉出現了熱氣球上。

當初妖精給孩子們實現的那些願望,糖罐、帽子、水壺、圍巾、望遠鏡等等禮物,一個接著一個出現在了吊籃的儲物箱裡。

這個儲物箱每天會重新整理一遍,填補裡麵的禮物。

它會自動收集周圍空氣、大地、海洋之中的材料,當做獻祭之物。

填補汽燈的火素,還有禮物儲藏箱的儲備。

但是當多縷願之光融入了熱氣球中,它從一件神術道具再次發生了蛻變。

它擁有了特殊的力量。

那些交錯融合進入熱氣球的願之光,發生了某種變化,在熱氣球上催生出了一顆圓形的寶珠。

“嗯?”

尹神感受了一下,便知道這寶珠的作用。

將眼睛貼在寶珠上,可以看到附近的人做的夢。

這種變化,是尹神冇有想到的。

充滿了未知還有不可控性,但是同樣也蘊含著奇蹟。

“挺有趣的!”

願之光已經完全融入了這熱氣球中,但是尹神的眼睛透過真實看到本相。

他在糾纏在一起的願之光上留下了這件物品的名字,本來想取個很厲害的名字,最後想了半天在上麵寫上了。

奇蹟道具——妖精希拉的熱氣球。

後麵還出現了一行序列號0001。

這個數字是可以改變的,並不是以單純意義上的厲害和不厲害區分。

而是以擁有神話之血越多,神話之血的等級越高,排列就越靠前。

想了一下,尹神還增添了幾行備註。

“夢境的妖精希拉離開神之國度進行旅行,小妖精們送了她帽子和圍巾,而大妖精則贈與了她這件禮物。”

“妖精乘坐著熱氣球前往凡人的世界,尋找著擁有美麗願望的孩子,送給他們童年的珍寶,為孩子們帶來幸福和快樂。”

“吊籃的儲藏箱裡,有著妖精希拉曾經贈與孩子們的禮物。”

第一件奇蹟道具誕生了。

神之杯也立刻出現了變化,杯壁之上出現了一行細小到看不見的文字,記錄下了這件奇蹟道具妖精希拉的熱氣球的資訊,還有神的備註。

尹神滿意的低下頭,就看到了台階上蹦蹦跳跳朝著天上看去的莎莉。

“咕嚕嚕。”

尹神:“想要坐上去?”

莎莉:“咕嚕嚕。”

尹神牽著莎莉坐上了熱氣球,漸漸的朝著天空飄去,然後消失不見。

夢妖希拉踏上了神賜之地的太陽花海,飛上了神之殿堂。

她的手中拿著自己新寫的“著作”,正迫不及待的想要拿給神看,讓神成為自己得意之作的第一個讀者。

“神!”

“神?”

希拉走遍了整個神殿,卻發現神和莎莉都不見了。

“怎麼會?”

“月亮是暗淡的啊!”

妖精一頭霧水的走出神殿。

------------------

藍恩提著汽燈在密密麻麻的書架之中穿梭,好像在尋找著什麼。

他聽說了一件事情,自己的老師桑德安當年將神術道具的製作方法隻傳給了自己和哈魯,冇有留下任何文字。

但是哈魯卻將這種方法記錄了下來,寫成了一本書放在了這裡。

幾箇中年人緊緊跟在藍恩的身後,看上去比藍恩要老邁得多。

然而他們一開口,卻尊敬的稱呼藍恩為老師。

“老師!”

“愛蓮娜大人成為了四階神恩祭司,想要邀請你前往魔淵之國的王都參與典禮。”

二三十年的時間過去了,這些歲月在藍恩的身上留下痕跡並不深刻。

這便是神恩祭司的強大。

藍恩對於外麵的一切變得不是那麼關心,他更關心的隻是自己的學生們,如何更好的傳授力量和知識,如何讓聖徒的意誌傳承下去。

除此之外,也就是聽一聽一些老熟人的訊息。

藍恩臉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點了點頭。

“愛蓮娜最後還是成功了?”

“很好!”

但是他又立刻接著說道:“我不會離開真理聖殿的,我的身份離開真理聖殿都會引起各種猜測,更彆說去魔淵之國的王都。”

“你替我去一趟,帶給愛蓮娜我的祝福就好了。”

學生又想起了什麼,接著說道。

“對了,老師。”

“您還記得安霍福斯嗎?”

藍恩一邊爬上梯子,一邊回想著什麼。

過了好一會,他纔想起了這個哈魯的學生,同時還是自己同鄉的晚輩。

曾經他還想要人去追回這個哈魯的學生,讓他重新回到真理聖殿。

“哈魯的學生,一個非常有天賦的孩子,他怎麼了?”

中年人抬著頭看向了梯子上的藍恩:“聽說他的手上擁有一件可以製造和控製火魔的瓶子,在希因賽東部鬨出了不小的動靜。”

藍恩立刻回過頭來:“哈魯的這個學生,他製造出了神術道具?”

對方回答:“好像不是。”

“他應該是找到了當年哈魯的魔瓶,然後想辦法修複了它。”

藍恩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

他精神力控製下,一本隱藏在深處不知道有多久的書卷飛了出來,最上麵寫著——《神術道具的製造》。

他鬆了口氣,對著自己的學生說道。

“如果是這樣,不用去管他。”

藍恩帶著這書捲來到了城堡最深處的聖殿,將它收起封印。

束之高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