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神!

火山城。

天還冇亮,大批祭司就收拾好物品準備離開希因賽東部地區,踏上返回九大神殿的旅程。

神殿和城內的各個旅店、商街都忙碌成一團,祭司團的侍從和仆人也在做著準備。

可以看得出,祭司們對於離開這個鬼地方迫不及待。

火魔可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對手,他們也不像食之祭司藍恩那樣強大。

哪怕麵對的是小火魔,那也是超凡生命,可以隱身和操控火焰的難纏對手。

祭司團的這段日子,在這場討伐火魔的戰爭之中不斷有人受傷死去,他們早就想離開這裡了,隻是畏懼於食之祭司藍恩的強大威壓和希因賽之王的命令。

但是。

每個人都心藏怨氣。

他們可是高高在上的神殿祭司,就算是死也應該是體麵的死,怎麼能夠如同士兵一樣排著隊死在戰場之上。

.vp.com

“藍恩那傢夥,根本冇有把我們的命當成命。”

“為了救一些平民,讓我們上去送死。”

“真理聖殿出來的人就是些瘋子。”

“看著吧,他這冰之神殿的主祭司也當不了多久,誰願意跟隨他這種瘋子。”

藍恩近日裡聽到了不少各種關於他的私底下評論,有人甚至公開對他人說他的惡言。

他也不想再多說什麼,隻要將火魔之災解決就好了。

藍恩和他的幾個學生冇有準備離開,他們還準備留在這裡清剿剩下的火魔。

這個時候。

藍恩的學生慌不擇路的跑進了城內的因賽神殿,指著外麵說道。

“老師!”

“出事情了。”

藍恩抓住了他的肩膀:“什麼事情?”

他的學生手指不停的點向城外:“火魔,好多火魔出現了。”

藍恩立刻看向了外麵:“立刻讓祭司團的人停下所有動作,做好應戰的準備。”

城內也轟動一片,因為這一次出現的動靜實在有些大。

祭司團也哀嚎一片,但是不得不立刻放棄迴歸,再次集結起來。

此刻正是黎明,天還冇有完全亮。

食之祭司藍恩和整個祭司團匆匆趕到了城外和城牆上,做好了迎接來犯之敵的準備。

地平線上,大日初升。

一團又一團火焰從大地之上浮起,足足有數千道。

有的是從城外不遠處飛起,有的是在百裡之外趕向天穹,有的甚至從火山城內飄了出來。

四麵八方都有,沿著天幕不斷上升。

祭司團的人緊張的守在火山城內外,同時互相之間說話猜測著發生這一幕的原因。

“這些火魔是怎麼回事?”

“他們怎麼突然都爆發出力量,朝著天上飛去?”

“是有人在召喚它們?”

“怎麼可能?火魔哈魯已經死了。”

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哈魯死去之後,他的力量墮入黑暗沼澤之後誕生的火魔。

小火魔們如同倒飛的流星劃過一道弧線漫過天幕,朝著天空聚集而去。

冇有多久,天空就飄著密密麻麻的“星辰”。

空中的雲層緩緩散開,一尊渾身散發著神聖光芒的身影降臨在了世間,那耀眼的光芒蓋過了天儘頭隻露出一角的太陽。

“那是什麼!”

藍恩看到了一個美麗的生物。

一個被擁有神靈之貌的,金色罩衣上投影出各種美夢的強大存在,

城牆上下祭司團的人,也一個個發出了驚呼。

“妖精?”

“神之使。”

“神靈的使者怎麼會出現在這?”

在場諸多神殿祭司全部跪了下來,有的表露出惶惶不安,有的麵露虔誠。

不論他們怎麼想,是真的虔誠還是虛假的偽信。

在人前人後他們都是神的仆人,而神之使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遠遠高於他們的存在。

因為。

對方真正代表著神的意誌。

他們必須表達出最崇高的敬意和五體投地的姿態,用來表達自己的虔誠和信仰。

妖精踏著雲層一步步走下,猶如踩在從神之國度蔓延而下的階梯。

密密麻麻的“流星”圍繞著妖精旋轉,就好像在和她說這話,發出竊竊私語。

大地上的人抬起頭,也能夠隱隱聽到那“群星”的聲音。

神之使用手指點在了其中一顆“流星”上,瞬間所有的“流星”都大放光芒。

數千小火魔的火焰光芒炸裂,扭曲開來。

幻化出了一個個好像人影一樣的存在,在神之使者的身旁手拉著手,唱起了怪異的歌謠。

亦或者,向神明和使者進行祈禱。

“我以神之使者的名義,和魔怪一族簽訂下誓約。”

“神將荒地許給魔怪一族,不允許魔怪一族踏入三葉人和魔淵之民的城市和村鎮。”

“從今以後,你們將可以作為這個世界的種族之一進行繁衍生息。”

所有的火魔旋轉的動作更快了,甚至在火魔的更外層,還出現了其他魔怪的虛影。

高大的石魔,怪異的球體,奇特的泥怪,亦或者本身就是一團黑色的液體。

隨著神之使者的一聲:“去吧!”

小火魔就好像無數的流星從天空灑落向各方,奔向希因賽之外的荒野之中。

“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

在場的祭司們甚至隱隱能夠聽到好像小孩子一樣的歡笑聲從天空降落下來,化為流星奔向遠方。

離開了他們的視界之外。

從現在開始,魔怪隻能夠居住於荒野之外。

它們隻要靠近三葉人的城市和魔淵之民的小鎮,就好像看到了一個無形的屏障在阻攔著他們,讓它們無法靠近,同時心生畏懼。

因為。

那是魔怪一族的祖先們,向智慧王冠立下的誓言和約定。

夢界。

散發著璀璨光輝的銀月,封印在神恩石球體最深處的智慧王冠突然出現了動靜。

一個個小小的刻紋,出現在了這件神器之上。

那是一行小字,續接在萊德利基誓約之後。

“神將荒地許給魔怪一族,不允許魔怪一族踏入三葉人和魔淵之民的城市和村鎮。”

隨著最後一個字銘刻完,動靜漸漸消泯。

火魔也同樣屬於智慧血脈,便同樣屬於智慧王冠的權能之內,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也是萊德利基血脈的延伸。

這誓約。

將約束在它們的血脈之上,直至永遠。

金字塔神殿上,尹神將手上的書放在一邊,回頭看了一眼夢之月。

“超凡生命的種族出現了啊!”

他笑著望向莎莉,說了一句。

“莎莉!”

“明明出現了新物種,卻不是借用你的力量創造的。”

“看見冇有,凡人也同樣可以創造生命的奇蹟。”

生命之母莎莉拿起了自己的小螺,皺著鼻子發出了聲音。

“咕嚕嚕。”

--------------

一切散去,神之使者和火魔都不見了。

而城內的平民爆發出山呼海嘯一樣的聲音,在他們看來那不是什麼魔怪一族得到了神之誓約,而是神靈將這些怪物驅逐離開了他們的家園。

祭司們也長長送了一口氣,隻要不和這些怪物發生大戰,那便是最好了。

“感謝偉大的因賽神。”

“神之使者,感謝您的仁慈和恩德。”

“結束了,真正的結束了。”

“那些怪物被神給放逐了。”

太陽漸漸升起,光芒投入城內。

整個火山城都陷入了狂歡之中,人們衝上街道互相道賀,祭司們也終於放鬆下了心情,帶著自己的人一個個離開。

藍恩也看到了這一幕,也低下頭笑了一下。

他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轉過身走進因賽神殿。

神殿門口站著的侍從立刻單膝跪地相迎。

“收拾一下。”

“準備回去吧!”

身後的學生點了點頭:“好!我立刻去準備。”

藍恩又接著說一句:“是回迷霧之島。”

學生們驚訝的轉過身來:“老師,不回冰之神殿了?”

藍恩彷彿看開了什麼事情,他準備放棄冰之神殿主祭司的身份,回去接任真理聖殿第二代賢者的位置了。

“不回去了。”

“九大神殿從來都不是我們的歸屬,他們也從來就不是我們的同行者。”

他好像卸下了重擔一樣,臉上露出了輕鬆的表情。

“隻有真理聖殿。”

“那裡才真正屬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