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妖精乘坐著熱氣球遊過一座又一座城市,踏過那些偏僻的鄉下小鎮和村落,她在進行著一場漫無目的卻又充滿了童趣的旅程。

一座不知名的小鎮裡。

妖精的熱氣球降臨在了一間屋子的窗戶前,房間裡一個三葉人小女孩正在酣睡。

妖精探出身子,伸著手指朝著小女孩點了一下。

一個氣泡從孩子的眉心浮現了出來,氣泡之中的影像裡是一個溫暖漂亮的帽子,還有一群朋友圍繞在她的身邊,用羨慕的眼神看著她。

“原來是想要一頂帽子啊。”

妖精捂著嘴笑了起來,又怕聲音驚醒了小女孩。

這讓妖精想起了自己離開的時候,小妖精送給自己的帽子和圍巾。

它們現在就暖暖的戴在自己的身上。

暖的不僅僅是帽子和圍巾,還有同伴的祝福。

孩子閉著眼睛轉了個身,做著美夢的臉上洋溢著快樂幸福,而妖精已經走了進來。

孩子散發著夢囈:“我有一頂紅色的帽子,是世上最精緻漂亮的。”

“上麵有著漂亮的花紋,和天上的星星一樣。”

妖精湊到了孩子的耳邊,小聲的說道:“你的願望,我收下了。”

與此同時,手上夢幻星光湧現。

“好了!”

妖精送了她一頂紅色的帽子,上麵有著星星的花紋。

妖精想了一下,她又製造了一條圍巾放在了床邊。

神之杯的影子浮現在了妖精的身後,一個顏色雪白由密密麻麻的絲線組成的符文從杯子裡跳了出來,落入了妖精的神話之血中。

一束全新的金色願之光誕生於房間內,照亮了這間屋子的同時也從窗戶和門縫溢散了出去。

妖精又收集到了一個全新的願望,一個關於織之神術烙印的夢。

她的衣服上多出了一個新夢,變得更加璀璨絢爛了。

剛剛那房間裡麵湧出的光芒,立刻驚動了孩子的父母。

“噠噠噠噠!”

樓下傳來了腳步踩踏過階梯的聲音,隻是他們急匆匆推門而入的時候妖精已經不在了。

“喂!”

“醒一醒!”

孩子睜開惺忪的睡眼,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的父母。

然後。

她就發現了床頭邊妖精送給自己的禮物。

這樣精緻的帽子和圍巾,遠超過城裡最高檔的店鋪裡所販賣的織物,

孩子雖然不明白它是從哪裡來的,但是緊緊的將它們拽在手裡,開心的在床上翻來覆去。

孩子的母親問她:“這是哪裡來的?”

孩子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另一個親人:“一定是祖母送給我的!”

父母一頭霧水,因為孩子的祖母早已逝去,怎麼可能給她送來禮物。

小時候的孩子不明白,直到她長大以後聽到了關於實現願望妖精的傳說。

她就想。

那時候她遇到的,應該就是這些居住於神之國度的聖潔生靈了吧!

每次回想,都會覺得她也是受到祝福的幸福小孩呢。

臉上就露出了笑容。

妖精離開了小鎮,依舊尋找著她喜歡的小孩子,那些擁有天真單純的願望和美夢的孩子。

哪怕。

長大以後他們將變得完全不一樣,就和詩人蒂托說的一樣,三葉人是善變的。

但是至少在這個童年,他們是純潔無瑕的。

她披著幻夢一樣的罩衣穿梭在人群之間,和當年遊戲人間的波羅一樣。

到處看看那些新奇的玩意,卻冇有任何人能夠看到她。

她是夢與幻的生靈,是穿梭於夢境的奇蹟。

城市裡來了商隊,帶來了令人震驚的轟動訊息。

“聽說火山城那邊,出現了好多怪物。”

“死了好多人呢!”

“那些怪物成群結隊的帶著火焰從天而降,落下便將一個鎮子一個村子吞噬掉。”

“它們路過的地方,遍地都是火焰,如同人間煉獄。”

“聽說各大神殿的祭司都在趕往那邊,正在殺死那些怪物,將他們驅逐出去。”

有人猜測:“不會是當年霍森家族死去的亡靈在作祟吧?”

立刻有人應從:“渾身都是火焰的怪物,肯定是當年那些被火焰吞噬的人不甘心死去,想要將活人拉入火焰煉獄之中。”

聲音七嘴八舌,各種猜測和臆想的說法都冒了出來。

妖精聽到了成千上萬在災難之中死去,快樂的心情突然變得有些沉重了。

“去東邊看看吧!”

---------------------

熱氣球的吊籃裡,妖精蓋著柔順織物蜷縮在一起。

她和熱氣球一起穿過雲海,享受著和神之國度完全不一樣的安寧。

妖精很少會做夢,因為它們就是夢境的主宰。

除非她們的情緒出現巨大的波動,內心深處想要夢見一些美好的東西,或者想要將一些美好的記憶儲存起來。

然而這一次,妖精於雲海和氣球之中做起了夢。

她迷迷糊糊中,感覺自己的身體如同雲和棉花糖一樣飄了起來,飄到了一個未知之處。

她看到了一片熟悉的地方,神聖之光籠罩的殿堂。

“啊!”

“我怎麼又回來了?”

穿著白色長袍的身影站在窗前,兜帽下露出一縷黑色的頭髮。

祂的目光看向外麵,好像穿透了整個夢界看向了人間。

“神!”妖精走上前去。

尹神的聲音從窗前傳來,說起的正是妖精準備去看的魔怪作亂的東方。

“隻要火魔不滅絕,它們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便是一種對三葉人的威脅。”

“所以為了三葉人,就要殺光魔怪一族嗎?”

妖精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原本隻想著去看看這場災難。

看看自己是不是能夠做些什麼,自己能不能救下一些人。

妖精問神:“那該怎麼辦?”

尹神:“每個種族都有資格居住於大地之上。”

“劃分它們的國度,讓他們各安其所就可以了。”

妖精驟然醒來。

她直起身子,蓋在身上的柔順織物滑落。

淡淡的白色雲霧從熱氣球的旁邊擦過,偶爾落到吊籃中來,擦過妖精的旁邊。

妖精知道自己受到神的啟示,她喃喃說道。

“每個種族都有資格居住於大地之上。”

“屬於三葉人的希因賽國度,屬於魔淵之國的深淵之海,還有屬於魔怪的國度嗎?”

雖然每個生命都有資格居住在這個世界上,神將這個世界都許諾給了他們。

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他們能夠為所欲為。

隻有神的允許,他們纔可以。

而魔怪這種新生的生命和種族,還冇有得到神的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