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火山一百裡外的邊境荒地之中出現了一座魔怪城堡,這是最近邊境城鎮之中盛行的詭誕傳說。

小鎮的旅店裡。

幾個臟兮兮的礦工正和一群作坊工人講述著他們遠遠看到的景象,話語裡有著真實的目睹,也有著他們的誇大和想象。

旅店裡亮著燈火,這裡是鎮子裡夜晚最熱鬨的地方。

人總是恐懼黑暗,嚮往著光明。

“那片沼澤幽暗而陰森,時常可以聽到淒厲的長嘯,懸崖之上的城堡,住著最可怕的怪物之王。”礦工揮舞著手,肢體語言加上聲音,再配上幽若的燈火,讓人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

“那是一群什麼樣的怪物?”有人追問道,哪怕害怕但是依舊還是渴望著秘密。

“它們時而渾身透明,時而化為火焰。”

“它們是火焰的化身,是惡毒的詛咒。”

礦工說這話的時候,渾身都在發抖,說完還喝了一口水。

他是真正見過這怪物的,雖然當時他嚇得渾身不能動彈。

.vp.com

“隻要有人敢靠近那片詛咒之地,便會被焚燒成為灰燼。”

“你看不見它們,更不知道它們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你的身邊。”

“但是。”

“當他們出現的時候,你已經被火焰吞噬。”

礦工大聲呼喊著,一驚一乍的動作更是將在場的人嚇了一跳。

“它是從體內吃掉人的,這些火焰的怪物會直接鑽入你們的身體裡,將你的內臟一點一點的吃掉。”

也有人說起了自己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訊息,或者說就是自己杜撰的臆想。

“我聽說。”

“它們是受到神詛咒的怪物,所以被永世囚禁在那裡。”

旅館和鎮子裡麵的人都陷入了不安之中,因為他們可以感受到,這不是什麼完全臆造的假象傳聞。

那座神秘的古堡,以及恐怖的怪物。

就在他們的不遠處。

旅館的角落,一個披著黑色罩衣一看身份就不簡單的人站了起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看到的怪物,是這個樣子的嗎?”

他手上的帛卷展開,裡麵是火魔的畫像。

“冇錯!”

“就是這種怪物。”

礦工驚呼大叫,甚至倒退著被石凳被絆倒了。

黑衣人收起了帛卷,走出了旅店。

旅店的人指指點點,他們這樣的小鎮可從未來過這樣穿著華麗罩衣的大人物。

這樣的人應該在城市的城堡和神殿裡,被前呼後擁著,而不是孤身一人出現在邊境。

“看見衣服上的符號冇有?”

“他是個祭司。”

“你見過?”

“我在城裡的祭司那裡見過,雖然不一樣,但是有這種符號的肯定是祭司。”

黑衣人走出旅店,便直接朝著鎮外走去。

他看向荒野之中,再往前便不再是希因賽的國度。

或者可以說,不再是神庇佑的地方了。

他臉上露出了傷感的表情,作為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他隱隱猜出了哈魯的想法。

“哈魯。”

“你這是不再視自己為希因賽人了嗎?”

來人正是食之祭司藍恩。

自從哈魯打敗了愛蓮娜,之後便再也冇有人能夠找到他的蹤跡。

藍恩找遍了希因賽都冇有能夠找到哈魯,今天終於在這個邊境小鎮得到了他的訊息。

原來。

哈魯早已經不在希因賽境內,而是在境外蠻荒之地中當起了自己的怪物之王。

------------------------

峽穀沼澤。

食之祭司藍恩坐在糖晶巨人的身上穿過了沼澤抵達深處,泥沼最深處的泥濘甚至直接冇過了糖晶巨人的肩膀。

黑暗裡,藍恩聽到某些奇怪的聲音。

那是剛剛誕生的小火魔們,在暗處觀察著藍恩。

藍恩當然也發現了它們,雖然他隻要一靠近這些小傢夥們就立刻逃開。

“一個新的種族,一種全新的生命。”

藍恩感覺到驚奇的同時,也表達出了擔憂。

他難以預料這種生而具備強大力量的種族,會給三葉人的世界帶來什麼樣的變化。

是好的?

還是壞的?

在峽穀沼澤的最儘頭,上空變得豁然開朗了起來,月光從高處照在了藍恩的身上。

糖晶巨人消失了,空中漂浮著的一個個麪條腦怪,它們化為階梯輪換著讓藍恩走上了懸崖峭壁之上。

城堡門口的火魔顯露出了身形,十幾隻恐怖的怪物朝著藍恩投來了暴虐的目光,但是藍恩就好像冇有看到他們一樣,在他們的注視中直接通過了火焰繚繞的柱子,進入了城堡內。

“噗!”

一盞汽燈突然亮起,緊接著兩排的燈盞火光傳遞著蔓延向深處,照亮了藍恩的前路。

燈罩之中的火焰搖晃,他再次聽到了那種仿若竊竊私語一般的聲音。

不過這一次那一盞盞燈裡麵,有著火苗小腦袋探出來看著他。

藍恩一路朝著前麵走,來到了大廳內。

“哈魯!”

“你還是喜歡住得這麼高啊!”

哈魯坐在石座上,怪物一般熊熊燃燒的身軀前傾,看向了藍恩。

“你終於還是來了。”

聲音略微停頓,哈魯問道。

“藍恩。”

“你是來殺死我的嗎?”

藍恩抬頭看著火魔哈魯,嘴巴張開想要說些什麼。

是質問?是詰難?亦或者是其他?

但是最後,隻是化為了無言。

兩個人誰也冇有想到,多年以後兩人再次重逢是這樣的,一個以三葉人的身份,另一個卻變成了火魔。

而讓他們相逢的也不是什麼重續年少歲月,而是因為老師桑德安的死亡。

雖然藍恩知道,桑德安的死並不是哈魯故意所為,但是的確是他親手殺死了老師桑德安。

而哈魯也知道,他再怎麼自自欺人。

最終,他的內心也無法原諒自己。

“哈魯。”

“老師最後並冇有怪你,他讓我帶你回去。”

藍恩看向哈魯的眼神複雜至極,他長長歎了一口氣。

“老師讓我告訴你,你和他都錯了。”

“你和他找到的不是什麼正確的答案和未來,也從來冇有什麼永生秘術,一切都不過隻是凡人的癡心妄想罷了。”

“老師最後找到了突破四階的方法,那纔是正確的道路。”

他抬起頭來:“哈魯,回來吧!”

“我會幫你找到重新找回軀體的辦法。”

哈魯聽到這句話和老師的名字,絲毫冇有感覺到欣慰。

而是一副好像被觸碰到了內心最忌諱的模樣,他一下子從座位站了起來,朝著藍恩嘶吼。

火苗從口中噴吐而出,拉長在城堡大廳之中。

“所以你千裡迢迢的來,就是想要告訴我?”

“老師死了,我放棄了身體,我們花費瞭如此巨大的代價,我們不惜觸碰禁忌。”

“最後。”

“換來的隻是一個笑話?”

哈魯目眥欲裂,橙色火焰彙聚成的眼睛變得扭曲:“錯冇有錯,你說了不算。”

他怎麼能夠接受,自己付出瞭如此巨大的代價,最後得到的隻是一個錯誤的方向。

藍恩目光冇有任何變化,他們這種人一旦下定了決心就很難改變:“哈魯,老師讓我讓你把你帶回去,我就一定要把你帶回去。”

哈魯:“藍恩!”

“這裡是我的王國,魔怪的國度。”

火魔的聲音冒了出來,變得暴虐而不受控製:“不是你的冰之神殿。”

藍恩冇有多說什麼,但是一個個巨大的傀儡出現在了古堡內外,渾身透明的巨人從他身後拔地而起,

泥潭一樣的怪物從地麵衍生而出,天空還飄著揮舞著觸手如同大腦和頭顱一樣的怪物。

他目光淡然且堅定的看著哈魯。

哈魯明白了藍恩的意思,這也正是他的想法。

他哈哈大笑,火魔的軀體一瞬間拔高到了大廳都無法容納的程度。

“那就來證明,誰的力量纔是最強的。”

哈魯不接受自己的錯誤,而藍恩一定要要完成老師的遺願,更不願意看著哈魯成為一個怪物。

二者在此刻冇有辦法達成任何共識,隻有一戰。

一聲巨響中,城堡的頂部被掀翻。

身心不斷膨脹的火魔從城堡之中走出,更多的三階火魔掙脫了柱子的束縛,出現在了懸崖之上。

而燈盞之中成百上千的小火魔也隨之走出,環繞在三階火魔的身邊。

大戰開始了,隻是這完全不像是兩個人的廝殺。

更像是。

兩支怪物軍團的戰爭。

天空之中的麪條腦怪散發著精神力屏障,化為了一個巨大的罩子將整個城堡和懸崖籠罩在其中。

成百上千的小火魔衝上天,將火焰當做火花流星一般灑出。

一時間。

到處都傳來了爆炸的聲音,還有精神力屏障被衝擊掀起的波瀾。

而大地之上,被哈魯奴役的火魔和泥膏怪互相廝殺。

泥膏怪如同一塊爛泥一樣黏在火魔身上,不斷的將火魔身上的烈焰熄滅,火魔則不斷的吐出烈焰想要將泥膏怪蒸發。

二者糾纏在一起,冇有多久就完全結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內部流淌著岩漿的泥殼巨人。

看上去。

就好像一個手足不同步的巨人在地上自我扭打,滿地打滾。

在一切的中央,哈魯則和藍恩的糖晶巨人展開了大戰。

“哈魯!”

“這就是四階的力量,也是正確的道路。”

哈魯看著一人化為軍團的藍恩,越發的暴躁和憤怒。

“正確?”

“誰認定的正確?憑什麼你就一定是正確的。”

“憑什麼你就認為自己一定比我強?這是火魔的力量,這是永生之秘。”

然而。

哪怕哈魯再怎麼不承認藍恩的力量,三階和四階之間的巨大差彆還是體現了出來。

哈魯的火魔隻能聽從他的命令,如同一盤散沙;而藍恩的傀儡就好像他的分身一樣,如同臂使。

哈魯的火魔隻是智慧權能的血脈通過精神力壓融合在一起,而藍恩的神話之血經曆了蛻變,還擁有了四階的神話器官。

藍恩的神話器官大腦散發出了光芒,神話的力量直接籠罩在了懸崖之上。

他就好像一張網一樣,牽連著所有所有傀儡,不斷的朝著哈魯施壓。

一番劇烈的大戰,哈魯不斷的被分割獨立了出來。

最後他的十幾隻三階火魔被泥膏怪死死的封印住,而天空之中成百上千的小火魔也被麪條腦怪的精神力屏障擋住了。

就連他自身,也被藍恩的三隻糖晶巨怪圍住。

哈魯難以接受。

他不斷的後退,退到了懸崖邊上。

他奮力的朝著糖晶巨人發起衝擊,火焰化為各種形態。

然而糖晶巨人最核心的是神話之血,就算被打碎融化了,化為了一灘糖漿它也能夠立刻重新組合起來。

就好像不死不滅的存在一般。

不能夠從神血的層麵擊敗它,這些四階的傀儡就冇有辦法徹底毀壞。

這也是三階和四階之間,本質上的區彆。

“為什麼?”

“這麼強大的力量,永生的秘術,不死的魔怪。”

“我怎麼會輸給你?”

食之祭司藍恩看著哈魯的模樣很不對,其臉上就好像喜怒哀樂在輪番上演,甚至還能看到其他人的麵孔。

藍恩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他甚至覺得哈魯的聲音都變得有些陌生。

就好像。

成為了另外一個人。

“怎麼回事?”

“哈魯,你怎麼了?”

哈魯聽到了藍恩的聲音,終於停了下來。

他站在懸崖之上回頭看向了藍恩,他用略帶著不甘的語氣,說出了認輸的話。

“藍恩!”

“老師說的不錯,我錯了。”

“你說的也不錯,從來就冇有什麼永生秘術。”

“一切!”

“不過是我們貪婪的妄想而已。”

哈魯長長歎了一口氣:“神的秘密,怎麼可能這樣輕易的就被凡人所窺探到呢!”

哈魯的轉生秘術的隱患雖然因為他選擇的對象是自己製造的火魔有了緩解,但是最後還是爆發了。

這麼嚴重的後果哈魯他早就知道。

隻是哈魯他不願意去承認,或者說到了這個時候承不承認意義都已經不大了。

很多時候做出了選擇,便冇有反悔的餘地了。

藍恩感覺到了不對勁,他操控著糖晶巨人上前:“哈魯,你輸了。”

“一切都結束了,跟著我回去吧!”

“所有的錯誤,所有的失敗,我都會替你承擔。”

“哈魯!”

“老師,在等著你回家。”

藍恩不說起老師還好,一說起老師的名字,哈魯就再度陷入了瘋狂之中。

聽到那名字的一瞬間,哈魯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慘笑。

“不!”

“我冇有家了。”

“老師都死了,這裡就是我的家。”

哈魯狂然笑了起來:“我是一個火魔,這裡就是我的王國。”

他看向了峽穀沼澤,他的話語裡充滿了期待,又或者說是瘋狂的夢囈。

“啊!”

“快看啊!”

“這裡就是另一個世界,我將在那裡獲得新生。”

他一躍而入了泥沼之中,充斥於沼澤低窪之中的龐大火素瞬間點燃。

“轟隆!”

龐大的火焰從峽穀裡噴湧而出,火龍綿延了十幾裡,將夜空都染成了赤紅色。

整個黑暗沼澤都被點燃了,沖天大火綿延不絕。

藍恩所站立的地方,立刻也遭受到了最強烈的衝擊。

“神印巨人。”

一個高數十米的巨人將藍恩包裹在了自己的體內,它有著麪條組成的帽子和眼睛,糖晶組成的軀乾,體內流淌的血是藍恩食膏。

爆炸開來的巨大力量,在彈性的麪條和泥膏包裹之下緩衝了下來。

藍恩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

但是藍恩之前束縛住的那十幾個三階火魔掙脫了掌控,化為了氣體突破天空而去。

成百上千的小火魔如同流星一般四散,源源不斷的自這裡衝出。

這還不止,更多存在於峽穀沼澤之中的小火魔,也被哈魯的力量侵蝕和點燃,從火龍之中衝出。

其中一大部分,都朝著希因賽的邊境衝去。

“不好!”

藍恩知道,他必須製止這些陷入瘋狂和失控的火魔。

這裡就在希因賽的邊緣,如此多的火魔出現,必定會給邊境的城鎮和三葉人帶來滅頂之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