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照亮整個希因賽的神之月出現並冇有多久,便漸漸消失在了天空。

天上隻剩下淡淡的薄雲,海邊躁動狂湧的潮汐也漸漸恢複了平緩的節奏。

而天底下。

惶然的三葉人、瘋狂的信徒、惴惴不安的希因賽權貴,也終於把那要跳出胸膛的心按了下去。

神仆之城的王宮前,希因賽之王被一群侍從簇擁攙扶著,衣服淩亂的站在台階上。

他驚惶的回過頭,問身邊的人。

“真的是神嗎?”

侍從們跪在地上:“王!隻有神!”

“也隻能是神。”

赫尼爾王朝的第二代王命人將神月出現的場景記錄在石板之上,放置在了天空神殿之中,這也成為了他這個王朝最標誌性的大事件。

甚至後世之人將赫尼爾第二代王的時代,直接叫做神月王朝。

也是從這一刻開始,月亮從原本普通的星辰擁有了神秘和力量的色彩。

祂的名字不再隻是指天上的月,更有了許多其他的含義。

祂成為了祭司秘本之中的常用詞,人們稱呼月亮的時候不再是用它,而是敬畏的改成了祂。

甚至祭司們相信隻要在使用神術的時候誦唱月亮的名字,便能夠得到加持。

更有人說。

有祭司通過觀測神之月深處的秘密獲得了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得到了神話和突破壽命極限的神術。

祂代表著智慧,代表著海潮。

也代表著。

神的意誌。

---------------------

夢界的神之殿堂中,萊德利基親手雕刻的因賽神像依舊豎立在神台之上。

但是此時此刻,它隻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雕像。

神的影子很少再出現在上麵,祂時而會靠在神殿彩窗下的椅子上,或者會出現在神殿外的長廊裡。

偶爾,也會在妖精圖書館那一層層堆積往上浩瀚書海格子的上方看到祂。

妖精從神殿的大門探出小腦袋,看著神殿裡麵。

“神不在嗎?”

裡麵空蕩蕩的,連生命之母莎莉都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不過神之使者希拉隻要抬起頭,便知道神在不在。

當天上的月亮大放光芒的時候,便是神靈在沉睡。

而當天上的月亮幽暗而朦朧的時刻,神一定就在夢境世界的某處。

如果夢境的月亮消失了,那神一定去人間了。

妖精回到圖書館。

她瞪著眼睛的看著桑德安寫的手稿複本,還有食之祭司藍恩所書寫的《神恩術》拓印本。

妖精想要突破四階並冇有那麼容易,三葉人的智慧權能和妖精的夢境權能有著本質上的區彆,祭司的精神活化神術和咒印神術也無法照搬到妖精們的身上。

“哎!”

妖精的衣角拱起,抓了抓腦袋。

瞳孔裡一片空白,茫然的看著書上的每一個字,眼神裡充滿了“智慧”。

隻要一學習她就感覺頭腦發懵,瞪著書卷看了半天,最後發現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

我剛剛看了什麼?

咦?

我剛剛學習了什麼?

然後,睡意就襲來了。

然後她就想。

算了吧,睡一覺養足了精神纔有力氣學習。

從這一點上,倒是證明瞭她和其他大小妖精們差不多。

她和妖精們實在不是什麼天才,冇有桑德安那樣對於研發神術的天分。

“該如何才能找到夢境權能突破四階的道路呢?”

希拉離開了妖精之國,她漫步在星海之上。

一路漫無目的的行走,最後來到了神之國度的大門前。

遠處擺渡人撐著神聖之舟穿過夢幻星海而來,船上滿載著凡人的人生之夢。

妖精站在敞開一條縫隙的巨門之下,身後神之國度的光透過巨門的縫隙形成一個斜著的光暗麵,連同妖精的影子都被拖得極長。

她看著擺渡人這樣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的來往於這片星海,突然問道:“你覺得孤獨和枯燥嗎?”

擺渡人抬起頭,用空洞幽暗的眼睛看著希拉說。

“這是……”

“約定。”

擺渡人聲音模糊不清,但是最後約定兩個字卻格外清楚。

每一天死去的三葉人並不少,擺渡人一船又一船的來往於神之國度的大門和夢幻星海之間,可以說是終日忙碌不休。

希拉突然感覺有些抱歉,因為是她將擺渡人拉上了這個職位。

而且她這才發現,擺渡人的力量依舊是二階。

雖然擺渡人的力量和神血都非常強大,還擁有神聖之舟,但是他力量的質依舊冇有蛻變。

“智慧權能出現四階的力量了,我教給你吧!”

“這樣你就可以輕鬆許多了。”

希拉雖然冇有萊德利基王那樣直接授予知識,修改所有人記憶的權柄。

但是夢境的力量來自於智慧和生命的結合,她可以製造一個關於如何突破力量的夢塞入擺渡人的腦海。

她直接將夢塞入了船燈之中。

擺渡人身上立刻激發出了一層又一層光輝。

他的精神力瞬間活化凝結而出,天上的神之杯投影下來光芒,將鐵之神術烙印、織之神術烙印送入了他的咒印之靈中。

神聖之舟這件神術道具,慢慢的同化融入了擺渡人的咒印之靈中。

銀色的舟船之下逐漸擠壓出現了一個突出的鋼鐵人影,船頭還出現了一個人頭一樣的撞角。

“咚咚咚!”

它突然站了起來,變成了一個背後是船的鋼鐵巨人。

船巨人取下了船燈提在手上,變成了一個提燈。

巨大的身影站立在神之國度的大門前,就好像一座巨像守衛。

擺渡人揮了揮手,收回了自己的咒印之靈力量。

船巨人立刻躺了下來,重新變成了一艘船。

擺渡人的身上再度開始變化,咒印之靈融入了他的神話之血中,擺渡人的大腦開始神化,一點點變得晶瑩剔透了起來。

船巨人身上出現了變化,一艘艘金屬船從船巨人身上分裂了出來。

而船燈之中,也緊跟著走出了一個個模糊暗淡的陰影。

他們駕馭著船,朝著夢境的深處而去,接應著即將來到的死者。

從現在開始。

夢界隻有一個擺渡人,也可以說是擁有數十上百個擺渡人。

每個前來夢界報道的死者,乘坐著船遠遠到來的時候。

他們都會看到在神之國度的大門前有著一個提著幽暗燈火的船巨人。

船巨人的肩頭上站著一個人,穿著神秘的黑色罩袍。

每當一個身影穿過神國大門,他就會撥動船巨人手中的提燈,鎖鏈發出稀裡嘩啦的響聲。

就好像是審判的鐘聲。

燈火點亮每一個人的人生之夢,也是開始他們一生的判決。

有的時候船巨人也會躺下來變成一艘船,由擺渡人親自駕馭著它前往夢境深處,那是極為重要的人和記憶抵達了。

夢妖希拉親眼目睹了擺渡人突破四階,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智慧權能的三要素是精神、意識、神話。”

“神話器官為大腦。”

“那麼夢境權能的三要素應該是,記憶、夢、還有神血。”

“隻是,該怎麼融合它們呢?”

夢妖希拉從擺渡人的身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曙光,卻又陷入了下一個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