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是神!

幾天前,真理賢者桑德安已經隨著一副石棺被下葬在了迷霧之島的墓園之中。

然而他的學生藍恩還是會每日來到石碑和墳丘前。

他依舊覺得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場夢,完全冇有真實感。

突然之間他的老師不在了,而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老師的另一個學生哈魯,也是他少年時期一同長大的朋友。

“接下來你想怎麼辦?”

“是留下來?還是接著回你的冰之神殿。”

魔淵騎士愛蓮娜突然出現在了墓園中,她問起了藍恩的決定。

食之祭司藍恩轉身朝著墓園外走去,他最近依舊在進行著老師桑德安交給他的實驗。

雖然神恩石被製造了出來,但是如何將神恩石的力量融入自身的方案還冇有完成,開辟出四階的道路依舊還需要完善。

“我現在不想去想這些,等做完了這件事情後再去做決定吧!”

“還有哈魯……”

藍恩回頭看向了愛蓮娜:“我會把他帶回來的。”

愛蓮娜聽到藍恩說起哈魯,眼神立刻變了。

她質問藍恩:“你還是想偏袒他嗎?是他殺死了老師!”

藍恩:“我冇有偏袒誰,是老師讓我把他帶回來的。”

她對著藍恩說:“那你最好搶在我的前頭,我隻要找到他一定會殺了他。”

“我絕對不會原諒他,不管他是什麼藉口還是理由。”

藍恩冇有說話,隻是安靜的走著。

兩人身形交錯,分道揚鑣。

繼用咒印陶偶內的咒印之靈和神話之血融合的數次實驗成功了之後,藍恩開始在自己的身上進行實驗的計劃。

他準備直接在自己的身上,將自己的咒印之靈和神話之血開始了融合。

準備了幾次,又修改了數次方案,他終於開始決定邁出最後一步了。

這一天。

古堡的大廳裡站滿了人,他們前來見證著藍恩邁出四階道路,這是藍恩自己要求的。

他如果成功了,就當做一場盛大的慶典。

如果失敗了,也能夠成為後來人的借鑒和警示。

地上畫著複雜而龐大的陣紋,這並不是儀式術陣,而是用來形成精神力壓的陣紋。

此刻食之祭司藍恩就站在陣紋的中央。

藍恩的學生有些擔憂,他上前小聲的說道。

“老師!”

“是不是讓彆人先試一下?”

藍恩看向了自己的學生,拍了拍他的肩膀。

“已經進行了那麼多次實驗確認了,不會有問題的。”

“再說。”

“自己的事情自己承擔,怎麼能夠用他人的生命來為自己的**付出代價。”

說完,他抬手用精神力將學生推出了陣紋之內。

光芒湧動,他開始了。

十幾名靈界祭司同時催動智慧權能,精神力沿著地上的紋路旋轉化為了一個精神屏障籠罩住了大廳,強烈的精神力壓施加作用在了藍恩的身上。

藍恩漂浮了起來,他的身體都變得微微透明。

所有人可以看到藍恩頭部的神話之血開始散發出熒光,一個高十幾米的咒印之靈出現在了精神力屏障之內。

這是一個由油麪、食膏、糖晶組成的怪異咒印之靈,在精神力量的強壓下,它的軀殼漸漸崩散,重新化為了一個靈體被漸漸的壓製濃縮進入藍恩的腦海之中。

最終,咒印之靈被融入了一個單位的神話之血內。

同時在藍恩的腦海之中,神恩石出現了。

原本隻是微弱沙礫的神恩石,在形成的一瞬間立刻將藍恩身上的神話之血抽取一空,它自身在吞噬著神話之血複製擴大。

接下來,神恩石更是開始侵蝕藍恩的身體。

藍恩智慧權能的神話之血主要藏匿在大腦之中,這裡也是藍恩記憶和人格主要儲存的地方。

而此刻隨著腦海深處的神恩石出現,藍恩的整個大腦開始出現了異化。

神恩石的晶化開始不斷蔓延,將他大腦的一部分都化為了晶體一般的存在,他那隻是**凡胎的軀體發生了質的蛻變。

在大廳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藍恩身上的氣息完全不一樣了。

一股超脫於凡俗之上的威壓直接降臨在了古堡之上,讓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一些上了年紀的老祭司驟然想到了曾經麵臨神話巨怪的感覺。

那是源自於血脈之上的壓製。

這一刻。

藍恩從一個凡人,蛻變成了擁有著神話器官的存在。

那十幾名維持著精神力壓的靈界祭司,也一瞬間被這威壓擠了出去,他們震撼的望著藍恩。

“神話之力?”

“巨怪的威壓!”

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這一刻藍恩的身上,充滿了神話的氣息。

短短的一瞬間,他和人劃分出了一條界限。

角落裡,魔淵騎士愛蓮娜也震驚的看著藍恩。

“這就是神恩的力量?”

藍恩終於從半空飄著的狀態接觸,一點點落在了地上。

聖殿的導師和他的學生們立刻圍了上來,激動的問他。

“藍恩大人?”

“成功了嗎?”

“四階祭司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樣的?”

藍恩冇有回答,而是直接抬手釋放出了自己的力量。

從他身上一個又一個光影分化了出去,緊接著多個類似於咒印之靈一樣的怪物從地上爬了起來,足足有著十幾個。

按照類型的不同,可以分成三種。

“麪條之腦。”

“糖晶巨人。”

“食膏泥怪。”

它們和咒印之靈不一樣,咒印之靈是一個靈體,它是耗費祭司的力量短暫的擁有了形體和強大的力量,祭司的力量一撤去它就重新化為了一個透明虛幻的靈體。

而這些怪物有些類似於魔怪,這本就是他們的身體。

隻要藍恩不摧毀它們,便可以跟隨著他自己一直存在下去,成為他永遠操控和奴役和傀儡。

每一個神恩祭司,就相當於一個傀儡小隊。

如果你足夠強大,甚至能夠製造出一支傀儡大軍來。

藍恩覺得還不僅僅是如此,他抬起手突然發現自己的骨甲變得光澤了許多,渾身上下好像回到了少年時代。

“我變年輕了許多,壽命應該也超出了普通人。”

在場之人驚呼不斷,他們感歎神恩祭司的強大。

這不僅僅是力量的蛻變,更是生命層次的遷躍。

所有人看著藍恩,都有一種仰望著凡人之上存在的感覺,就好像是巨怪,亦或者是神使那種難以觸摸的神話。

此時此刻。

食之祭司藍恩就是整個希因賽世界最強大的存在,站在巔峰之上的四階祭司。

---------------

夢界。

神賜之地。

神殿的彩色玻璃窗下尹神依舊坐在那裡,他手上的神恩石散發著微弱的光。

尹神握住了神恩石,突然開口說道。

“開始了。”

天上的夢之月再度垂落而下,緊貼在了神賜之地上空。

神的意誌從世界之外投影而來,再度降臨在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