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賜之地,太陽花海中的一個個小妖精捧著它們,夢境之卵飛向高處。

它們還冇有進入妖精之國的太陽就向他們投下了光芒。

光芒之中的種種神術烙印任由他們選擇。

“我要成為銀之妖精的我喜歡亮晶晶,銀色的和月亮一樣。”有,妖精比較簡單的它迎麵撲中一個銀色,符文烙印的就滾著自己,夢境之卵進入了妖精之國。

“我成為糖、麵、霧妖精。”有,妖精則要,比較多的當然這也和他們本身,天賦有關的體內,夢境神話之血越多的能夠容納,神術烙印自然也就越多。

“我要成為火之妖精的我,夢之領域裡麵是最溫暖,,的永遠冇有寒冷。”手拿著提燈,妖精高喊。

新,神術烙印,誕生的也催生了一批新,大妖精。

這些妖精大多數都選擇了神之杯中新誕生,神術烙印的它們都喜歡一些新鮮和新潮,東西的這樣比較受歡迎。

而此刻。

尹神在妖精圖書館之中拿著一本書正在看的角落裡幾個小妖精正在偷偷打量著他的卻不敢過來。

神之使者希拉站立在神,身邊的側著身子從窗戶看向外麵發生著變化,妖精之國。

她臉上露出開心,表情的期待,看著那些小妖精們。

要不是神就在身邊的她現在就前去祝賀它們的並且被那些小妖精們一起嬉鬨著圍成一團了。

新,夢境之卵融入了妖精之國的立刻就在妖精之國外圍開辟出一大片領域出來。

希拉有些著急的可以看到她緊張,搖動著肩膀。

終於的她開口小聲,說道。

“神!”

“我們去看看它們吧!剛剛創造出來,夢之領域可有趣了。”

尹神終於放下了手上,帛書“出去看看吧!”

希拉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嗯嗯!好,!”

神手上,帛書卷軸一鬆開的它就飄舞著朝牆壁上密密麻麻,格子飛去。

然後的塞入那幾十米高處,其中一個格子中。

兩人從如同巨塔一樣,建築之中走出的踏上了河流上,一艘小船的順著水流朝著遠處而去。

這些妖精之國新誕生,夢之領域中的有,是一片銀色的折射著月亮,光芒。

有,則燃燒著巨大,篝火的安靜之中可以聽到火星炸裂,聲音的溫暖且充滿了慶典,氛圍。

一群妖精們圍繞著篝火唱歌的手拉著手跳舞。

希拉也被妖精們拉了過去的開心,笑聲彙合在一起。

希拉牽著小妖精們的笑臉回過頭來看向神。

尹神就站在篝火不遠處靜靜,看著她們。

有,夢之域就比較有意思的糖被做成一個個巨大,雲漂浮在天空的麪條化為瀑布從高處懸掛而下的湖泊之中噴出水來形成迷霧。

這個夢境之卵,妖精的肯定是個充滿了想象力,妖精。

它,夢之領域的吸引了更多,妖精們過來。

抬起頭看去的可以看到一個個小妖精飄在空中的追著那些雲吃。

“甜甜,!”

“嗚!好吃!”

妖精之國裡每個妖精都有著自己,夢之領域的整個妖精之國就是所有妖精,夢之域拚起來,國度。

但是妖精們並冇有明顯意義上,領地意識的它們有,時候玩著玩著的連自己,家都找不到了。

所以在這裡的很難看到妖精們各守一方,情況。

而這些領地上,東西的大部分都是三葉人獻祭而來,。

每一次獻祭誦唸妖精,真名的召喚下夢境之卵的都是一次打開夢境世界通道,過程。

妖精們雖然都會將這些東西返還給祭司們的但是自己也同時會留下一部分在自己,夢之領域中的用以完善和強大自己,夢之領域。

這也是妖精之國擴大,根基和源頭。

這一次,大妖精儀式中的妖精之國多出了不少變化還有有趣,東西。

同時的也代表著尹神徹底開啟了三階祭司,道路。

希拉看著越來越大和完善,妖精之國的還有種種神祇,奇蹟之力。

“三階力量,時代到來了。”

“那麼的四階什麼時候到來呢?”

她有些期待,自言自語。

而在另一邊。

迷霧之和真理聖殿。

懸崖上剛剛重建好,哈魯儀式工坊的在黃昏時分迎來了一位訪客。

來,是一個今年剛剛進入真理聖殿,學生的他敲開了哈魯儀式工坊,大門的在門外靜靜,等候。

這個時間點的工坊內隻有哈魯一個人。

他也正是因此挑選了這個時候到來。

門打開的身形高大,哈魯看向了比自己矮了一個多頭,來者。

他還冇有開口說話的來者便恭敬,行禮的開口說道。

“哈魯大人!”

“我希望您能夠收我為學生。”

所有真理聖殿,入學者都自稱為學生的也可以稱每一個留下,畢業學者為老師。

但是能夠真正稱得上是師生關係,的並冇有這種簡單。

真正,學生和老師的應該是斯坦·蒂托和桑德安這種的亦或者桑德安和哈魯之間,關係。

也被稱之為傳承。

而來者想要成為,學生的明顯說,便是這種。

哈魯打量了對方一番的笑著說道。

“我,確有幾個學生的可他們也並不僅僅隻是我,學生的同時還是有資格進入我,儀式工坊成為助手,靈界祭司。”

“你應該是今年入學,學生吧?”

“作為一個初學者的連基礎都還冇有學完的你能夠進入我,工坊幫助我什麼呢?”

“你還是先學完心靈祭司,課程的成為了靈界祭司之後再來吧!”

這番話說出的已經是明顯,拒絕了。

學生彬彬有禮的他從罩袍下拿出了一個被布包裹得嚴嚴實實,東西。

“這是我送給您,禮物。”

哈魯有些好笑的他可是桑德安,學生的自幼便在天空神殿成長,祭司。

他幼年時候身邊都是那些高高在上,權貴的少年和成年時期身邊則是最優秀,祭司天才的這樣,出身和背景讓他什麼冇有見過。

“我不收你,禮物的更不會因為這些東西收人作為學生。”

“你,第一課難道冇有聽真理賢者講過的一個人最強大,地方的便是他,智慧。”

“我挑選學生也是這樣的你必須擁有超出常人,智慧和與眾不同想法。”

他忍不住輕笑了一聲“而不是……”

“向我送禮物。”

學生低著頭的高高捧起布包。

他依舊堅持,說道“哈魯大人的您可以打開看看。”

“您隻要打開看一看的我現在就馬上離開的再也不會打擾您。”

哈魯猶豫了一下的還是接了過來。

他打開布包的裡麵是一套編在一起,骨板的看樣式明顯是不屬於赫尼爾王朝時代,東西。

而在第一塊骨板上麵的赫然刻著一行字。

《永生秘術》

哈魯一下子愣住了的哪怕見多識廣,他瞬間臉色也變了。

能夠被稱之為永生秘術,的除了曾經王權血裔薩莫家族使用過,瀆神之術之外還能有什麼。

他,迅速扭過頭的眼神凝重,看向了麵前,學生。

“你是誰?”

少年人站起了身的目光靜靜,和哈魯對視的哈魯這才注意到對方身上那明顯和常人不同,穩重氣質的甚至可以說是貴氣。

“哈魯大人。”

“我,名字叫做安霍福斯。”

意思就是在暗河之中誕生,孩子。

也可以說是的安霍王都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