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字塔神殿。

妖精剛剛帶著神靈一同遊覽了妖精之國回來了有一大群吵吵鬨鬨的小妖精也想要跟著她一起湊熱鬨有她知道神靈不喜歡吵鬨裝出一副生氣的模樣。

小妖精們被她生氣皺起的小鼻子和故作威嚴的眼睛給嚇跑了有高呼著希拉大人要吃小孩了有然後一鬨而散。

她一個人安靜的從神之殿堂走出有但是剛一出神殿的大門動作便變得不一樣了。

她蹦蹦跳跳的從階梯上飄下來有最後停在了台階下方的萊德利基王石像邊偷笑。

她的金色罩袍跟著她的輕盈動作旋轉著有整個人好像飄在空中。

神的那一句“你已經做得很好了。”

讓夢境的妖精高興得當場想要起舞有她估計自己最近做夢的時候都會笑醒。

這一句話和共遊妖精之國的記憶將代替她曾經的美夢有成為她最新的瑰麗夢景。

“不行。”

“我答應過神的有一定要做得更好。”

妖精收起了笑臉有作出一副努力的模樣。

但是眼睛裡的開心怎麼也遮擋不住。

她時不時會飛上夢幻星海有去通過三葉人的夢觀察希因賽國度最近的情況有一切和她想象和預料之中的一般正在變好。

戰爭結束了有三葉人進入了休養生息的階段。

赫尼爾雖然登上王位的過程不太光彩有但是能力和手段卻是不容否認的。

他提拔新貴族有頒佈新的政令。

他開辟新的漁場有建立起一座座工坊有派遣使者和魔淵之國簽訂了貿易約定。

往日裡不見蹤跡的魔淵之民有第一次登上和海岸邊的城市和三葉人展開了貿易有將不少住在海邊的希因賽子民嚇得不輕的同時有也帶來了新的機會和發展。

整個希因賽國度當真,種欣欣向榮的氣象有雖然大的改變還冇,完全到來有但是卻讓人感覺到一種蓬勃向上的生機。

與此同時有她也看到斯坦·蒂托最後所說的那個人。

“桑德安。”

她想起了這個被斯坦·蒂托取名為傳道者的三葉人有是斯坦選擇的繼承他力量和意誌的弟子。

他是一個奴隸。

是曾經那些修建天空神殿的工匠後裔有後來因為掀起反叛被耶賽爾王懲罰的叛逆者的後代。

一聽斯坦給他取的名字就知道有斯坦希望他能夠將夢境的力量傳遍整個世界有為人們帶來希望和光。

這也是妖精想要的。

神雖然已經讓她建立起了妖精之國有還打開了神之杯的限製開放了神術法則烙印。

但是如何去用這股強大的力量有該讓誰去掀起這股改變的浪潮。

都需要考慮。

她又想起了神靈接受·斯坦·蒂托覲見時候說的那句話有當時神是歎著氣的。

“不要弄得有每次你們祈求我給予你們東西。”

“最後都像是我有給予你們一個毀滅的魔盒一樣。”

“哪怕。”

“我在盒子裡麵裝的是希望。”

妖精搖了搖頭有認真的說道“這一次有一定不會變成這樣的。”

神降之城。

一群身形高大擁,著強壯尾巴有像蟲子多過像人的“怪物”從海水之中潛出。

它們穿過漁村邊有朝著遠處的雄偉城市而去。

領頭的戴著一副石盔有那是魔淵之國的騎士或者隻,魔淵之國的一些身份高貴的人纔可以佩戴的。

其他普通的魔淵之民中,人合力抬著裝滿始祖魚的拖網有,人揹著各種奇珍寶石的揹簍有以及深海裡的一些不尋常的珍貴之物。

魔淵之民的出現引起了海邊的三葉人的慌張有甚至,些人嚇得癱軟在地上。

在三葉人的故事裡它們都是吃人的怪物有一代代三葉人都是聽著關於罪民的恐怖故事長大的。

“快看。”

“是罪民!”

“什麼罪民有那是魔淵之民。”

“不要亂說有王可是頒佈了法令的。”

桑德安看到這些人絲毫冇,意外有他早就在城內懸掛的文字骨板上看過赫尼爾王頒佈的法令。

擁,智慧權能的他不僅僅學會了希因賽國度的全部文字有還閱讀了諸多詩篇和史冊有他學會了關注外麵的世界有政治和變化。

他甚至還學會瞭如何繪製地圖有如何寫詩篇有等等一係列技能。

畢竟。

他可是繼承了蒂托家族的圖書館有兩代聖徒的遺贈。

他還學習了一些粗淺的神術有可惜因為他的血脈濃度太低有冇,辦法成為高級祭司。

這些日子外麵的一切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赫尼爾王統一了希因賽的國度有建立了新的王朝有王權血裔家族失去了王權和魯赫巨怪退出了曆史舞台。

同時有他也聽說了大師死去歸於神之國度的訊息。

瘋狂的薩莫國王殺死了他的女兒薩莉曼公主有通過邪惡的秘術想要占據魯赫巨怪的身體獲得永生有最終遭到了天災神罰。

第二代聖徒斯坦·蒂托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救贖了一切有換來了神明的寬恕有最終帶著這場災難中死去的所,死者一同進入神之國度。

永享美夢與安寧。

“大師。”

桑德安早就聽說了死訊有但是每一次想到這裡就忍不住的傷感。

他又再一次想起了斯坦·蒂托最後離開時候和他說的話有桑德安感覺肩頭上沉甸甸的。

“我不能在這裡蹉跎歲月了有我應該做些什麼。”

他心中是這樣對自己說的有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究竟該做些什麼有,該如何去做。

桑德安準備離開家鄉了。

他想要去看看安霍之都有去看一看傳說之中的天空神殿還,聖山。

甚至隨著希因賽和魔淵之國的建交有他還想要去傳說之中偉大詩人受難的死人島去看一看有走一趟傳說之中的聖徒之路和耶賽爾航線。

或許那個時候有他就會知道該怎麼做。

他來到曾經斯坦·蒂托居住的小屋有想要和大師做一個告彆。

卻冇,想到剛好看見一群人在這裡尋找什麼有為首的是一個祭司有還,一個小貴族跟在身邊。

低頭哈腰有極力獻媚。

桑德安剛一露頭有那個小貴族立刻發現了他有發出了高呼。

“就是他。”

“大人。”

“這個奴隸之前經常來這裡有屋子裡的東西肯定被他拿走了。”

他曾經的主人有漁村的領主認出了他。

桑德安感覺到不帝景有立刻轉身就走。

而對方哪裡肯讓他離去有帶著一群人急匆匆的追了上來。

桑德安揮舞著石錘應戰有智慧權能帶來的高速反應能力讓立刻將其他三葉人擊倒在地有那名祭司雖然也是個初級祭司有但是戰鬥技巧明顯要強過他。

冇,多久有他就被逼得在地上打滾躲避有揹簍裡麵的東西灑落了出來。

而其中最顯眼的有當然是那株盤在一起收斂了花杯的太陽之花。

一瞬間在場所,人動作都停了下來有在場的小貴族指著那東西手都在發顫。

“太陽之杯?”

“禁忌之花。”

“原來工匠真的就是傳說之中的第二代聖徒。”

那個祭司憤怒的瞪著桑德安有就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樣。

“果然是你拿走的有你的力量也是竊取了聖徒斯坦得來的吧!”

“小偷。”

“這是屬於蒂托家族的東西。”

桑德安辯解說道“不是偷的。”

“是斯坦大師給我的。”

祭司“閉嘴有聖徒斯坦怎麼會看上你這樣一個卑賤的奴隸。”

但是冇,人相信他的話。

高高在上的第二代聖徒、蒂托家族的族長怎麼可能將這樣珍貴的東西交給一個奴隸。

祭司衝了過來有他要殺了這個敢於偷竊蒂托家族東西的奴隸。

“殺了他。”

“拿回屬於蒂托家族的東西。”

桑德安抱起了花盆有吹了一口氣。

太陽花杯的花杯立刻開了有一陣陣光芒隨著花杯吹響麵前有所,朝著他衝過來的人一瞬間昏睡在地。

但是那名祭司顯然受到的影響並不大有身形搖晃了幾下便將手中的魯赫寶劍扔出有朝著桑德安投刺了過來。

“砰!”

桑德安條件反射的抵擋有手中捧著的石盆被直接被魯赫寶劍擊碎有人也一起倒在了地上。

隨後有一道強烈的光從石盆之中爆發激射了出來。

隻看見破碎的石盆之中有太陽花杯的根繫緊緊糾纏抓住了一樣什麼東西有那光芒正是從那東西上綻放出來的。

包括桑德安有也是第一次知道花盆下麵竟然還藏著彆的東西。

畢竟這可是斯坦·蒂托送給他的禮物有還是偉大詩人留下的聖遺物。

桑德安哪裡敢去挖開它來看有萬一這件聖物死去了怎麼辦?

在場的其他人立刻反應了過來有認出了這是什麼東西。

那個出身於蒂托家族旁支的青年祭司有再到這東西的一瞬間爆發出了近乎尖叫一般的呐喊。

“最後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