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神殿之中傳出了空靈寂寥的聲音,冇有任何感情,就好像時光本身一般。

“進來吧!”

耶賽爾惶恐不安的邁入了大殿之中,他感覺到自己身體都在發顫,那是對強大神話生命的恐懼還有自己力量源頭的壓力。

他驚恐的看著那褐發綠瞳的少女,發現對方根本冇有關注到自己,她綠色的眼睛始終看著神殿之外的天空,就好像大海裡強大的奇蝦不會關註腳下的三葉蟲一般。

他敬畏的看著神台之上的神靈,隻看了一眼便低下了頭。

那光芒太過刺眼,讓人不可直視。

“萊德利基。”

“這也是你的兒子?”

萊德利基在神台之下,尹神都可以感覺到他的驕傲和喜悅。

“是的,神。”

“他繼承了我的血脈和神話之力,擁有能夠看到神和接受神諭的榮耀。”

“偉大的因賽神啊!萊德利基總算找到了我的繼承人!”

“他必定能繼承我的力量,也將帶領著神賜之城走向更遠的未來,更偉大的未來。”

“也將繼承我的意誌,供奉侍衛著神明。”

耶賽爾看過了他的父親智慧之王的高高在上,看過所有三葉人瘋狂且崇敬的圍繞在父親的身邊,每個人都在訴說智慧之王的偉大。

如今也看到了他智慧之王的謙卑。

在神的腳下。

尹神看著耶賽爾,他也感覺到了這個少年三葉人的與眾不同。

他和萊德利基和莎莉不一樣,不是直接因他而誕生的神話,而是後天孕育而出擁有神話之力的生命。

“你叫什麼名字?”

神問他。

耶賽爾半天冇有說話,直到他反應過來神是在問自己。

他慌亂的回答,一片空白的大腦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耶賽爾!”

“偉大的神,偉大的因賽神。”

“我的名字叫耶賽爾,智慧之王萊德利基之子。”

尹神讓他走上前來,手指點在了他的額頭。

他能夠觸碰到他,這表示他在這個世界的錨點又重新多出了一個。

“有些意思,原來神話之力是可以傳承的。”

“但是!”

“這是為什麼呢?”

尹神碰到他的一瞬間,耶賽爾從誕生、成長、化人的每一個畫麵都湧入了他的意識之中,他瞬間便知道了屬於耶賽爾的一切。

生命誕生之初,他隻是一枚卵。

但是他這枚和其他三葉人明顯不一樣,這枚卵之中蘊含了遺傳力量,擁有著萊德利基超越凡塵被稱之為神話的偉力。

尹神看到它逐漸的在溫暖的海水之中等待著孕育出生命,直到它從海底之城中破殼而出。

從那一刻開始他就擁有了和普通生命完全不一樣的力量了,然後看著耶賽爾一點點成長,最後從海底之城沿著巨井走出,來到了太陽底下,接受智慧和知識的灌輸。

耶賽爾冇有萊德利基那種作為始祖之王控製所有三葉人的力量,也不能夠將自己的知識作為傳承,但是卻擁有萊德利基那種如同讀心術一般的力量,他可以看到其他三葉人在想什麼。

他隻是繼承了萊德利基力量最弱小的一部分。

但是哪怕如此,那也是作為神話的力量。

尹神從耶賽爾的誕生之中發現了異常,更證明瞭他一直猜測卻無法證實的東西。

神話之力雖然源自於他,但是卻並不完全像他一般這種超越於宇宙和物質之上,存在於時間和空間夾縫之中的不可捉摸形態。

而是實際存在可以觀測到的物質。

“神話物質?”

“原來錨點的秘密在這裡,並且就蘊藏在身體之中。”

“神話之力也起源於此,它是可以複製也可以遺傳下去的。”

尹神的臉上綻放出了笑容,這是他來到這數億年前的太古時代之後少見的。

他終於明白了萊德利基和莎莉作為神話生命的不同,為什麼他們能夠看到自己,而其他的三葉人卻不能夠做到。

那些被自己輻射浸染和變異的細胞,纔是他們力量的源頭,也是錨點誕生的原因。

如此稀少的神話物質,融入了整個軀殼之中完全可以忽略不計,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尹神從萊德利基和莎莉的身上很難找到神話之力源頭的原因。

冇有目標的尋找,就如同大海撈針。

但是他從耶賽爾看到了其中的關鍵之後,就完全不一樣了。

知道了神話之力如何誕生,知道了這力量就隱藏在血脈之中,他自然有辦法將它提取和製造出來。

尹神收回了自己的手指,陷入了沉思。

耶賽爾也從一片空白之中甦醒了過來。

“呼呼~”

他不斷的喘著氣,剛剛神靈將手指點在他額頭的時候,他一瞬間好像直視到了時間這個概唸的本身。

他看到了不斷爆炸燬滅的星辰,看到了歲月在倒轉逆流,看到了被歲月和時光囚禁的恐怖。

那是難以言喻的死寂和絕望,那種驚懼深入骨髓讓他不敢回想。

尹神看了一眼耶賽爾:“他的力量太弱小了,不能夠一直呆在神殿內。”

讓耶賽爾見了神靈一麵之後,萊德利基便讓他去神殿之外站著等候自己。

耶賽爾也如釋重負。

他的神話之力不像他父親那般強大,那一旁的神話怪物融合怪,就已經壓迫得他喘不過氣來了。

神殿內隻剩下了尹神和萊德利基兩個人。

尹神看著萊德利基問他:“為什麼這麼急的就給自己找繼承人。”

萊德利基抬起手,原本充滿光澤的骨甲開始變得粗糙。

如同岩石一般。

對於三葉人來說,這就是老去的跡象。

他雖然依舊強壯,但是畢竟不是永生,他可以感受到自己在一點點從生命的巔峰滑落,到了一個轉折點。

“神!”

“我將會老去,也終將消逝!”

“有些事情我可以辦到,但是有些事情我是做不到了,隻能夠留給下一代人去做了。”

尹神突然明白,他覺得不過彈指一瞬的時間三葉人已經成長了數代人了,生命在光陰麵前是如此的脆弱。

“我準備將來讓耶賽爾繼承智慧之王的位置,讓他代替我做我辦不到的事情。”

尹神看著萊德利基,半天冇有說話。

最終開口。

“你看著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