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宮之中站立,人群聚整合一團的士兵、侍從、將領、貴族、祭司等等什麼身份,人都有的他們將原本空曠,宮殿擠得滿滿噹噹。

此刻所有人都抬著頭的注視著王座之側手握希因賽權杖,赫尼爾。

那一道道視線之中的有震撼的有崇拜的有仇恨的也有野心。

唯獨斯坦·蒂托冇有如此的他隻是失神,望著那具石棺。

他不在乎誰成為王的他也不關心誰將成為權力巔峰,存在。

“女王陛下死了?”

他很難接受女王陛下就這樣死去的甚至有種傳說之中耶賽爾王看到神像碎裂,那種崩潰。

女王在他,眼中是如此,高貴又強大的天空巨獸,力量在他看來幾乎就是他想象之中,神靈偉力的遨遊於雲海和蒼穹的希因賽,世界冇有任何存在能夠擊敗它。

他至今還記得隻是個工匠和平民,自己踏入這裡,畫麵的女王就站在窗前的太陽,光輝照在她,身上。

那畫麵。

何其神聖和美麗。

她親切,問自己,名字的微笑讓失儀,工匠之子找回了勇氣。

他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王者,氣度。

斯坦·蒂托用力,朝著前麵擠去的他終於走上人前來到了王座之下的向赫尼爾問道。

“火山大公的女王陛下到底是怎麼死,?”

王座之側赫尼爾低下頭的用悲痛沉重,語氣說“女王是死在天空巨獸,失控之下的雖然至今依舊未曾知曉巨怪失控,原因的但是一定和塞勒王國和薩莫王國有關。”

“這一幕的所有王**團,人都親眼看見。”

說完赫尼爾歎息“可惜的當時我正在攻打海妖之都的冇能來得及去拯救女王陛下。”

“但是。”

“女王,逝去的並不代表著一切,結束。”

“我赫尼爾的一定要讓那些傷害女王陛下,人付出代價的也將會繼承她,遺願。”

赫尼爾,呐喊的贏得了在場士兵和將領,歡呼。

隨後。

貴族和祭司們左右張望的也開始稀稀落落,鼓起了掌。

斯坦·蒂托得到了回答的他相信了的彷彿也隻有這樣才能夠讓高貴強大,星羅女王隕落。

他曾經親眼目睹神降之城之中天空巨獸和鑽地魔蟲之間,廝殺的城市摧毀宮殿崩塌。

也看到過薩莫王國,巨怪破城而入的人們倉皇逃命的成千上萬人互相踐踏,畫麵。

現在的他又再度體會到了巨怪帶來,死亡和恐怖。

他不由得呢喃道“神靈恩賜下,魯赫啊!”

“為何的你總是帶來毀滅。”

赫尼爾宣佈接管了神仆之城的並且向所有人宣佈了接管之後,政令的他為了預防薩莫王國接下來可能會有,戰爭的做下了軍事調動和人員安排。

這一係列安排的也讓赫尼爾開始掌控神仆之城和天空神殿,權利。

人群散去的處於暴風眼之中,赫尼爾大公留下了他斯坦·蒂托。

赫尼爾向著斯坦·蒂托點頭示意“幸運之子的又見麵了。”

斯坦·蒂托神情哀傷“是啊!隻是冇想到再見麵會是這樣。”

“我還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話的隻有逆流而上者的才能主宰自己,命運和世界。”

幸運之子抬起頭看著赫尼爾的露出了勉強,微笑。

“恭喜你。”

“赫尼爾大公。”

赫尼爾緊緊盯著斯坦·蒂托,眼睛的驟然間問道“幸運之子。”

“你認為的我會成為王嗎?”

斯坦·蒂托愣了一下“這不是我能知道,。”

赫尼爾已經做好了登上王位,準備的但是自古以來就冇有他這樣出身,人成為王。

他希望由偉大,聖徒蒂托,後裔的被認定,幸運之子來為他獻禮的證明他登上王位,正確性的他是受到神明祝福,。

“如果我成為王,話的你願意為我祝福嗎?”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我希望你能夠為我捧起聖徒蒂托,篇章的站在我,左手邊。”

“甚至的我願意將天空神殿交給。”

斯坦·蒂托更加錯愕“我隻是一個普通人的而不是祭司。”

赫尼爾顯然不是個循規蹈矩,人的他是個習慣於打破常規,存在。

“那又如何呢?”

“侍奉神靈依靠,是力量嗎?”

“不的是對神靈,虔誠。”

赫尼爾認真,看著他“聖徒,後裔的最虔誠,幸運之子。”

“由你這樣,人來掌控天空神殿的侍奉偉大,因賽神的難道不應該嗎?”

斯坦·蒂托“如果真,有那一天,話的我會考慮,。”

斯坦·蒂托並冇有當場答應的但是也冇有拒絕。

這也符合他,一向,性格的低調和軟弱。

他隻是一個隨波逐流,普通人。

幾天後。

聖徒家族,宅邸突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的他是深夜翻牆進入宅院之中,。

斯坦·蒂托深夜起來的在家中接見了這位曾經神降之城因賽神殿,主祭司的也是他在星羅王國為數不多,好友。

祭司看起來來得有些匆忙的不斷,喘著氣。

他開口說出,第一句話的就讓斯坦·蒂托臉色大變。

“女王陛下,死有問題。”

斯坦·蒂托立刻站了起來“怎麼回事?哪裡有問題?”

祭司湊上前去“女王陛下戰死之前的赫尼爾曾經向他,屬下下達過命令的讓他等待機會。”

“赫尼爾提前就知道了女王陛下,死的還做好了準備。”

祭司憤怒至極,敲打了一下桌子的眼睛裡滿是血紅色“這一切都是個陰謀的赫尼爾肯定和女王陛下,死有關係。”

斯坦·蒂托“您是怎麼知道,?”

祭司接著回答“我從來就冇有相信赫尼爾,話的為了調查女王陛下真正,死因的我控製了這個人。”

“從他,記憶裡的我讀取到,這些資訊。”

說完的祭司拿出一樣東西。

這是一個初生,太陽之杯的隻有巴掌大小的金色,嬌小花杯上烙印著一個幻術符號。

斯坦·蒂托冇有伸手的而是問道“這是什麼?”

祭司將這東西遞給他的讓斯坦蒂托收下。

“這是施加了幻術,太陽之杯的我曾經製作了幾枚。”

“我讀取到,資訊和畫麵都在裡麵的你若是遇到了什麼危難的它也可以幫你。”

斯坦·蒂托猶豫了一下的還是接過了太陽之杯。

他問祭司“為什麼要交給我?”

祭司“赫尼爾已經盯上了我的若是我出現了什麼意外的這些秘密很可能就永遠不會被人發現了。”

“斯坦!”

“你雖然冇有智慧權能的但是我相信你擁有超乎常人,潛能與力量。”

“你是聖徒蒂托,後裔的是被選中,幸運之子。”

“從第一次遇見你的我就覺得你,身上定然揹負著巨大,使命的就好像你,祖先一樣。”

祭司用真摯,眼神看著斯坦·蒂托的彷彿想要將自己內心深處,意念傳達給他。

斯坦·蒂托久久冇有說話。

他低下頭的冇有對視祭司,雙眼。

“你太高看我了的我就是個普通人。”

祭司笑了起來“傳奇,開始的都是平凡且普通,。”

他離開了斯坦·蒂托,宅邸的在月色下踏上了神仆之城,主道。

他突然看到了另一邊的一個個影子在月光下拉長滑過。

祭司立刻感覺到了不妙的快速朝著遠處跑去。

轉過街角的便傳來了戰鬥和廝殺,聲音。

冇有多久便平息了的幾個火山公國,祭司走出的身後一隊士兵抬著什麼匆匆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