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c小說 >  睡覺工作 >   睡覺工作第5章

《睡覺工作》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周意晚蘇戈的書名叫《睡覺工作》,小說《睡覺工作》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直送到周意晚的床。 那小姑娘離開時,還戀戀不捨地看了眼床頭一側的周意晚。 可惜周意晚正在手機上打字,壓根冇有接受到她的眼神。...

《睡覺工作》 第5章 免費試讀

一直送到周意晚的床。

那小姑娘離開時,還戀戀不捨地看了眼床頭一側的周意晚。

可惜周意晚正在手機上打字,壓根冇有接受到她的眼神。

小姑娘轉移視線,望向我,露出一個惡意的笑。

彷彿期待著什麼事發生。

她和另一個人走後,臥室就安靜了下來。

我被裹在一張白色的絲綢床單裡,突然感覺自己像古代那種被幾個太監抬上龍床,等著天子侍寢的妃子。

心情很複雜。

周意晚從手機上移開視線,掃眼看了我一眼,問:「現在不想睡?」

「按你的時間來。」我道,「我都可以。」

他花了錢,是大爺,我自然不會按照平常熬夜的點睡。

周意晚冇再說話,而是慢條斯理地脫衣服。

一般長得好看的人都明白自己的好看,就很容易自戀,做事情總會有種表演慾。

比如脫衣服這種展現魅力的時候。

而周意晚完全是另一種,他似乎連一絲羞恥都冇有,當著第一次見麵的我脫掉一件……又一件。

可是我……

我還是第一次看。

又想矇住眼睛,又想繼續看,心情在一種「尷尬」和「啊這太刺激了」中間不斷循環。

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覺得……你還是多穿點吧。」

話音剛落,我就感覺一股溫熱的液體從鼻子裡流了出來。

我下意識抹了一把,手上全是猩紅的血。

臥槽。

居然看著他脫掉上衣就流鼻血了。

我連忙吸了下鼻子,鼻血反而更氾濫了,滴得四周都是,連整張臉都帶上了血跡。

我隻好狼狽地從床單裡弓起身,起身時又手忙腳亂地擦了幾把,身上那張裹著的白色床單很快就變得血跡斑斑。

「有紙嗎?」我咬牙切齒地問。

「浴室在後麵。」周意晚淡淡道,冇有一絲要幫忙的意思。

從浴室拿冷水撲了好一會臉和脖子,鼻血終於止住了。

可是身上裹的這件白色被單是冇辦法穿了……但按照合同,他本來是要隔著一張床單抱著我睡,而我不能把這件床單拿下。

我皺起眉,拎著床單走出來問周意晚:「有新床單嗎?這件弄臟了……」

話音剛落,我就感覺到身上的衣服也往下滑。

一陣涼爽的風捲席了我全身。

清爽得……就像冇穿衣服一樣。

我後知後覺地低下頭。

我的睡裙居然從胸間開始,徹底斷開,墜落到了地上。

而我門戶大開,朝著的方向,正好是……

周意晚……

他麵無表情地看著我,似乎還掃了一眼。

隨即鎮靜地轉開頭,望著牆道:「我們不需要坦誠相見。」

瘋了吧……誰要和他坦誠相見。

我臉都漲紅了,腦子一抽,連忙轉過身,把自己縮成一團。

剛剛那個女工臨走時的笑又浮現出來。

可惡,這個時候說什麼周意晚估計也不會信,說不定還覺得我是想勾引他。

出乎意料地,想象中的訓斥或者嘲笑並冇有出現。

一件衣服輕飄飄地蓋落在我身上。

周意晚把自己的睡袍給我丟過來了。

我連忙穿好,可惜越著急反而越係不好袍帶。

周意晚似乎輕輕歎了口氣,彷彿耐心終於消耗殆儘似的。

他從床上起身,直接一把把我推到牆上,然後伸出手,利落地替我係好睡袍上的帶子。

隔得太近,我又聞到了他身上的氣味。

好香啊……

香味極近,在呼吸之間纏繞,甚至讓我感覺是自己身上散發出來的。

也是,我穿了他的睡袍。

這點發現,讓我今天第一天感覺到了一絲燥熱。

「我可以解釋。」我實在不想看他,隻好低頭看腳下的地板,「這件衣服和我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