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影手冊》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屍影手冊》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卓布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楚逸周衍,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第3章什麼意思?周衍為什麼說終於等到我了?剛纔的詭異的驚恐已經被這一連串的問號所占據。停屍房冷氣依舊,安靜的隻能聽到我自己的心跳聲和呼吸聲。我征征的望著眼前的周衍,不知道接下來她又會說出什麼話來。“楚逸

《屍影手冊》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什麼意思?周衍為什麼說終於等到我了?剛纔的詭異的驚恐已經被這一連串的問號所占據。

停屍房冷氣依舊,安靜的隻能聽到我自己的心跳聲和呼吸聲。

我征征的望著眼前的周衍,不知道接下來她又會說出什麼話來。

“楚逸,我年齡大了,也該退休了,但是這裡的工作不能冇有合適的人,而這個合適的人就是你......”

周衍輕聲的對我說道,說話的時候,手中的冊子也端了起來。

“這個,以後就由你來往後寫了,今天,我就交給你改如何往上寫......”說罷,周衍將冊子一片一片的往後翻。

直到翻到了最新的頁,上麵空無一字,雖然那這冊子看著很是古樸破舊,但是這一頁卻異常的乾淨。

這種乾淨就好似一灘平靜的水麵,冇有一絲一毫的微風,一眼看去,能望到水底一樣清澈。

“你拿好了......”周衍將冊子遞給了我的手上,冇等我說話之際,牆壁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好,我知道了。”周衍接過電話隻是簡單的說了幾個字後就掛斷了電話。

“一會兒馬上就要來一具新的屍體,你無論看到什麼?聽到什麼?都不要說話,不離開,更不能閉眼睛,聽到了麼?”

周衍看著我表情略有嚴肅的說道,我也隻能機械式的點了點頭,心中也開始升起一絲驚慌之意。

這可是我第一天工作,也是我第一次進到這停屍房內,剛纔發生的事情還冇有讓我從驚恐中恢複。

周衍帶上黑色的膠皮手套,從靠邊上的位置,拉過一個帶著輪子的單人床,雖然上麵蓋著白布。

但是我能看出來,這是一副木質結構的單人床,而且這床看樣子很沉重,應該是比較好的那種紅木隻做而成。

果然,當週衍解開白布的時候,一副十分考究的紅木大床展現在我的麵前,上麵雕刻著各種我看不懂的圖案。

“楚逸,記住我剛纔說的話了麼?”周衍準備妥當後,抬眼看向我輕聲問道。

“記,記住了......”我拿著冊子,看向周衍點頭說道,不說話,不離開,不能閉眼睛,這幾點還是比較好記的。

幾分鐘後,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從走廊外傳來,接著,就是一陣混雜了男女老少的哭喊聲。

我深深的撥出一口氣,我知道,有屍體要運送過來,我趕忙趁著他們進來前,站在了周衍的身後位置。

“嗚嗚嗚…我的女兒啊......”哭喊聲最大的是一個看著四十多歲的中年女子,頭髮散落著,被攙扶著走在一個擔架的旁邊。

“就拜托你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走到周衍麵前,說了一句話後,深深的對著其鞠了一躬。

就在這箇中年男人抬起頭的時候,眼神看向我,然後也對著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麵對這個滿臉淚痕的中年男人,我能感受到他的悲痛,也能感受到他對我和周衍一樣的尊重。

我手中拿著冊子,麵對第一次收到彆人的尊重,我一時有些激動,也有些自豪和興奮。

因為,我臉上的那一大塊紫色胎記,讓我感受到了太多對我的煙霧和排斥的眼神。

無論是同學,老師,亦或者是大街上的人,幾乎見我都會下意識的想要躲開。

這種絲毫冇有厭惡,冇有鄙視的鞠躬,讓我嚐到了被尊重的滋味。

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後,躺在擔架上的是這對中年男女的女兒,因為感情上的想不開,從高架橋上跳了下來。

當場被摔死,又橋下過往的車輛碾壓,屍體已經嚴重變形扭曲,可以說是看不出個人模樣了。

按照這對中年夫婦所說,女兒生前長的很漂亮,很愛美,很在乎自己的個人形象。

可是,當悲劇發生後,按照程式該進行屍檢然後火化的,可是這屍體根本無法進行入殮。

就連醫院的法醫都冇有辦法屍檢,手術刀根本就切割不進去,那皮肉就好像銅牆鐵壁一般。

一連著在醫院三天冇有一個一聲能將其屍檢報告做出來,無奈之下,經人打聽,連夜送到了周衍這裡。

想讓周衍將屍體處理一下,至少恢複出他們女兒該有的樣子,體體麵麵的走。

當眾人都離開停屍房後,周衍看著眼前蓋著白布,上麵還有斑斑血漬的時候,輕聲歎了一口氣。

“哎,怨氣未消,你豈能捨得就這麼走了?”周衍神色傷感的說道。

接著,周衍將手拉扯住那蓋著屍體的白布的一角,猛的一拽,斑斑血漬的白布瞬間揚起。

“啊......”我心中驚呼一聲,差一點驚叫出生來,眼前這哪裡是一具屍體,簡直就是一攤肉泥。

根本就看不出人形,隻有那模糊的頭顱和四肢還能分辨出,這是一具人的屍骸。

我隻是看了這麼一樣,光是視覺上的衝擊,已經讓我大腦一陣缺氧,當嗅覺上的那種**後,我的胃裡已經開始翻江倒海。

我硬生生的將已經湧上喉頭的酸水兒嚥了回去,正想閉眼睛的時候,想起了周衍的話。

我默默的將頭轉向一邊,但是,當我的視線從那屍體殘骸上移開看向一邊的時候。

我隱隱的覺得我還冇有徹底轉向一邊的腦袋旁邊有什麼東西......

“啊......”我這一次冇有忍住,當我的頭轉過來的時候,餘光裡看到的東西已經清晰的出現在我的麵前。

一個慢是鮮血且已經扭曲了的頭顱,正瞪著兩隻外吐的眼球看著我。

隻是一個頭顱,就那麼飄在我的眼前,脖子下麵一片血肉模糊,還在向下滴淌著濃濃的血水......

“嘀嗒,嘀嗒......”我能清楚的聽到那血水低落在地板上的聲音。

這一刻,我感覺自己心跳瞬間停止,呼吸也停止,我眼前滿滿的都是這扭曲變形的鮮血腦袋。

“我,不,是,自,殺......”幾個冰冷的字眼兒沙啞著從那已經斷了的喉嚨裡硬生生的擠了出來。

冇錯,我冇有看到這腦袋上的嘴巴蠕動,聲音就是從那還在滴血的破損喉嚨裡傳出,隨著一個個字眼兒出來。

喉嚨裡還有碎肉一同隨著鮮血湧出,低落在地麵上,迸濺起的血水飛濺在我的腳麵上,一陣冰涼。

“幫,我,找,到,她......”又是幾個字眼從那喉嚨裡發出,這一次,我聽的更加真切。

真切到,我能感受到一股陰冷的氣息隨著這幾個字撲到了我的臉上。

“嘀嗒,嘀嗒,嘀嗒......”一連串的鮮血湧出,地板上已經被低落了一大灘的鮮血碎肉。

這不是幻覺,而且這種真實感是不可能出現在夢境裡,但,頭顱怎麼可能自己飄在我眼前?

我的腦海中已經開始混亂我知道,我不知道自己該相信自己二十來年的認知,還是相信眼前看到的。

“楚逸,你看到什麼聽到什麼了?”這個時候,一個將我從眼前驚恐詭異畫麵中拉扯出來的聲音傳來。

這是周衍的聲音,我紮了一下眼睛,轉頭看向周衍,這個時候,我長長的撥出一口氣,我感覺自己的心跳也隨之而來。

可是,當我想要告訴我看到的景象之時,我再次回頭,那顆頭顱那裡還飄在我眼前。

“啊......”我心中極度震驚,那顆頭顱此時已經在周衍的手中,脖子已經從軀體上斷裂開來,隻有一絲皮肉鏈接。

喉嚨的位置正謔謔的湧出鮮血......

我緩緩的低下頭,我的腳下赫然是一大灘鮮紅的帶有碎裂皮肉的血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