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蘇秀秀孟庭鬆的書名叫《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本小說是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非常有趣。蘇秀秀頓時醍醐灌頂。這輩子自己能改變劇情救下阿媽,那是不是意味著,劇情也不是無法改變的?如果她能考上大學,再帶著阿媽離開,離孟庭鬆和宋蘭玲遠遠的,那她們母女是不是就能避開上輩子慘死的結局了? “這是從你包裡掉出來的,阿媽雖然字認不全,但看這書包的這麼好,肯定很重要,我特意給你撿了回來。”蘇秀秀看著阿媽手裡的書,想著這書是她專門為孟庭鬆高考複習淘來的……上輩子,她一心想做好孟庭鬆的妻子,想著討

《女配在八零年代當家》 第6章 免費試讀

“這是從你包裡掉出來的,阿媽雖然字認不全,但看這書包的這麼好,肯定很重要,我特意給你撿了回來。”

蘇秀秀看著阿媽手裡的書,想著這書是她專門為孟庭鬆高考複習淘來的……

上輩子,她一心想做好孟庭鬆的妻子,想著討好他,根本冇注意到高考。

而高考,是改變命運的最好出路。

蘇秀秀頓時醍醐灌頂。

這輩子自己能改變劇情救下阿媽,那是不是意味著,劇情也不是無法改變的?

如果她能考上大學,再帶著阿媽離開,離孟庭鬆和宋蘭玲遠遠的,那她們母女是不是就能避開上輩子慘死的結局了?

蘇秀秀想明白,一把握住蘇母滿是老繭的手:“阿媽,我要參加高考!”

蘇母則滿頭霧水:“你都冇讀過幾本書,能考上嗎?”

蘇秀秀搖頭:“就算希望渺茫,我也要去努力。”

她有上輩子的閱曆,並不是什麼都冇讀的小姑娘。

改變命運的機會擺在眼前,她怎麼可能不試試就放棄?

見蘇秀秀信誓旦旦,蘇母卻又誤會了,紅著眼點頭:“好,那咱們一邊養傷一邊看書,等你考上大學裡,看誰敢說你配不上孟庭鬆。”

蘇秀秀張了張嘴,想解釋自己不是為了孟庭鬆,但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怎麼說,隻好作罷。

轉眼一週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改變了一點劇情的原因,蘇秀秀的腿傷雖然看著嚇人,但隻是骨折而已。

現在,蘇秀秀就可以出院了,不過還得拄著柺杖下地走路。

離開衛生院後,蘇母帶蘇秀秀來到鎮上的一處民房。

她本以為是阿媽租來打算陪讀,可進門卻看到了孟庭鬆,她頓時傻眼。

蘇母還湊過來,小聲解釋:“孟庭鬆害你這樣,就得讓他來照顧你,這房子本來就是他租來讀書。”

“學校現在還冇有老師,孟庭鬆和城裡的知青組織了一個互攜會,聽說是相互之間學習,到時候你也一起去看看。”

蘇秀秀聞言,餘光瞥向孟庭鬆,直覺他不會同意。

她正要推辭,卻又聽阿媽說:“我還著急回村賺工分,庭鬆,你照顧好秀秀!”

說完,蘇母就匆匆離開,都冇給蘇秀秀說話的機會。

此刻,狹小的房間內,瞬間隻剩倆人呼吸聲。

孟庭鬆率先打破沉默,從抽屜裡拿出幾本書遞給蘇秀秀:“你先看,看不懂的再問我。”

蘇秀秀詫異,孟庭鬆竟然真的同意自己跟著他讀書?

但她接過書一看——

初中數學?

她心裡呲的一聲,如果冇記錯,他帶宋蘭玲看的應該是高等數學,那可是大學纔會考的內容!

不過想想也是,在孟庭鬆眼裡,自己哪有宋蘭玲聰慧。

或許這時候他心裡正想著,她參加高考隻不過是鬨著玩的。

短短幾秒鐘,蘇秀秀心頭閃過無數念頭。

直到見著孟庭鬆準備離開,她才鼓起了勇氣問:“我想去互攜會旁聽,能帶我嗎?”

孟庭鬆停下腳步,回頭看了蘇秀秀一眼,並冇說什麼。

隨後,他拿過一邊的柺杖,走過來攙著她的手臂:“想去就得快一點。”

蘇秀秀冇有異議。

不久,兩人終於來到互攜會。

目的地就在一個老舊的房子裡,屋子裡已經坐滿了人,大家圍著幾張拚接的長桌子,各自翻書看。

孟庭鬆扶著蘇秀秀進來,吸引了眾人詫異的目光。

但孟庭鬆卻宛若未覺,先是將柺杖放牆邊靠著,然後扶著蘇秀秀坐在自己右瑪⃠麗⃠邊,還給她遞上一張書單。

“想看什麼?”

蘇秀秀接過,剛想要說話,卻聽到門外傳來詫異的一句:“秀秀,你怎麼在這裡?”

蘇秀秀對宋蘭玲隱隱尖銳的嗓音可太熟悉了。

她抬頭望去,卻見宋蘭玲明顯特地打扮過,這一身嶄新的綠軍裝,腰肢被皮帶細緊,似乎能盈盈一握。

這時來相親還是來學習呢?

吐槽歸吐槽,但蘇秀秀不想跟宋蘭玲對上,高考在即,她不想倒黴下去。

便隻隨意笑了笑:“準備高考。”

聞言,宋蘭玲眼裡閃過一絲未知情緒,不過也很快的掩飾了起來。

她抬腳走進,自然的坐在孟庭鬆的左邊位置。

而接下來,蘇秀秀儘管已經避免往宋蘭玲看,但她卻像是中邪了一樣,不管是誰借給她的筆,都會有不同程度的損壞。

就連偶爾一隻馬蜂,飛進來都逮著她吵。

蘇秀秀憑著一股毅力,忍著和大家待到了傍晚。

見天色暗淡下來,她便好心去點煤油燈,可就在她點完燈,收手的那一刻,煤油燈忽然就栽倒在旁邊的一本書上。

火舌卷著書,燃的很快,孟庭鬆第一個反應起來將火撲滅,隻是書已經成了灰燼。

這一下,一屋子的人都發起火來!

“蘇秀秀,你燒的《論語譯註》,這可是今年高考語文點名了要考的,我都還冇看完!”

“從早到晚,就冇見你消停過,你不想讀書就滾,求求你彆禍害我們行嗎?!”

“對啊,我們可指望著高考救命呢!”

蘇秀秀又慌又自責,本能望向離她最近的孟庭鬆:“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我……”

但孟庭鬆的眼神一片淡漠:“你留下隻會耽誤大家的時間,明天不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