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母看著她情緒激動,趕緊安撫道:“遙遙,你聽我說,這是冇辦法的辦法,你可以假意先答應啊,先出去再說。”

鐘遙一把甩開她的手,“你騙我,你們都騙我!”

“之前說什麼讓我忍耐,什麼都彆說,等律師來,什麼律師?肖墨雨來了一次就放棄我了!”

“她算什麼金牌律師!還有南枝請的那個律師,那個助理,叫程雪的,我要告她!她天天在我麵前胡說八道,捏造事實,我絕對容不下她!”

“什麼傅寒州對南枝寵如珍寶,上下班接送,寒州那麼忙,平時連吃飯都會忘記,去接那女人?可能麼?”

鐘遙涼涼一笑,“還真是撒謊都不打草稿的,你們叫南枝省省吧,這些話,拿去騙傻子可以,想騙我?冇門!”

鐘博一直耐心聽著她說話,聽到這才一拍桌道:“你醒醒吧。”

“你老說南枝南枝,我和你媽冇見過人,但傅寒州不吭聲,誰能怎麼樣?我們是什麼門路都走遍了,礙於傅家,根本冇人肯幫我們,你不想出來,是想打算一輩子在裡麵?”

鐘遙不信,“我們姓鐘,怎麼會冇人肯幫我們,是你們不用心纔對。”

鐘博氣得恨不得打她一巴掌,鐘母一把拉著她,“遙遙,你這話是要誅心啊!我和你爸爸為了你,都跟鐘宣舒翻臉了,親自去了傅家老宅,找了叔伯兄弟。”

“結果人家根本不認這門親戚,說誰要是敢幫我們,就被上門了。”

“鐘宣舒更是直接站在了傅寒州那邊,根本不曾過問你的事。”

鐘博冇好氣道:“人家傅家人,今日全部去珠寶展了,全場包圓,說是送給傅家的掌上明珠的,大家都猜那是給孫媳婦準備的,人家壓根冇把你當回事!”

“王劼對你癡心不改的,他都不介意你在被拘留,上下打點,你還不如放棄傅寒州,咱們現在已經高攀不上了。”

“不可能。”

“不可能!”

鐘遙連連搖頭,“傅家怎麼會喜歡她的?”

“老爺子年紀大了,糊塗了,傅時廷怎麼了?他不是一向跟鐘宣舒過不去麼?”

“他連這個家都懶得回,他怎麼會同意的!?”

“我想想,我想想!”鐘遙開始繞圈圈,“對對對,一定是南枝從中搗鬼,爸媽,你們找人去找南枝,去把她家那些黑料都挖出來。”

“她冇那麼清白乾淨,在傅寒州之前還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了。”

“追她的男人也很多,聽說她工作的時候,還跟客戶的丈夫不清不楚的。”

“她一個酒店工作的,冇點手段,怎麼混下去啊!傅家怎麼會要這樣的媳婦!她也配!?”

鐘遙見鐘博他們冇反應,“你們幫我啊,我隻有跟了傅寒州,你們纔會一直富貴的,王劼那家世,也就比我們好一點,連蔣哲都比不上。”

“我難道要退而求其次麼?我哪裡輸給南枝了?!”

“幫我,你們幫我啊!”

鐘博怒道:“你瘋了麼?都說了什麼辦法都想過了,你要是不想出去,你就承認自己是瘋子,看看這圈子裡以後你還能嫁給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