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萬坤看到那張b超單的時候,眼睛笑成了一條縫。

“不錯不錯……”

孟含語臉頰紅紅的,低聲道,“舅舅,那我是不是可以……”

“馬上就結婚!”

“?”孟含語看向倒在沙發裡看著自己傻樂的霍冶山,扯出一絲尷尬的笑,“舅舅,這孩子是……霍總的。”

霍萬坤好像冇到她說什麼,吩咐管家,“把賓客名單列一下,看看最近的好日子是什麼時候。”

“舅舅……”

“放心,霍家不會虧待你的。”霍萬坤起身,轉著太極球,笑嗬嗬的走了。

這個結果,跟孟含語預計的完全不一樣。

“你說你,早不傻晚不傻,非要這個時候傻……我怎麼解釋啊!”孟含語揪住霍冶山的衣領就要給他幾拳,冇想到霍冶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男人臉上癡癡傻傻的表情早就變成一副得意中夾雜著嘲諷。

“蠢女人,到現在還不明白嗎?”霍冶山用力一拽,孟含語就坐在他的身邊。

孟含語驚愕萬分的看著她,越來越慌亂,“不,不會的,不會……”

“你想到什麼了?說給我聽聽。”霍冶山的手擱在她的小腹上,動作輕柔又帶著一份貪婪。

“不……”

“說!”霍冶山一瞪眼。

孟含語的嘴唇抖著,好半天才用蚊子大小的聲音猜測到,“孩子是……是……是你的?”

霍冶山揚起邪肆的笑,似乎是印證了孟含語的想法。

“不……”

孟含語轉身要跑,被一隻大手攥住了脖子,身重重的被壓在沙發裡。

“怎麼?我霍冶山就不是霍家的人?你就這麼看不起我?”霍冶山氣的五官扭曲,從小他就被跟霍世成比較。

學習,樣貌,能力……他統統的都比不上。

但儘管如此,他還是霍家的孩子,還可以享受霍家家族的優越待遇。

可自從他出了車禍,被醫生診斷可能會影響性功能的時候,他本就不高的地位更是岌岌可危。

霍家是個大家族,有多少人盯著公爵這個位置。

霍世成的孩子註定成為下一任的繼承者,父親如果可以撫養他的孩子就可以掌控更多的權利。

如果自己也能生兒育女,自然可以多分一杯羹,如果不能,爸爸百年之後,他將一無所有。

“霍冶山,你是個瘋子。”孟含語眼淚大顆大顆的掉。

她心心念念懷上的孩子,竟然是霍冶山的?這太可笑了。

“我瘋,我看你纔是瘋子。”霍冶山湊近,舔著她臉上的眼淚,“就憑你,也配給霍世成代孕?”

孟含語身子瑟瑟發抖,她不甘心成為霍冶山的代孕工具。

“來。接個電話。”霍冶山抓起電話撥過去,裡麵很快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含語?我是媽媽啊。”

“媽?媽你在哪?”孟含語搶過電話,側頭壓低聲音說,“我不是讓你搬家的嗎?”

“你這個傻丫頭,快結婚了也不告訴媽媽。”女人又開始哭哭啼啼,“你能嫁給冶山也是你的福氣,外人問起來你就說是我收養的……”

“媽!”孟含語緊緊攥著電話,恨不得捏碎。

哪個母親能這樣安慰女兒?

“你們結婚我就不過去了,冶山已經給你弟弟轉了院,我還得在這邊照顧。對了,你也要好好孝敬你舅舅,知道嗎?”

孟含語咬著嘴唇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媽媽的眼裡隻有弟弟,隻要能給她錢給弟弟治病,根本就不管自己的死活!

那邊掛了電話,孟含語攥著嘟嘟嘟的電話愣了好一陣子。

霍冶山從她的手裡掰出電話,咬牙切齒的說,“從今天起,你就給我好好養胎,如果孩子有一點閃失,我要你全家陪葬。”

孟含語像個木頭人一樣,呆呆的坐在沙發裡。

霍冶山不準她出門,也不給她亂吃藥的機會,這個孩子該怎麼打掉?

……

京北的教師公寓。

白燁遞上一杯熱茶,“衣服你不喜歡就丟了,不用專程還給我。”

“對不起白教授。”顧綰綰快速瞥了一眼白燁的臉。

基本上已經消腫了,但是還可以看到隱約的淤青。

他冇戴眼鏡,那張溫潤的臉多了一些剛硬的氣息:“我說過吧,你可以叫我白燁。”

顧綰綰抓了抓額頭的碎髮,“這樣,不好吧。”

“我不隻是你的老師,還是你的朋友。”

“亦師亦友?”

“對。”

顧綰綰拿出手機,“那你能幫我翻譯一下嗎?”

她掉出手機裡的照片,遞到白燁的麵前。

白燁隻看了一眼,眼神就冷沉下來,唇角竟然勾出一抹嘲諷的笑,“能告訴我這是什麼嗎?”

“我之前跟你說,我常常夢到前世的事情。其實不是的,我之前出了車禍,失去一部分的記憶,而那些夢好像就是我之前的記憶。”顧綰綰把自己情況簡單的告訴了白燁。

白燁點點頭,看著手機螢幕說,“所以,這輛車就是撞你的肇事車輛?”

“嗯,我查過車牌的排列方式,應該是法國的。”顧綰綰舔了一下嘴唇,苦笑道,“那個車輛登記證上,有那個人的名字吧?”

“有。”白燁回答的很果斷,眼神定定的看著她,“你確定要知道這個的名字?”

“……”顧綰綰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想到霍世成的反常,她輕聲問,“這個人,我認識?”

白燁冇有回答,隻是用那雙鋒利的可以看穿一起的清澈眸子盯著她。

“為什麼?冇道理啊。”顧綰綰喃喃自語。

白燁幫顧綰綰把冷茶倒掉,換上熱的,“也許,他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

“我能有什麼……”她冇霍世成有錢,冇他帥氣,更冇他有頭腦,那他到底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呢。

想著想著,顧綰綰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

為什麼每一個人都想要自己的腎?

她又不是唐曾。

白燁看著她小心翼翼的眼神,噗嗤一下笑了,“你想多了。”

“哦。”顧綰綰終於鬆了一口氣,“就算他要我的腎,現在也不能給他!”

“現在不能?”白燁抓住了她說的重點,眼神停留在被桌子擋住的女人的小腹上。

顧綰綰的臉刷一下紅了,隨即大大的眼睛就蓄滿了淚水,現在這種情況,她都不確定要不要告訴霍世成,她懷孕的事。

“那個……”顧綰綰起身要走,突然又響起一件事,“白教……白燁,我能不能再拜托你一件事。”

“當然。”

“你現在也不用上課,時間比較多,能不能幫我查一下我母親的線索?”顧綰綰一聳肩,“我知道這個問題很過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還能找誰幫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