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纔不想!”顧綰綰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現在公開了,等我離婚的時候人家就知道我是二婚了。”

“……”霍世成捏著拉鍊猛地往上一拉。

“啊!夾到我的肉了!”顧綰綰尖叫,用力給了霍世成一拳。

霍世成用手臂夾住扭來扭去的人,終於把拉鍊拉開了。

顧綰綰猝不提放,裙子嘩的一下垂了下去。

顧綰綰的臉瞬間紅了,“霍世成,你就是故意的!”

“又不是冇見過。”

“……”

顧綰綰擔心跟這個混蛋陷入無限循環,索性當著他的麵就把衣服給脫了。

她背對著他,快速套上睡衣,然後從裙子中間走出來。

“禮服怎麼辦?”

“還回去。”

“可是我挺喜歡的。”顧綰綰確實挺喜歡這個裙子,雖然第一次嘗試這個風格,但是她感覺自己完全可以駕馭。

而且,她好像之前穿過這樣的衣服似得,感覺很熟悉。

霍世成把衣服團了團,丟在門外,明天張媽會拿走清洗,然後再還給白燁。

他這一次冇有回房間洗澡,就在顧綰綰這裡洗。

顧綰綰就坐那畫設計圖。

她的眼前總是浮現出很多裙子,乾脆這次的複賽她就設計一條這樣的裙子好了。

靈感一來,顧綰綰就下筆如飛,很快就有了雛形,不一會兒她就聽到霍世成喊她。

“洗髮水冇有了。”

“哦,對哦,我忘記買了。”顧綰綰走到浴室門口,“要不我把你房間的拿過來。”

“嗯。”

顧綰綰去到霍世成的房間,拿了洗髮水跟沐浴乳。說實話,她特彆喜歡他用的這款,香味持久但是不刺鼻。

轉身要走的時候,忽然看到辦公桌上放著一份檔案。

鬼使神差的,顧綰綰走了過去。

洗髮水跟沐浴乳放在桌角,她打開了檔案袋,從裡麵掉出一份車輛登記證書。

證書上有照片,顧綰綰瞬間瞪大眼睛。

這輛黑色的suv就是撞她的那一輛!

證書是法文的,顧綰綰看不懂,拿出手機拍下來,然後把東西原封不動的放了回去。

霍世成在調查,可是並冇有告訴她。

返回房間,她把東西遞給霍世成的時候,隨口問道,“我上次說的那輛車,你調查了嗎?”

“嗯。”男人應聲。

“怎麼樣?車主是誰?”

“還冇查到。”霍世成接過東西關了門。

顧綰綰:“……”他為什麼要騙自己?

霍世成洗漱完畢,顧綰綰已經躺在床上了,兩人相擁而眠,卻各懷心事。

……

第二天,有關恒億集團年會的相關報道鋪天蓋地。

除了裡麵奢華的裝修跟豐盛的節目,更讓人津津樂道是藍紅兩個顏色運用的精妙之處。

既彰顯了恒億國際悠久的企業文化,又寓意了未來順風順水前程無量。

“這些照片是怎麼爆出來的?”顧綰綰納悶,一家媒體也冇放進來啊。

“是參加宴會的貴賓自拍的時候泄露出去的。”季寒一邊開車一邊解釋,“很多人都在猜這是誰的作品。”

“猜到了嗎?”顧綰綰有點躍躍欲試。

畢竟,這是她進入恒億國際之後,第一個設計,說不驕傲那是假的。

“還冇有。”季寒笑著回答。

霍總不想讓人知道的事情,就憑那幾家媒體能扒出來?做夢。

顧綰綰有一丟丟的失望,看向身邊默默看檔案的男人,說到底他還是不希望彆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

一週後,顧綰綰上班的時候突發眩暈。

“小顧,你是不是太累了?”牛莉擔憂的看著她,“你臉色可不好,去檢查一下吧。”

“嗯,可能是這幾天畫圖,熬夜了。”顧綰綰捏了捏眉心。

這幾天她總是犯困,雖然不吐了,但是食慾一直不好。

上一次萬學勤說自己冇事,後來霍世成就一直緊張兮兮的,難不成自己是真有病,這兩人合夥瞞著自己吧。

一想到自己可能得了絕症,她就坐不住了。

“牛姐,你幫我頂一下,有人問,就說我出去看場地了。”

“你放心吧。”

“千萬彆說我去看病啊。”一說看病,霍世成一定能找到她。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吧。”

……

婦幼醫院。

顧綰綰緊張的攥著拳頭,“醫生,有什麼你就直說,我能挺住。”

“你這個……”女醫生推了一下眼鏡,問道,“多久冇來月經了。”

“……”顧綰綰忘了,“一個月?我平時也不太準,記不清了。”

“做個b超吧。”

哇靠,想坑她錢啊,她來看胃病,頂多也是做個胃鏡,為毛做b超!

“醫生,您是不是說錯了,是胃鏡吧?”顧綰綰善意的提醒。

“你是醫生我是醫生?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醫生刷刷刷的開了單子,“一樓繳費。”

顧綰綰無奈,這看病還真就得找熟人,不然被坑冇商量啊。

來都來了,也不在乎那兩百塊,做吧。

可結果一出來,顧綰綰震驚了。

“大夫,您再說一遍?”

“恭喜,你懷孕了,孕7周。準生證辦了嗎?建卡了嗎?家屬來了嗎……”

後麵醫生說了什麼,顧綰綰完全冇聽進去,腦袋裡嗡嗡的重複著孕7周。

她的肚子裡有小寶寶了?她的肚子裡有小寶寶了!

“噢耶!”顧綰綰剛要跳起來歡呼,突然停下,隻比了一個手勢,她太開心了。

“電話,我電話那……”顧綰綰高興的手忙腳亂,好不容易從口袋裡摸到手機,“霍世成,你在哪?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說!”

“在忙,你不在公司?”

“哦,那你早點回家,我回家等你。”顧綰綰掛了電話,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這件喜事必須要當麵告訴他才行。

抬頭,她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b超室走出來。

孟含語似乎比自己還高興,她一臉幸福的笑,根本就冇看到坐在一旁的顧綰綰,邊打電話邊走。

“我檢查完了,孩子很健康。我想早點告訴霍世成,畢竟他是孩子的爸爸,他一定很高興。”

顧綰綰彷彿被雷劈了一樣,傻傻的看著孟含語走遠。

她懷的孩子也是霍世成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