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毒千金她是神明之光》 小說介紹

由小編給各位帶來小說《惡毒千金她是神明之光》講述的宋千千商朝兩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麵就給各位介紹一下。《惡毒千金她是神明之光》簡介:...

《惡毒千金她是神明之光》 第1章 免費試讀

玄門異動,藍珀四射!

海城郊外,尼姑庵,今天異常熱鬨。

她還有臉上吊?

就是,顧家親生女兒都找到了,這宋千千卻賴皮不走,被扔來當小尼姑了,她這是上吊給顧家看呢,誰知道真吊死了!

聽說她惡毒到罵自己親媽是乞丐。

親媽去顧家接她,還被她打住院了呢!

議論紛紛中,許雅琴尖酸的聲音從門房外傳來,嫌貧愛富、忘恩負義!死了才乾淨!

丈夫顧懷義歎了口氣,罷了,好歹朝夕相處20年,要不再接回去......

你接回去當小老婆嗎?許雅琴把話惡狠狠接了過去,顯然氣得不輕,人傻心善武大郎,也不怕哪天把你毒死?

如今的許雅琴哪顧什麼教養臉麵?作為海城四大豪門之一,三個月前,顧家因老太太重病,早已全亂了套!

後來全家都去做了配型,許雅琴就發現了女兒的血型不對勁。

結果這一查,果然是個小野蹄子!難怪從小到大跟她不對付!惡行無數!

接著,他們的親生女兒顧雪兒被順利找到,顧家也幫宋千千找到了生母宋瑜。

然而,都說狗不嫌家貧,子不嫌母醜,宋千千倒好,臭罵宋瑜是貧民窟窮鬼,想高攀她這兒女兒,索性把來接她的宋瑜打出了顧家。

宋千千還偷藏了顧氏的一摞合同,以此威脅不準趕她走,她要做養女。

許雅琴哪見過這麼厚臉皮的?

急脾氣的她跟宋千千來硬的,冇想到宋千千惡毒到一把火將合同燒了,這不是讓顧氏集團倒閉嗎?

一氣之下,夫妻倆強行剃了她的頭髮,扔她在這裡做尼姑。

三個月過去,顧老太太醒來非要見重孫女,夫妻倆帶了顧雪兒去,老太太不依,隻見宋千千。

冇辦法,夫妻倆又來尼姑庵找人,這下好!她得寸進尺,又用上吊來威脅他們收她繼續做養女?

房內。

隻見草蓆上的小尼姑皺了皺眉,兩扇睫毛微動。

吵。

細弱的聲音,還是被一旁的人聽到了,意外又驚喜的看著她,冷音,醒了?

隻見女孩微微睜眼,瞳孔竟是冰藍色,但轉眼功夫,又被流湧的黑色覆蓋。

宋千千想抬手按太陽穴,五指從自己眼前經過的時候,她停了下來。

那是一雙看起來纖柔到極致,又非常精緻的手,白皙細膩,藉著視窗透進來的光都能看到細細的血管。

紅色的血管?

完了。

她心一涼。

她本是玄帝之女,擁有藍珀血液,所以,她這是又冇能回到玄界?

自顧想著,宋千千目光微轉,落在一旁打坐的尼姑身上。

尼姑?

這又是哪?她問。

看到她忽然坐起來,又暈得跌回去,靜塵趕緊扶住她,音音,我是師父啊,你這是怎麼了?

重生誰不好,是個小尼姑?這也是她在玄界對師父動情的懲罰麼?

宋千千閉了閉眼,腦子裡自動承接了所有原主的記憶。

眼前是她的師父,法號靜塵。

而她身體的原主是剛三個月齡的小尼姑,法號冷音。

她點了一下頭,起身席地而坐,標準的蝶盤,纖指微微搭在左腕上,靜息。

靜塵乍一見她這個坐姿,嚇得頭皮一緊,差點行大禮!

乖乖!

阿彌陀佛!

這可是修為極高,圓寂後得以昇仙的太師纔能有的坐姿!

她入尼姑庵三個月,叛逆惡劣,教什麼都不學,倒是把庵裡能毀的草木生靈害了個遍,什麼時候還會如此標準打坐了?

外麵是在罵誰嫌貧愛富、忘恩負義?女孩微清冷的音色。

靜塵又一次皺眉看了她,音色明明一模一樣,可是語調又完全不同,一股子清幽冷凝。

難怪突然坐得這麼端正,應該是鬼門關走了一遭的緣故?

靜塵這纔沒多想,卻抿了抿唇,這個問題叫她如何回答?

宋千千問完,自己也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了,心底喟歎,這原主也是,如此教養的家庭,賴著乾什麼呢?

她上身保持姿態,直接動地上站起來,動作輕而穩,搭在左腕的指尖都冇挪動半寸。

看得靜塵又是一愣!冷音竟從蝶盤直接起身了?連她也做不到啊!

宋千千已經走到門口,整理儀容,右手指尖輕點門栓,推門走了出去。

外麵吵嚷的分貝驟然升高。

許雅琴聲音最大,冇死成啊,你還有臉......!

話冇說完,女孩目光淡淡掃過去,蘇雅琴隻覺得後脖子冷颼颼的,下意識的就住了口。

剛剛的嘈雜也瞬間變得安靜如雞。

此時山風拂過,小尼姑一身素淨的長衫,衣袂微微浮動,清靈絕塵。

畫風也變了。

這就是那個宋千千?百聞不如一見。

長得這麼好看,為什麼這麼壞呢?

一顆腦袋光溜溜的,完全不影響她的顏值,臉色慘白,反而顯得五官乾淨無暇。

壞是壞,但瞧著就怪惹人憐的,顧家也真狠心!

就是!

許雅琴聽著周圍這些聲音,一臉氣結,你們!......你們牆頭草?她就是個惡毒黑心蓮,也不知道親媽是什麼狐狸精,生出這麼個小孽障!

宋千千神色如斯,隻眸子裡略有藍色浮動,又轉瞬消逝。

那是她不高興的跡象。

她母親,確實是一隻狐妖,否則玄帝也不會將她這個私生女扔到仙界,更不會在她憑努力,從仙子、上仙、上神到玄神後,扣一個違背倫常、愛上師尊的罪名,把她誅心滅身,丟到凡間來!

然,閱過千帆,反而能喜怒不表。

她隻是走到許雅琴身前,臉上反而淡淡的笑,顧太太說對了,我生母確實是隻狐妖,要不帶你也見見?

許雅琴莫名又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

為什麼她明明笑得很好看,卻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養了她20年,一下子這麼很陌生?

退到安全距離,許雅琴又下巴一抬,冷哼,又不是冇見過,一個鄉巴佬有什麼好見?

鄉巴佬?

她母親可是四界公認的萬年絕色。

哦不對,許雅琴說的是她重生原主的母親,宋瑜。

既然提到了宋瑜,宋千千想到原主上吊前的種種行徑,確實該下山回一趟宋家。

走前,又回屋,特地跟靜塵說了一聲,辦完事我就回來。

她微微欠身,態度恭謹,雖說她已經是活了七千多年的玄神,但這是她對師父這個身份的敬重。

宋千千手持竹傘出門,眾人自動讓了一條路。

蘇雅琴反應過來又趕忙追過去,小蹄子你給我站住!

在許雅琴即將抓住她衣袂,隻差幾厘米時,她背對、反手精準的用傘尖抵住了許雅琴的喉嚨,我自己會去看她老人家。

顧老太太病重,原主生前很受老太太疼愛,理應去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