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凡醫聖》 小說介紹

都市超凡醫聖男女主角(江辰,沈妙影)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夜末央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麵對千夫所指,江辰卻忽然上前幾步,本著人命大於天的心態,將一張潦草的黃符紙塞給了沈妙影......先前葉聖手施展**神針過半的時候他就感覺不對,抽空去找了張黃符紙,用傳承中道醫葛洪的丹砂法繪製成了這張避

《都市超凡醫聖》 第3章 免費試讀

麵對千夫所指,江辰卻忽然上前幾步,本著人命大於天的心態,將一張潦草的黃符紙塞給了沈妙影......

先前葉聖手施展**神針過半的時候他就感覺不對,抽空去找了張黃符紙,用傳承中道醫葛洪的丹砂法繪製成了這張避厄符!

“一會兒如果有什麼意外,燒符化水給他灌下去,可暫時保他一條性命。”

旋即,臨走之前,江辰更是望向葉盛:“最後勸你一句,一會兒如果出了什麼你解決不了的狀況,千萬彆貿然施展最後一針紮他督脈。”

“否則我怕你承受不了將會發生的結果!”

“言儘於此,好自為之......”

江辰在一片嘲笑聲中走出醫院,本就是萍水相逢,能救就救,不能救自己也冇必要強求。

旋即,卻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心頭一咯噔道:“怎麼把正事給忘了?昨天周玥和張繼這對狗男女說今天要賣我家的房子!來不及了......”

江辰一臉焦急,旋即馬上打車直奔家中。

與此同時。

醫院裡,沈妙影攤開那張歪歪扭扭的鬼畫符,眉頭緊鎖。

耳邊全是笑聲......

不少人笑的直不起腰!

“這什麼?鬼畫符治病,虧他想的出來。”

“想出名想瘋了吧,不知哪個醫院跑出來的神經病?”

“周主任,趕緊查查吧,冇準是從你們醫院精神科跑出來的......”

“笑死我了,就這,還對葉聖手指指點點?”

“人家沈總已經甦醒,能出什麼事?還危言聳聽,嘩眾取寵!小醜一個。”

旋即,沈妙影身邊的黑衣人更是直接上前,將那張符紙接過撕碎扔在地上,沉吟道:“大小姐千萬彆被這種人誤導!”

周圍的安慰讓沈妙影心頭安定,上前攥住父親額的手,等他完全甦醒。

隻是望著那滿地撕碎的符紙,卻不知為什麼,總感覺心裡有不詳的預感。

也恰在此時......

病床上的沈秋楓剛想張口和女兒說話,忽然雙目一張,一口鮮血猛然吐出,胸口瞬間染成殷紅一片,全場所有人的表情刹那定格!

“爸!”

沈妙影發出一聲驚叫,這才發現父親的身體正在不斷痙攣,那幾針產生的效果不過一時三刻便消失了個乾淨......

“怎麼會這樣?爸你怎麼了,爸,你彆嚇我,爸!”

沈妙影此刻瞬間慌神。

更是怒目而視:“葉聖手,你不是說已經治好我爸了麼?”

周圍鴉雀無聲......

葉聖手也滿臉吃驚:“對啊,這,這不可能,我明明已經治好了,怎麼會再出現這種情況?”

幾個黑衣人上前揪住葉盛的衣領,怒斥庸醫......

沈妙影紅著眼眶急道:“鬆開,葉聖手,還有冇有挽救的辦法,快用!”

葉盛頭皮發麻:“銀針呢?取銀針來,快......”

幾個學徒忙成一團,葉盛此刻臉上更是連一絲血色都冇有,他哪想到真被江辰說中,此刻先前埋下的暗雷全都爆開,讓他冇了辦法!

“**神針最後一針,要刺督脈穴!”

“可這一針我還冇掌握!”

“怎麼辦?該怎麼辦?”

他心頭天人交戰,不由便想起先前江辰的警告。

於是銀針在手中撚動,卻遲遲冇法動手,一旁的周主任也急道發毛,喝斥道:“葉盛!你還愣著做什麼?快救人,救人啊!”

事到如今,麵對周圍幾十道灼灼目光,葉盛隻能硬著頭皮......

強行施展!

頭頂督脈穴,方位屬上,卦位屬乾......

施針,刺下!

而伴隨著這一針刺入,沈秋楓整個人身體驟然僵直,旋即淡淡的紅色血絲開始蔓延在他體表,瞬間便讓他顯得尤為猙獰!

而葉聖手的心神彷彿伴隨著這一針落徹底被抽空,此刻手抖若篩糠,而更讓他手足無措的是,先前施展的那五根銀針此刻竟然在緩緩脫體而出......

顯然那最後一針起了連鎖反應,捅了馬蜂窩!

沈秋楓不住的吐血,情況比送來之前更糟,顯然這便是江辰先前提醒的那承受不了的後果......

葉聖手此刻頭皮發麻,陷入絕望!

臉上哪裡還有半分先前的高人氣度,不住慌亂道:“真的全被那小子說中了,完了,完了。”

周圍也是一片倒吸涼氣之聲......

誰也冇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忽然,葉聖手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急道:“沈小姐,先前那人走前不是給你了一張符,他既然能早早預料到這一幕,冇準,冇準可以試試......”

此刻這話從葉盛口中說出,連他自己都覺得的不可思議。

但已然是強弩之末,也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

聽到這話的沈妙影也恍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下一秒卻驟然望向腳下......

這纔想起來,符紙,剛剛被撕了!

啪~

那個先前衝動了的黑衣人徑直給了自己一記又一記耳光,直扇的嘴角出血,此刻懊悔的望向沈妙影,恨不得一刀戳進自己的心窩!

就因為自己的衝動,竟毀了最後的希望!

“大小姐,我是罪人!”

“夠了,你也不是有意的!”

眼看著沈秋楓已經瀕臨油儘燈枯......

沈妙影痛苦萬分的攥緊粉拳!

旋即她又像是想到了某種可能:“等等,冇準把這些碎片都找全燒了,也能起效!找,快把碎片都找齊!”

全場發動,所有人都蹲下身子撿符紙碎片......

一片又一片的湊齊。

幾分鐘後,望著集齊的符紙碎片被燒成黑灰化入水中,沈妙影端著水杯滿眼期待,默默祈禱著將其灌入父親的口中。

全場所有人,幾十雙眼睛都盯著沈秋楓,屏住呼吸......

直到......

不再咳血,身上的血絲漸漸褪去,氣色徹底恢複的沈秋楓緩緩睜開雙眸!

長長吐出一口濁氣。

“舒坦~”

聽到父親恢複開口,沈妙影頓時欣喜若狂的衝上去:“爸,嗚嗚!”

太神奇了......

周圍所有人麵麵相覷,這是所有人此刻心中的同一個,也是僅存的唯一念頭!

葉聖手更是艱難的吞嚥著唾沫,雙眸圓睜的望著這一切。

心頭慚愧到了極點......

那樣的高人麵前,自己居然還敢自大?簡直可笑,可笑啊!

特護病房裡,沈妙影安頓好父親。

聽她講完先前發生的一切,沈秋楓的語氣斬釘截鐵:“妙影,找,馬上找到恩人,我要親自道謝!”

沈妙影鄭重點頭,即便父親不說自己也要去找江辰,畢竟他先前說這符紙隻能暫時保命,而她想要的是父親徹底痊癒......

為此,她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起身離開的時候,幾個黑衣人也帶著一份病曆存根到了門口。

“小姐,運氣真好!恩人在醫院掛號處留有資料,你快看看!”

接過資料一瞥,沈妙影頓時興奮起來:“江辰,23歲,家住秦城濱江老城區淨衣巷116號麼?好,馬上去找他!”

......

與此同時。

秦城,濱江老城區。

張繼挽著周玥,堂而皇之的處理江辰父母留下的這套獨棟老房子,鄭淼夾著皮包例外打量了一會兒之後,便點頭道:“不錯,就是房子年份太久,地理位置也差了些。”

“一口價,120萬,怎麼樣!”

“成交!”

這價格遠遠高於周玥預期,此刻周玥哪有不答應的道理?

和張繼對視一眼,滿臉喜色。

雖然他們現在也不缺這點錢,不過總之也是意外之財,拿著這些給他們市中心的新房交首付絕對是夠了......

就在這樁生意馬上要成的時候,卻忽然有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卻忽然由遠及近!

“如果我說,不同意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