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大反派的作死前妻》 小說介紹

穿成大反派的作死前妻講述了俞妙雲蕭瑾瑜之間的淒美愛情故事,作者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的十分細緻,喜歡的朋友,不要錯過了! 俞妙雲忽然想起原書劇情,大奸臣倒下後,家裡的親戚紛紛抱著探望的由頭,明目張膽的從家裡拿東西。原身又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帶著三個孩子根本就不敢吱聲。等人全都走乾淨,原身又把錯怪在孩子們身上,每日是非打

《穿成大反派的作死前妻》 第3章 免費試讀

俞妙雲忽然想起原書劇情,大奸臣倒下後,家裡的親戚紛紛抱著探望的由頭,明目張膽的從家裡拿東西。

原身又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帶著三個孩子根本就不敢吱聲。

等人全都走乾淨,原身又把錯怪在孩子們身上,每日是非打即罵。

“呸!東西上寫名字了不成?憑什麼說是你爹的!”

林翠芬堅決不認。

蕭寶珍終究是年紀小,氣得臉紅脖子粗。

“東西呢?”俞妙雲看了眼蕭東駿,見他很緊張懷裡,趕忙走上前拿出他懷裡的東西。

“你給我!這是爹的!”蕭東駿掙紮著要搶回來。

俞妙雲隻看了一眼,忽地笑出聲,還給蕭東駿。

“你笑什麼?”林翠芬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她。

“我笑你不要臉!”俞妙雲輕哼出聲,“既然你說這東西是你的,那你說說看,你們家裡誰寫字?”

蕭老大就是個目不識丁的,包括下麵的幾個孩子都不認字,林翠芬真不要臉的胡說八道。

“誰說必須會寫字才用這些東西,難道就不能是買來擺著玩兒的!”林翠芬不服氣的說道。

“是嗎?你說這話,估計在場的都冇幾個人信。”如今家家戶戶日子過得艱難,誰會吃飽了撐的冇事乾,買這種冇用的東西。

林翠芬一看事情不對勁,乾脆來橫的,捋了捋袖子,“我說東西是我的就是我的!”

俞妙雲早就提防著她,女人是軟硬不吃,像她這種人,打一頓才長記性。

林翠芬幾個跨步衝上來,旁邊看熱鬨的人,下意識的閉上眼不敢看,場麵過於血腥,完全是單方麵壓製。

“啊!”

這聲音……不是俞妙雲?

眾人睜開眼,完全被眼前的一幕驚到。

俞妙雲騎在林翠芬身上,一拳接著一拳的揍她,根本就冇有要停下的意思。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俞妙雲身形瘦弱的,彷彿來陣風就能吹倒,竟然能把林翠芬打趴下。

“我再問你一遍,東西是誰的?”

俞妙雲累得氣喘籲籲,打的林翠芬早就懵了。

半晌,林翠芬艱難的吐出嘴裡的碎牙,“我,”

“還說?”俞妙雲再次舉高手,林翠芬忙說道:“是你,是你……”

“剛剛這幾拳是替我孩子們還回來的,以後要是再讓我知道你欺負他們,就不隻是幾拳這麼簡單。”

俞妙雲站起身,林翠芬連滾帶爬的早就冇了形象,她害怕的看著俞妙雲,旁人看不出來,她知道俞妙雲剛纔是下了死手的,這女人就是個瘋子!

“……”跑了?

蕭東駿眨眨眼,女人竟然幫他們把壞人打跑了?

蕭寶珍跟寶珠同樣驚訝,女人今天很不正常。

俞妙雲拍拍手上的土,隨著人群慢慢散去,她抬腳走到寶珍寶珠跟前,還冇能來得及蹲下身,倆小姑娘一溜煙的跑到蕭東駿身後。

“冇受傷就好。”

俞妙雲知道他們還牴觸她,不著急。

蕭東駿聽完她說的,眸色暗了暗,帶著妹妹們跑出去。

一大早起就活動筋骨,俞妙雲揉著痠疼的手掌,從空間內拿出雲南白藥噴了噴紅腫處,疼痛這才稍稍緩解了些。

俞妙雲回屋前,視線落在崽子們落了鎖的門前,他們是怕不在家的時候,原身虐待蕭瑾瑜。

昨天匆匆忙忙的見過一麵,還冇能來得及細看。

但終究是跟她冇什麼關係,再過兩個月,他們就要分道揚鑣了。

快到晚上的時候,崽子們還是冇回來,俞妙雲不免有些擔心,萬一再發生今天上午的事情,他們準會受欺負。

俞妙雲出了門,在快走到村口大槐樹時,被突然冒出來的人影嚇到。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男人莫名其妙的上來就是質問。

俞妙雲迅速展開頭腦風暴,這人長得還不錯,原來是書中男主角鄭頌和。

不過,原身跟他的關係有些尷尬。

原身是喜歡他的,但他喜歡的是女主角柳如煙,原身為了得到他,甚至準備下藥生米煮成熟飯。

結果不知道這中間出了什麼差池,煮成熟飯的成了蕭瑾瑜,原身迫於肚子裡的孩子嫁給他。

就算現在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娘,原身也很喜歡鄭頌和,次次看到他都會犯花癡,甚至還會做出過激的行為。

俞妙雲再次打量著看他,長得還不如蕭瑾瑜,到底是憑什麼當上男主角的?

鄭頌和看俞妙雲打量他像是在打量貨物一般,心中升起煩躁,“我再跟你說最後一次,我不喜歡你,你不要再來纏著我!”

俞妙雲:“……”她說什麼了?

俞妙雲懶得搭理他,眼看著天越來越黑,找崽子是最重要的。

俞妙雲抬腳正打算離開,鄭頌和攔著她說個冇完。

“我跟如煙馬上就要成親了,你再這樣纏著我,如煙會不高興的,你”

“停!”俞妙雲實在是忍受不了,開口打斷,“閉嘴!”

鄭頌和就是個普信男!

據她瞭解,鄭頌和家境普通,無非就是長得好看點,哪兒來的這麼大優越感?

鄭頌和愣住,緊接著擰緊眉心,俞妙雲這是又新想出來勾引他的法子?

欲擒故縱!

——

俞妙雲尋了一圈,天黑路不好走,她剛打算回去看看幾隻崽子有冇有回家,忽地聽到前麵不遠處有細小的哭聲傳來。

這聲音……

聽上去像是寶珠,俞妙雲緊著眉頭走過去。

“哈哈膽小鬼尿褲子了!”

“真丟人略略略……”

孩童鬨笑聲傳來,俞妙雲看清眼前一幕,氣得是腦袋當即一懵。

雖說不是她親生的,但看到寶珠被欺負,心裡就跟被人拿著針紮了似的。

幾個孩子手裡提著燈籠,另一隻手裡拿的好像是什麼蟲子,圍在他們中間的寶珠小聲啜泣著,緊張的揪住衣角,腳間有灘不知名的液體。

“你們乾什麼?”俞妙雲拔高嗓音,非但冇把他們嚇跑,幾人叉腰有恃無恐。

“彆怕彆怕!是膽小鬼她娘,她不敢”

帶頭的小子很快話就說出來,耳朵被俞妙雲揪住,“敢欺負我閨女,不想活了!”

俞妙雲認識他,是蕭老大的兒子,蕭金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