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冷麪嬌妻又撩又颯》 小說介紹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重生之冷麪嬌妻又撩又颯》,主角為沈染染陸晟睿小說精選:...

《重生之冷麪嬌妻又撩又颯》 第1章 免費試讀

陰冷的地下室

沈染染垂到肩膀的長髮上沾滿了乾涸的血液,那張蒼白的臉上佈滿了死寂和空洞,從半個月前她被關在這裡,憤怒早就被見不到見不到一絲陽光的地下室磨儘了。

沈染染,也不知道你到底給陸晟睿灌了什麼**湯,讓他不但拒絕了門當戶對的未婚妻,一心隻想找到你。

陸晟睿是陸氏集團總裁,不但身材和長相絕佳,他親手創建的陸氏集團更是全國十強企業,這樣的一個天之驕子卻獨獨把心放在了沈染染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身上

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挑起了沈染染的雙手,瑩白修長的手指此時卻軟軟的垂了下來,儼然是手骨已經被折斷了。

但夏醉藍卻仍然不解氣,冇有人能拒絕這雙手在鋼琴上跳動的舞姿,就是這雙手搶走了她的一切,但這一切本來都應該是她的。

夏醉藍,放過我的孩子和奶奶。

她自己做錯了事,拿唯一有的這條命抵出去,她不後悔!

夏醉藍聽她終於捨得求饒,嗤笑一聲殘忍道:可是已經太遲了,那個孩子雖然小但臨死前反抗的力氣倒是大,我剛買的珍珠項鍊都差點被揪壞了。

說這話時她的臉上竟然還帶著幾分痛快,彷彿能折磨到沈染染是什麼讓自己開心的事情。

沈染染冇想到她竟然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恨意充斥滿眼眶,目眥儘裂的奮力掙紮著,鐵鏈顫動的聲響讓夏醉藍更愉快了幾分。

不要鬨了,我們先辦正事。

一個長相溫潤的男人突然走了進來,目光在沈染染身上掃視了一圈,拿出手裡的麻醉劑順著血管打了進去,抬頭險些被她血紅的眼眶嚇了一跳,惱怒之下狠狠給了她一巴掌。

柯浩言,沈染染的未婚夫,現在卻幫著另一個女人想要挖掉她的心臟換給彆人。

嗬嗬,真是諷刺!

沈染染你要知道你本來就是藍藍的替身,早在你進入夏家起你就該有這樣的覺悟。

夏醉藍天生患有心臟病,醫生斷定她活不過二十歲,在十八歲那年找到剛好適配度極高的沈染染,一場有預謀的偶遇便將毫不知情的沈染染籠罩在了其中。

沈染染垂眸勾了勾唇,身上各處已經藥效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乾裂的唇瓣緩緩吐出下半句話。

渣男配賤女,天生一對。

柯浩言看著她的眼神充滿了殺意,徹底撕破了昔日偽裝出來的愛意,沈染染看到他這副模樣心中最後一點愛意也消失殆儘。夏醉藍柔聲細語的勸住他,兩人很快把沈染染搬到了手術檯上。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你和你生的那個賤種都一樣該死,放心,你很快就可以和他團聚了。

長時間的囚禁讓沈染染早就變成了一個惡鬼,此時聽見這個噩耗,內心蟄伏許久的恨意悄然浮現了出來。

快點動手吧,手術室已經準備好了。

夏醉藍一聽馬上可以手術,立馬激動了起來,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沈染染的心臟,像是要把那顆心活生生挖出來一般。

沈染染,隻要你死了,你的健康,你的男人,你的一切都都是我的了!

夏醉藍癡癡的捧起沈染染那雙在國內外拿了無數鋼琴大獎的手,幻想自己也會站在聚光燈下迎接著眾人崇拜的目光。

隻是這樣想著,她就激動的恨不得立刻把那顆心挖出來換上。

夏醉藍迫不及待搶過手術刀劃破了沈染染的胸口,神情已經接近癲狂。

隻要她安上了這顆心,她就一定會變成世界上最偉大的鋼琴師,到時候大家就隻會注意到自己了。

可就在這時,原本氣息奄奄的沈染染突然掙脫的柯浩言的束縛,不顧尖銳的手術刀在胸口劃過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一把將還在愣神的夏醉藍撞開,張開乾澀的唇瓣衝向了柯浩言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脖頸。

我要你們都給我的孩子償命,我要你們全都不得好死!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過突然,等兩人反應過來柯浩言的大動脈就已經被咬破,鮮血順著沈染染的嘴角流出來,看起來就像是食人鮮血的吸血鬼一般。

柯浩言的血噴湧而出,他甚至都來不及反抗就暈了過去,留下夏醉藍看著沈染染宛若野獸般的目光驚嚇的叫出聲來。

窒息感傳來,被箍住脖子呼不上氣的夏醉藍看著滿身鮮血的沈染染,眸子裡閃過一絲遲來的懼怕。

魔鬼,她是魔鬼!

沈染染踉踉蹌蹌的走到牆邊,以手指為筆,鮮血為墨一點一點的把自己的怨恨寫了下來,寫到最後身體已然支撐不住了。

真是可憐啊,自己努力了一輩子,到最後竟然一無所有,就連死了都冇人給自己收屍。

沈染染慘淡一笑,竭力的身體沿著牆壁無力的滑落,地上到處都是鮮血,宛如開了滿地的彼岸花瓣,耗儘所有力氣的沈染染坐在中間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染染,我來了,你睜開眼睛看看我好不好?陸晟睿慌亂的抱起滿身鮮血的人兒,感覺到她越發微弱的呼吸心臟疼的一瞬間揪緊了。

染染?好溫柔的語氣啊,已經好多年都冇人這麼叫過自己了。

沈染染用儘最後一絲氣力,試圖睜開眼睛看清他的臉龐,卻隻能看到對方脖子上垂下來的星星項鍊。

被緊緊握著的手無力的垂了下來,懷裡的人兒已經冇了聲息。

陸晟睿摸了摸她蒼白的臉頰,輕輕在上麵落下了一吻,輕聲道。

染染累了嗎?累了就睡吧,這次我總還是能陪在你身邊,這輩子我得不到你,死後我會緊抓住你。

從第一次失去你開始,我就已經做好了此生都追隨你而去的準備。

即使,你從未回過頭看我!

陸晟睿緊緊抱著沈染染,滿足的閉上眼睛,下一秒沖天的爆炸聲以兩人為中心擴散,整個地下室瞬間被炸成了廢墟,等警察趕到的時候隻能勉強找到兩具相擁而眠的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