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

一聲厲喝,殺氣沖天而起!

鐘興梁冇有想到,居然有人能化解自己的必殺技,並且還是華山劍法!

他登時後退一步,盯著來人,如臨大敵!

戚常威和房嬋清同樣神色無比凝重!

“我叫洛孤風。”

“此人還有用,我要留著他問口供。”

話音落下,洛孤風當即長劍一動,便架在了五煞的脖子上,“說吧,誰讓你來的?”

五煞戰戰兢兢,咬牙道,“是不是說了,你就不殺我?”

洛孤風麵無表情搖頭,“當然不能!不過,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五煞麵死如灰,癱軟在地上。

“裴家,裴偉!”

聽到這話,洛孤風收起長劍,麵無表情的看向鐘興梁,“我得到我需要的資訊,他是你的了,你隨時可以處理。”

鐘興梁點了點頭,就要殺了五煞。

正在此時,他的耳中突然傳來一道聲音,“讓他離開,告訴他,他們的刺殺計劃,我們早就知道了,並且還是來自裴家。”

鐘興梁一愣,冷笑道,“今日不殺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他的計劃我們早就知道了。”

“你們裴家內部各有心思,想要來找麻煩,先去把家族內部之事搞定再來吧。”

“滾!”

五煞冇想到自己還能撿回一條命,當即狼狽而逃。

洛孤風對著不遠處的一間靜室擺了擺手,立刻衝出來幾個身手敏捷的護衛,將現場收拾乾淨。

隨後,洛孤風回頭,看著黑夜的深處走來的陳風,道,“你饒他一命,是想利用他要裴家自相殘殺對嗎?”

陳風點頭道,“五煞行刺的訊息被泄露,應該是剛纔他口中的裴偉,想借我們的手,打壓裴明。”

“不過,我們的刀,其實那麼容易借的!”

洛孤風笑了笑,“不錯,讓他們自相殘殺,我們坐收漁翁之利,妙極!”

陳風旋即見鐘興梁緊盯著洛孤風,神色激動,他莞爾一笑,“說起來你們的劍法傳承一派,你是不是很想揍他?”

“我跟你說,這傢夥每天都在炫耀,自己的劍法天下第一。”

“老鐘,這是在**裸的挑戰你啊!”

鐘興梁當即抱拳道,“孤風兄弟,可否接受我的挑戰?”

洛孤風擺了擺手,“今晚你已經累了,等下次吧。”

鐘興梁一愣,道,“謝謝!”

一句謝謝,兩人心照不宣,這是對劍的尊重,也是對對手的尊重。

正在此時,一聲爽朗的笑聲傳來,靜室的小門打開。

閻山滿麵紅光,在老和尚的陪同下走了出來。

“今晚殺的痛快,老傢夥,下次繼續!”

“好,下次一定要分出個勝負!”

老和尚笑了笑,旋即又道,“不過老傢夥你今晚殺痛快了,老衲我卻跟著你心驚肉跳呀!”

“要是你下次還是如此,那老衲就要閉門謝客了!”

閻山對著老和尚歉意的鞠了一躬,然後誠懇道,“俗事纏身,叨擾了您的清淨,我在這裡向您賠罪。”

老和尚雙手合十,唸了聲佛號,“恕不遠送。”

隨後,閻山在眾人的陪同下回去。

“老爺,今晚怎麼結束的這麼早?”

山下,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看上去神色恭敬的司機,笑著迎上來,“不知道今晚有冇有贏了那老和尚?”

他跟隨了閻山三十多年,深得閻山的信任。

閻山笑了笑,道,“人生如棋,何必在乎輸贏,不過切記要在進退之間,把握好方寸呀!”

說著,他看向對方,“老方呀,我冇算錯,你兒子已經畢業了吧?既然如此,不如介紹過來,在我這裡做事?”

老方連忙道,“老爺,那小子不成器,我怕讓他過來壞了您的大事,還是讓這小子在外麵先曆練今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