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你這個炮在不挪位置,我就要給你吃了!”

“你想吃我無所謂,不過,你馬吃我炮,我就吃你馬!”

“你這老傢夥,下棋是越來越狡猾了。”

“你這老頭不也一樣,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咱們都一樣。”

與此同時,外麵的房嬋清,麵對對手的猛烈攻擊,似乎有些抵擋不住,不斷的後退。

而她的對手,在安陽五煞之中,排名第三。

看著房嬋清火辣的身材,以及傾國傾城的臉蛋,老三心花怒放。

“小美人,今晚三爺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老三的臉上佈滿了獰笑,手中長刀更是像一陣風,房嬋清一個不慎,手臂被劃了一道口子。

並且,她在後退的時候,一個不小心,便踩到了一個凸起來的石頭,整個人刹那之間便失去了平衡,就要仰麵摔倒。

老三看到房嬋清武服之下的雪白,宛如野狼聞到了血腥味。

他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準備撲上去。

然而,就在這電光火石間,房嬋清仰麵摔倒的嬌軀,突然靈活的如一陣旋風,貼著地麵旋轉,奇蹟般的出現在老三的身後。

還冇等老三反應過來,隻感覺後心一涼。

他渾身一顫,低著頭便看到帶著血跡的劍尖,從後心穿透到前心。

他麵色痛苦,張嘴想說什麼,卻從最終流出來的是鮮血。

“就憑你也想占老孃便宜!”房嬋清冷哼一聲,一腳將之踹飛。

同一時間,戚常威也解決了對手,他讚許的看向房嬋清,“不錯,你又進步了不少,居然比我先解決對手。”

房嬋清謙虛的笑道,“威哥的飛刀纔是最厲害!”

兩人相視一笑,站在一旁,看著鐘興梁與剩餘的兩人搏鬥。

這兩人分彆拍在第四和第五,儘管墊底,但是他們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

兩人聯手,卻是安陽五煞之中戰鬥力最強的。

當年在安陽,看兩兄弟正在對一個女孩用強,被鐘興梁遇見,登時將兩人給打的落荒而逃。

他們回去之後,發誓要一雪前恥。

於是便苦心鑽研,如何破解鐘興梁的劍法,終於總結出來一套聯手的方法。

後來兩人在江湖上到處打聽鐘興梁的下落,可鐘興梁就像是從江湖消失一般,怎麼都找不到。

實際上,當時的鐘興梁為了妹妹,已經給人做了一個小小的保鏢。

兩煞以為鐘興梁死了,後來又被仇家追殺,在安陽待不下去。

於是安陽五煞,這才投靠了之江省的裴偉,從此隱姓埋名,冇少幫助裴偉作惡多端。

卻冇有想到,今日冤家路窄,在此相遇。

鐘興梁一人獨戰兩人,沉著應對,絲毫不落下風。

他經過這段時間的打磨,不但重回昔日巔峰,並且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如今的劍法,能與洛孤風一較高下。

見戚常威和房嬋清已經解決了對手,笑吟吟的觀戰。

鐘興梁一咬牙,淩厲的一劍斬出,砍掉了四煞的腦袋。

並且,劍勢不減,斬向五煞。

五煞登時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臉色慘白,瞳孔冷縮。

然,在這電光火石間,一道殘影突然從遠處而來。

長劍出鞘,將鐘興梁的一劍給擋住。

兩柄劍很是相似,都細長,並且也是華山派劍法,劍刃摩擦在一起,發出耀眼的寒光和刺耳的聲音,令人心驚肉跳。

戚常威和房嬋清以為安陽五煞來了幫手,立刻衝了上去,將來人圍住。-